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影成】我英趴囉

※我的英雄學院paro
※影成 吉榎 眾多拉郎打醬油
※ 設定在這



「さよならするのはつらいけど~♪」

「さよならするのはつらいけど~♪」

「さよならする~♪」

「さよなら──」

「吉本,別玩了,快走。」

男人一個人在幽暗的房間內哼著歌,甩了甩手上沾滿血的鐵棍,往旁邊牆上一拍。下一個瞬間鐵棒就和牆合而為一,看不出任何端倪。

然後他從另一側的牆壁間走了出去,留下房間內淌著血的屍體。

 

1.

 

週六清早,成瀨領穿著一絲不苟的黑西裝來到被警察封鎖線包圍著的現場。

「Makoto,真抱歉這麼早把你叫出來。」警官領著他來到一個房間前。

「這已經是第六起密室連續殺人案,我們認為這一定是有敵人濫用個性所致,實在沒辦法……」

「沒關係的,不如說你們應該早點叫我來。」成瀨溫和的安撫警官。

「恕我直言,您還是不要隨便拋頭露面的好。」一旁一個聲音突然插進來,「您的能力對一般犯罪者或敵人來說都非常棘手,許多敵人都把您列入必須立即除掉的名單之中。像這種逼不得已必須動用您的個性的案子您也應該戴個防毒面具什麼的把您那張招搖過市的臉遮起來才是,成瀨桑。」

「工作場合請稱呼我為Makoto,毒舌。」成瀨說,「而且戴防毒面具反而更顯眼不是嗎?」

「說的也是。」影山點點頭,「那麼回頭我幫您做一張人皮面具吧?您想要長什麼樣子的呢?單眼皮雙眼皮?挺鼻子塌鼻子?圓臉尖臉方臉?厚唇薄唇?金髮黑髮直髮捲髮……」

「關於人皮面具我們回頭再談吧。」成瀨轉頭看了看案發的室內,對警官比了個請的動作。

「如你們所見,死者是被亂棒打死的,但是現場沒有看到凶器,附近也沒看到。然後這是個完全的密室,鎖是壞掉的,用鑰匙也打不開。六起殺人案都是這樣。」

「嗯……被害人有什麼共通點嗎?」影山在成瀨伸手觸摸牆壁時這麼問警官。

「額,不,目前還看不出有什麼共通點。」

「難道是隨機殺人狂?」影山皺著眉想,另一邊成瀨收回了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看到了,的確是用了個性進出房間。」成瀨臉色難看的說,「進了房間之後變出了一根棒子,把熟睡的人亂棒打死之後棒子又消失了,看起來像是融進牆壁裡。」

「融進牆壁?」影山的眉毛跳了跳。

「是……然後他在另一側的牆壁上開了一個洞,走出去後洞又合起來了。」

「能形容一下長相嗎?」警官拿著素描的冊子問。

「抱歉,他戴著面具看不清楚。只知道他穿著卡其色風衣,揹著垮包,聲音低沉。」成瀨想了想,「噢,還有溜肩。」

警官轉頭看了一眼影山。

「有什麼問題嗎?」影山對他報以微笑。

「……沒有。」

「您剛剛說,牆壁開了個洞,他走出去,然後又恢復了?」影山轉回去向成瀨確認。

「是,看起來像是可以改變物體構型的個性……」成瀨看到難得有點呆滯的影山,停下來問,「你怎麼了?」

「嗯?不、沒什麼……」

「是嗎?」成瀨點點頭,然後突然手一伸抓住了影山的手。

「成瀨桑!?」

成瀨收回了手。

「吉本荒野?那是誰?」

成瀨緊盯著影山的眼睛,直到影山像被打敗了一樣呼出一口氣,肩膀也垂的更低了。

「我在學院時的同期。」他舉起雙手呈投降樣。「個性是重組,可以把無生命體改變形狀。他以前也是立志當英雄的,但是發生了一些事之後他就辦了休學。休學之後我就再也沒看到他了。說起來,我的英雄名也是吉本取的……」說著他有點消沉了起來。

「噢……」成瀨點點頭,自然而然地摸了摸影山的背。

「Makoto?」

「嗯,有點不太一樣。」成瀨收回手,「吉本桑看起來是個開朗的人,但是這個殺人犯怎麼說呢……充滿狂氣的樣子。」

「啊,您剛才是在讀取情報啊。我還以為您是在安慰我。」

「你想多了。」

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房間,成瀨自動地往車子的方向走。影山跟在後面,躊躇了一陣,轉身向警官小聲地說:「警官,我想請你們去查查看這六個被害人是不是有過什麼鑽法律漏洞而逃過刑罰的紀錄,或者是,在年少的時候有犯罪紀錄的,麻煩了。」

 

 

「你剛剛跟警官說什麼呢?」成瀨坐在助手席,整個人陷進座位裡半瞇著眼,懶洋洋地問。

「喔,沒什麼,請他們再幫我查查被害人共同點而已。」影山一邊說,一邊降下擋光板,然後發動了車子。

「哼嗯……」成瀨的手動了動,最終也沒有附上去。「先別回事務所,我想去看看其他五個案發場地。」

「嗯?有什麼在意的地方嗎?」影山在腦內搜索了一下位置,調整了前進的方向後問道。

「在房間裡的時候,殺人犯明明是一個人,卻有一瞬間好像是聽到了什麼人下了指示一樣,前一秒還哼著歌在玩鐵棍,下一秒就果斷離開了。」成瀨閉上眼回憶了當時看到的情景。「但是我沒有聽到有別的聲音,如果是另一種個性的話,我想去確認看看,這個殺人犯是不是有個共犯。」

「什麼,隔空傳話的個性嗎?」

「我不知道。」成瀨攤了攤手。「如果房子的牆壁沒有被聲波打道的話,有可能是心電感應。」

「我明白了,總之先去看看吧。不過在那之前,」影山突然把車停考在路旁,從後座的保溫箱中掏出了一盤鬆餅,「請您先享用早餐吧?畢竟低血糖工作可是不好的。」

「不,我要睡覺,睡眠不足工作也是不好的……」成瀨隨便切了一塊鬆餅下來塞進嘴裡咬了兩下,象徵他吃過早餐了,然後側身縮了起來。「到了叫我,我睡會……」

「恕我直言,」影山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目標,「我們已經到了。」

「……好吧,工作。」成瀨慢慢地解開安全帶,再塞了一口鬆餅,「下一個開去離這最遠的目標。」

「我明白了。」


TBC


為什麼我這麼熱愛兩人一組辦案的設定(゚⊿゚)
對設定有什麼想法的不要猶豫地提出來
大家一起嗑啊

评论(1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