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影成】我英趴囉02

※我的英雄學院paro
※影成 吉榎 眾多拉郎打醬油
設定在這→持續變動,歡迎提出建議


2.

 

「前輩,辛苦了。」來事務所不久的死神君接過兩人的外套將它們掛了起來。「有什麼收穫嗎?」

「嗯,有的。」影山看了一眼那束擺在成瀨辦公桌上的百合花,眼鏡的光閃了一下。「那個費洛蒙小朋友又來了?」

「哦,是啊,他很想來我們事務所實習嘛。」死神君點點頭,「而且他說他最喜歡的英雄就是Makoto前輩,送點花還好吧?就當是粉絲送的禮物。」

「No. 413,這你就不懂了,你跟Makoto都是敵人首要除掉的對象,我們經不起任何風險,你懂嗎?並不是不信任學院裡的學生,只是如果有敵人事先在這些東西上動手腳,用來當觸發個性的媒介,你們倆就會有危險。」說著影山皮笑肉不笑的拿起那束百合花,「這個我拿去處理掉了,下次如果還有的話,直接放我桌上,不要放Makoto桌上,知道了嗎?」

「知道了,前輩。」死神君做了一個敬禮的動作。

成瀨懶得管他那點小心思,在影山處理百合花順便泡了咖啡的期間,拿出了地圖。

「六起事件都集中在這個城市,都是開車1小時內能到達的地方。看來敵人就是藏在這裡了。」

「是敵人嗎?」死神君湊過來看。

「是。而且至少有兩人。」成瀨接過黑咖啡,啜了一口。「相當厲害的組合。」

「共犯到底是怎樣的個性呢?」影山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成瀨旁邊。「你看了6個現場都看不出來嗎?」

「應該是使用的人應用的非常好。」成瀨想了一下。「除了傳話之外,只有看到另一個現場有明顯的共犯。被害人本來是醒著的,兇手一進門發現他還醒著,明顯愣了一下,然後過了一下被害人就昏迷了。接下來依然是亂棒打死。」

「這跟傳話完全不是同一種個性吧?」

「不好說。而且共犯藏得相當好,應該是遠程監控。我們在附近繞了好幾圈,都沒有得到相關情報。」

成瀨說的輕描淡寫,其實他已經疲憊的快吐了,在那個現場,為了要確認共犯的人數跟長相他們完全以地毯式搜索,摸遍了方圓100公尺內每一寸地板牆壁跟行道樹,完全沒得到共犯的情報。

「而且雖然知道兇手的車牌號碼,但那也是贓車。」影山補充。「已經交給警方讓他們追蹤了,但是如果這件事不由英雄來處理,只怕是會有更大的傷亡。」

「兇手是很厲害的個性嗎?」死神君垂下了八字眉,有點擔心的問。

「不,並不是攻擊性很強的個性,我的意思並不是警方會傷亡慘重,是他們抓不到這一組人,只會讓連續殺人繼續而已。」影山搖了搖頭,然後轉頭看向成瀨,「怎麼辦呢?要不然請求支援吧?」

「這才兩個人的犯罪,還沒重大傷亡前其他事務所是不會裡我們的。」成瀨整個人窩在椅子哩,昏昏欲睡。「我們最好也不要讓學生插手這麼危險的事。」

「不然找Pikanchi來吧?」

「不……我不擅長應付他們,他們太小孩子氣了,難以溝通。」

「不如說他們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確實。」成瀨點點頭,「但是沒辦法了,姑且問一下吧,No. 413拜託你了,聯絡Takuma.毒舌,抱歉,後續給你處理,我睡一下。」說著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走進事務所的小房間裡。

「看來是夠嗆的呢。」

「是的。」影山推了推眼鏡。「接下來要忙起來了。No. 413你去聯絡Pikanchi,順便邀請看看其他事務所。我去一趟山風學院。」

「前輩不是說不要把學生捲進來嗎?」

「不不不,我不是去找學生的。」影山微笑,「我去找點兇手的線索。」

 

 

山風學院,剛成立25年的新興英雄學院。一開始營運慘淡,只因為在第5年收了一位名叫大野智的學生,地位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大野智在一年級時就力壓群雄以高分考取了英雄臨時證,隨後參與了大大小小英雄活動,其活躍程度甚至超越了許多現役英雄。第二年拿到比全國任何一個學生還要多的事務所邀約,並且那年山風的報考人數暴增,一度與全國最好的雄英並駕齊驅。有關大野智的傳說現在還在被山風的學生傳頌著,但是他本人後來沒有選擇繼續當英雄,大家因此尊稱他為「傳說中的Jr」。

影山恰好在山風最能與雄英互別苗頭的那幾年入的學,趕上了所謂山風學院的黃金一代。雖然特別容易被記住但是影山很討厭被這麼統稱,剛出道時每當有人看著他恍然大悟地拍著手說:「你就是那個山風學院的黃金一代啊。」影山就會推了推他閃著光的眼鏡回說:「學院第一名畢業的學生都要靠這種名詞綑綁才認得出來,您怕不是個眼瞎。」

 

這裡就要說說他跟成瀨的相遇了。

 

影山選到成瀨所在的事務所實習完全是個巧合,他把那堆寄給他邀約的事務所名單key進電腦裡搞了個隨機抽獎,出來的就是那家當時的No. 5英雄的事務所。要知道當時影山是很搶手的,不管是去哪家事務所照理來說都應該受到重視跟禮遇,結果當他進到事務所的第一天,恰巧碰到通宵作業的成瀨領掛著黑眼圈隨便在走廊上攔住他,把他當成新來的打雜要他去泡杯咖啡來。

然後影山就想,挖這個英雄好單純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討好我的妖豔賤貨都不一樣…..不是,這不是這種膚淺的故事。影山對他說:「前輩,我是今天來報到的實習生。」

成瀨上下打量他一番,點點頭,然後說:「好吧,boss出門了今天這裡只有我,我去梳理一下,你到會客室等我。」然後他想了一想,補充:「順便泡杯咖啡來。」

影山目送著這個有點頹喪的英雄進了休息室,心想著:「好吧,既然你要我泡咖啡,我就泡出一杯讓你喝了就升天的咖啡!」(←很好喝的意思)

不過事實證明先升天的人是影山。當他擺好了他的自信之作在會客室等待成瀨,就看到洗完澡後換上新的白襯衫的成瀨從休息室走出來。剛沐浴過的身體還冒著蒸氣,皮膚微微泛紅,為了散熱襯衫的扣子只扣到了第三顆,露出了春光無限美好的胸膛,而頭髮還沒完全擦乾的濕著,一縷一縷的垂下來,被成瀨不耐煩地往後一撥。

然後影山就想,挖這個英雄的顏好正啊,泰普……

 

對,說到底還是個膚淺的故事。

 

你們對外貌協會的水瓶座有什麼誤會嗎?


TBC


畫風突變的第二章
一定是因為今晚的山太甜了_(:з」∠)_

話說今天櫻井翔真是把我可愛壞了 再這樣下去我要寫翔右了喔

以及沒想到小英雄有這麼多人看 開勳
(還是你們都是來看影成的

评论(2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