解剖戰士

【山組】自古紅藍

*山+KK鬼牌決賽亂打
*KK不熟 怕OOC不打tag
*不要在意消失的彩姐


櫻井翔面色從容,一張一張發著牌。雖然輸了預賽有點不妙,不過對於決賽他是無所畏懼的。畢竟他也是有必勝法的人。
櫻井翔看著對面的大野智,他的必勝法中不可或缺的人。眾所週知,他櫻井翔是大野智的解說員、測謊機、味道探測機,還有很多功能待發掘,只要盯著他的臉看,櫻井翔就能知道他有沒有從堂本剛那裡抽到鬼牌、以及堂本光一有沒有把鬼牌抽走,一旦知道被抽走的是鬼牌,那接下來他就只要從堂本光一那裡避開那張牌就好了。
很好,有什麼不安因素嗎?沒有!簡直完美。櫻井翔勢在必得的微笑。

另一方面,堂本光一也有十足十的把握。雖然他看不懂大野智的表情,但是他看得懂櫻井翔啊。根據堂本光一徹夜研究以前的錄像,你看看他多麼得意的露出「智君你手上有鬼牌吧,我都知道喔」的表情,簡直不要太藏不住好嗎。另外堂本剛也是他判斷的一大助力。堂本剛吧,每次大野智要抽牌肯定是會調戲他的,重點就是要從他滿嘴的火車中判斷哪一句是真的,以他們20年的交情,猜出鬼牌在哪也不是非常難的事情。
唯一的不安因素是二宮和也,如果兩個火車帝在這裡互尬火車,那哪怕他開著法拉利還是坦克車都別想攔下。好在二宮在場外,這兩個後輩都挺老實的。排除了不安因素的我就是最強的,堂本光一很滿意。

相較之下大野智就沒這麼放鬆了。他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可能是這裡唯一的傻白甜,那個櫻井翔已經盯著自己看嘿嘿的奸笑了很久了,要不是他長得帥他就要把手中的飲料砸在對方臉上。在這種環境下完全靠運氣很明顯是不智之舉,還好,他去年拍忍國的時候被導演特訓過無論怎樣都可以露出游刃有餘的笑容,用這個就可以避免被看穿,來一場堂堂正正的比賽,大野智正直的想。
可惜他錯估了自己,他藏的住嘴角卻壓不住眉毛管不住鼻子,櫻井翔看他努力的讓自己露出無門式微笑,鼻子卻不安的一抽一抽,忍不住搖了搖頭。

而堂本剛,才是真正游刃有餘的那個人。這並不是因為他有什麼必勝法,而是他根本不在乎有沒有抽到鬼牌。說起來他本來就只是來宣傳宣傳他們的SP順便和後輩聊聊天談談人生讚美風花雪月和安利魚,最弱王那種東西就是人生中的一個過客,他是也好不是也罷,他不在乎。這種捉摸不定的態度讓他變得難以預測。

以上來自棚內的二宮和也的解說。

***

「大致上就是這樣吧。」二宮和也下了結論。「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鬼牌只要一到leader手上就會停滯了,現在就看leader能不能避免從剛君那裡抽到鬼牌。」
「非常感謝nino精細的解說。」天音聽完解說認為沒有人能再補充更多了,於是讓大家重新把注意放回戰局中。「現在牌已經發完了,在公佈鬼牌持有者之前,先來看一下他們的攻防戰吧。」

***

櫻井翔連自己的牌都還沒翻開,就光盯著大野智看,從他的眉毛一路看到他的下巴。他的眉毛,沒有垂;他的鼻子,沒有抽動;他的下巴,沒有凸出來。櫻井翔低下頭,沈思了起來,一邊動手整理起自己的牌。

***

「翔醬現在應該確定leader手上沒有鬼牌,但是他不能確定鬼牌在他的上家還是下家,所以才露出這種苦大仇深的表情。」二宮和也接著說。

***

堂本光一看了一眼櫻井翔,摸了摸下巴對著堂本剛喊話:「剛,你手上有鬼牌吧?」
櫻井翔抬頭看著堂本剛。
「沒有喔。」堂本剛愉快地回答。堂本光一在只有鏡頭後的人看得到的地方抖了一下眉毛。櫻井翔則是把嘴巴縮成了8字型。

***

「光一君也沒有鬼牌,他看翔醬的表情排除leader拿著鬼牌的可能,他想進一步鎖定目標,但是剛君的回答太簡略,現在還猜不出什麼名堂來。」二宮和也繼續講解。
「這麼說起來,鬼牌......」天音說著說著,大家的視線又集中在二宮和也的身上。
「......用排除法來看的話,鬼牌應該在剛君身上。雖然不能百分之百排除翔醬。」
「好,那我們來看看正確答案。」天音一邊說,一邊讓鏡頭帶到了鬼牌持有者身上。
「真的是剛桑!」
相葉雅紀在一旁正襟危坐,對著二宮和也說:「老師,下次如果我們對戰到,請務必手下留情。」

