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影成】我英趴囉03

※我的英雄學院paro
※影成 吉榎 眾多拉郎打醬油
設定在這


3.


影山在學院裡找到了他以前的班主任。

「啊啊,影山,你要來的話就說一聲嘛。」班主任爽朗的拍了拍影山的背。「不,現在該喊你毒舌了,哎,你們班真的爭氣,出了很多活躍在一線的英雄,你也是年紀輕輕就爬到No. 17了。真的爭氣。」

「老師還是喊我影山吧,我也習慣喊您老師。況且我也已經正式出道8年了,有許多更優秀的後輩都在急起直追。」影山三兩下搞定客套話,直奔主題,「老師,您記得我們班上的吉本荒野嗎?」

「吉本?吉本……」班主任茫然了一陣。「啊!是那個二年級就突然辦休學的孩子吧?」

「是他。」影山點點頭。「老師知道他辦休學時的狀況嗎?」

「不,他辦休學辦的很迅速,我沒時間跟他相談。」班主任一邊回憶當年一邊說,「我有去問過校長那孩子的狀況,校長說他那時說的是『當規格內的英雄是不行的』。我後來有再去一趟他們家想做個家庭訪問,結果已經人去樓空了,也完全聯絡不上他,所以也沒機會聽聽他本人的說法。」

「規格內…..」影山心中泛起不祥的預感。

「這麼說起來,影山,你知道他為什麼休學嗎?你們不是挺要好的?」

「……不,我這次來也是想問問老師知不知道。」影山把一個袋子放在班主任的桌上,「打擾老師了,這是我自己做的司康餅,配上紅茶當下午茶很不錯的。」

「你還是一樣很善用自己的個性享受生活啊。」

 

影山拿著班主任給他十幾年前吉本的基本資料,走出學院大門時正在思索著要不要去一趟吉本家的舊址,剛好接到死神君的聯絡,說Pikanchi的Chu和Haru來事務所談合作了,於是他收好了資料返回事務所。

死神君在會客室裡面轉來轉去,一面要拿點心和茶飲招待客人,又要小心翼翼地請那個看起來像混混的飛機頭不要在室內抽菸,還要回復其他事務所寄回來的訊息,他腳步一陣慌亂就覺得自己快飄起來了。所以在他看到影山救世主一般的歸來時感動得痛哭流涕,一把把手上的茶包塞進影山懷裡就逃離了會客室。

「Chu, Haru,好久不見了,自從三年前的合作以來就沒見過了吧,那時候你們還是剛出道的新人呢。」影山一邊說,一邊把茶包往旁邊一擺,直接從冰箱裡拿出一罐烏龍茶和一瓶牛奶放到兩人面前。「Takuma呢?出任務去了?」

「嘖,Takuma這幾天在別的城市工作。」鴨川忠不高興的把腳翹在桌上,「咋?我們不夠對等跟你談嗎?」

「你誤會了,Pikanchi的Takuma負責談判,這件事還挺出名的,所以我以為會是他來。不過是誰來都無所謂。」影山笑笑,「這次邀請你們來合作是希望你們幫忙找人。」

「找敵人嗎?」

「是的。最近的密室連續殺人事件有聽說嗎?」

「沒有,」鴨川忠撇撇嘴,「我又不看新聞。」

「啊,我知道。」一旁貴田春彥小聲地說,「我晚上看News Zero時櫻井主播做了他的特別報導。」

「你怎麼還在看News Zero啊!」

「啊…不是…可是……」貴田有點慌亂的擺擺手,「對不起……」

「嘖,又沒有叫你道歉,還有,不要對我使用個性。」

「咦?又被動發動了嗎?對不起……」

影山推了堆眼鏡。

「回歸正題,經過我和Makoto的偵查,那是有人濫用個性所至,敵人至少有兩名,一名行凶一名輔助。行兇的那個個性是改變物體形狀,輔助那個無法判定,但是是可以從遠處發動的,除此之外我們沒有關於他的任何線索。」

「所以這次主要是要找輔助的還有弄清他的個性嗎?」

「當然,如果能弄清楚敵人藏身處和真實身分是最好的。我和Makoto晚上趁沒有人的時候會再去追蹤一次行兇的那個離開的路徑,看能不能順藤摸瓜找到牠們的窩,再集合去抓人。在我們還沒得到相關情報之前,麻煩你們晚上加強巡邏,既然英雄已經出馬,我們就不能讓兇殺案再發生了。」