***

「來說說你們覺得誰有鬼牌吧。」堂本光一說。
「我覺得是智君。」櫻井翔往後一靠這麼說道。
「我才沒有呢。」大野智鼓起臉頰。「我才覺得是翔君,剛剛整理牌的時候面目這麼猙獰,肯定是抽到鬼牌吧。」
「有可能喔。」堂本剛孜孜不倦的做著戰場攪屎棍。「我們數一二一起指出來怎麼樣?一、二——」

櫻井翔指了堂本光一,堂本光一指了堂本剛,剩下兩人指了櫻井翔。

***

「看來前輩們都已經知道鬼牌的位置了,接下來只要leader抽到那翔醬也會發現。」二宮和也做出了「請允悲」的表情。
「哇,leader沒事吧?第一個就是他抽欸。」相葉雅紀為同為甜品部的天然成員擔心著。

***

「果然是翔君嘛。」大野智得意的哼出一口氣,伸手就要抽牌。
「但是我覺得你還是小心一點好喔,畢竟剛剛光一君也指認了剛君嘛。」櫻井翔笑咪咪的說。
大野智猶豫了一下,手指放在堂本剛七張牌中的一張上,問:「這是鬼牌嗎?」
「是不是鬼牌有什麼關係呢?」堂本剛從善如流的說,「抽鬼牌的主旨本來就是要讓鬼牌在各家手中流轉,玩起來才會刺激,如果你只是忙著趕到終點,而錯過路邊美麗的花,那是多麼可惜的事啊。」
大野智聽得有點懵。
「所以...欸...如果我想抽走鬼牌的話,應該抽哪一張?」
「那麼我建議你抽中間那一張。」堂本剛把中央的牌往上抽了一點出來。「你知道嗎,1到10的數字裡只有7是孤獨的,如果把1到10分成兩組,除了7之外兩組的乘積會是一樣的。7就跟鬼牌一樣孤獨啊,沒有人與他配對,這樣的鬼牌放在沒有人與他對稱的中央不覺得正好合適嗎?」
大野智被講的沒了脾氣,頷了頷首就抽掉了中央的牌。

堂本光一不忍心的別過了頭。
櫻井翔心疼的嘆了口氣。
堂本剛忍不住「噗」地笑出了聲。

大野智看著手上的鬼牌,鼻翼不受控制的抽動了起來。

***

「結束了嗚嗚嗚,leader你輸的好慘啊。」相葉雅紀在棚內哭的梨花帶雨。
太快了吧簡直。在場的人無一不發出嘆息聲。

***

接下來的戰局簡直讓大野智懷疑人生。另外三個人愉快地一面談笑風生,一面慢慢解決了手上的牌。雖然他也減少了牌,但鬼牌簡直紋絲不動。他也試過在檯面下洗洗牌讓堂本光一抽,那他就會看到堂本光一手搭在他的牌上,臉看著櫻井翔,而櫻井翔盯著他臉看的詭異畫面。堂本剛還會起哄的說「光一不如你聞聞看哪張牌有我的味道唄,我剛剛握著他老久了」。一旁櫻井翔豁然開朗,原來還有這種操作啊,學習了。
終於,他們在愉快的氛圍下來到了每個人手上各剩一張牌,大野智兩張的終盤。大野智終於想起來shuffle time這個玩意兒。

大野智慎重的踩下了按鈕,四人屏氣凝神的看著上方伸出的管子。

骰子掉了下來滾啊滾,最後停在了BC互換,大野智跟堂本剛互換了手中的牌!

***

「他成功了!他成功了!」棚內每個人都激動地站了起來。他們抱在一起痛哭,為大野智喝采。逆轉勝總是被大家所期待的,大野智詮釋了即使弱小也能取勝的精髓。觀眾看著大野智得意的讓堂本光一抽走最後的牌成為第一個脫出的人,留下了感動的淚水。

***

「哎呀,」堂本光一看著自己手上剛好成對的牌,將他們扔掉成為第二位脫出的人,「這麼一來的話...?」
「這麼一來,剛君要抽走翔君的牌,翔君也脫出了。」
「咦?按鈕不能按了嗎?」堂本剛踩著毫無反應的按鈕。
「不行,剩兩個人的時候就不能用了。」櫻井翔把牌遞給了堂本剛,「那麼,不好意思了前輩。」
堂本剛優雅的抽掉他手中的牌,丟掉成對的牌後把鬼牌亮出來放在桌上,然後站了起來和三人握了手,一如他才是勝利的那一個。
「很榮幸今天能當上ババ嵐的最弱王,」堂本剛在堂本光一的鼓掌聲中發表他的當選感言。「我要把這份榮譽和我的相方以及兩個可愛的後輩分享。」
不敢當不敢當。櫻井翔趕忙表示。
「最後我只想問一件事——」

「那個最弱王的外套能讓我拿回家改裝不?」

END


考前寫文攢人品
二宮老師保佑我明天殺神滅佛無往不利🙏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