「懂了。」鴨川放下自己的腳,身體往前傾。「那麼來談談報酬的部分吧。」

影山一頓。「我以為職業英雄是不談金錢的?」

「那是你們大事務所。除了上頭發下來的薪水還有贊助商,你們當然不談錢囉。我們還是剛出道三年沒沒無聞的小英雄呢。」鴨川說著,偷偷看了一眼從口袋掏出來的小抄。「你看,這個案子要費時這麼久,如果我們在這段時間內去接了廣告那不就可以毫無風險的賺更多錢,畢竟你看,Haru長得這麼可愛。」鴨川捏著貴田的臉轉向影山。

「這就是經濟學家說的……機…機……?」

「機會成本。」

「對,機會成本。」鴨川放下他的手。

影山肯定剛剛那段話一定是Takuma臨時教他的,聽他那一段話的棒讀感都要突破天際了,只有稱讚Haru那一句話真情流露。影山思考了一下,說:「這樣吧,錢的事情呢,談了太沒有職業英雄的風範了,傳出去對你們也有負面影響。不過我個人跟No. 2的Yattaman算有點私交,如果你們願意協助的話,我讓他幫你組一台重機如何?」

「……你再說一遍?」

「Yattaman、幫你、組台重機。」影山一字一頓的說。

看著鴨川明顯動搖的神情,貴田緊張地搖了搖鴨川的肩膀。「不行啦,Chu, Takuma說了最少最少要給我們一個人3萬才能接這個案子的。」

原來是3萬啊。

影山愉快地說:「這樣啊,既然你們真的這麼希望的話,只是一人3萬的話我們也沒問題喔。」

「咦……但是、3萬真的好少啊……」貴田絞著自己的衣角,不太敢看影山露出一副要把他倆生吞活剝的笑容。

「再加上Yattaman的重機,那可是真正的無價之寶啊,Chu是知道的吧?這種機會以後怕是沒有了喔?而且你們說的3萬也給你們了啊。」

「Chu……怎麼辦?」

「喔,那好吧,」鴨川再低頭看了一下小抄,確定上面寫的是最少一人3萬。「那就請多指教囉。」

果然還是很嫩啊。影山在心裡大嘆,看著貴田委屈的鼓著臉喝牛奶,少見的產生了一種欺負小孩子的罪惡感。

 


送走了兩人,影山收拾完桌面回到辦公室裡,就看到成瀨已經坐在辦公桌前了。

「什麼時候醒的?」

「老早就醒了。」成瀨慵懶地撐著臉,「在那兩個小朋友來事務所你又跑的不見蹤影的時候。」

「這樣啊,」影山看了看時間。「您不再睡會嗎?晚上大概還要通霄用個性,您這樣身體會撐不住。」

「不了,剛才睡到一半作了不太愉快的夢,不想再睡了。」

「又混亂了?」

「畢竟摸遍了方圓100公尺嘛,而且還是兩個星期前發生的事,一次讀取太多情報了。別擔心,我好歹是職業英雄,這種工作量以前也經歷過,沒事的。」

但願如此。

影山心裡還是擔心的,所謂的一次性讀取過量情報造成的混亂到底是怎樣的感受影山當然沒辦法體會,他只知道上次成瀨發生嚴重混亂的時候昏了三天,醒來後雖然看起來像正常的,但一離開眾人視線就有重度自殘的現象,影山沒辦法只好把他綁在床上,就這樣過了一星期。

如果今天還是不能得到任何情報的話,不能再讓成瀨這麼消耗下去了。影山心想。明天就去找吉本。

 

 

 

 

夜晚的城市裡,男人蹲在大樓樓頂的邊緣,任憑強風吹得他的風衣亂舞。

「今晚的風還真是喧囂啊。」

「有嗎?」

「就是特別大的意思。太強了,而且這裡好高,我好怕我會被吹下去。」

「那你就別站在天台上啊。」

「不行,站在天台上俯瞰整個城市才有逼格很高的感覺。」

「噢。」

「如果我掉下去摔死了,你要每個禮拜燒漫畫周刊給我。」

「好。」

「那些名單裡的人該怎麼辦呢……你幫我殺嗎?」

「好。」

「……要跟我殉情嗎?」

「好。」

「……嘖,真沒勁。」

男人瞇起眼睛,看著城市裡的燈火慢慢的熄滅。

 

「夜深了~♪」


TBC


終於又開始嚴肅的劇情了
寫這篇總覺得太不歡樂了不寫點段子我難受_(:з」∠)_
可能哪一天大爆發就會寫一篇全是段子的
番外
之類的

大概看起來就像設定那樣 (果然寫設定是最愉快的_(:з」∠)_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