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影成】我英趴囉04

※我的英雄學院paro
※影成 吉榎 眾多拉郎打醬油
設定在這


4.

 

影山和成瀨驅車前往昨天晚上發生命案的第六起殺人現場。靠著成瀨的個性追蹤著兇手,從他出了房間、上了車、開到某一個地方把車丟著開始徒步行走、最後他們一路跟到了某家保全公司門口。成瀨看著兇手又開了牆壁走進去,不禁蹙起了眉頭。

「走進去了是嗎?」影山打量了一下整棟建築物。

「嗯,不知道從這裡進去之後有沒有再從別的地方出來。」成瀨繞著建築物外圍慢慢的摸過去,被影山抓住了手。

「我看這裡就是最終目的了吧,從剛才的路線看來,這個兇手沒有刻意躲避的意思,一直都是走最短路徑,應該是還不知道有你這種個性的英雄在追查他,那麼這裡很有可能就是他們的藏身之處。」

「是嗎。」成瀨也沒有堅持的收回了手。「怎麼辦?沒想到這麼順利找到了,要集合Pikanchi來抓人嗎?還是要等明天他們五人都到齊了再說?」

「到沒有什麼不可以,如果要正面衝突的話,Pikanchi的戰力都在這裡了,只是不知道兇手今晚在不在這裡,還有,我們也還诶找到共犯。」

成瀨低頭思索了一下,自言自語了起來。「照方位來看,如果他們一直是以這棟建築物當根據地,那六起殺人案中他至少會從這一側進入三次。」

「您不會是想從現在往前回溯找1個多月前的情報吧?」影山推了推眼鏡,「恕我直言,這實在是非常沒有效率的辦法,您的腦子從下午睡著後就沒有醒過來嗎?」

成瀨愣了一下,感受到了影山些微的怒氣。「不然該怎麼辦?」

「我們可以調出保全公司內的監視錄影機啊。」影山好笑的說,「他又不是會隱形,從錄影帶裡看看他藏身在建築物的哪裡,然後順便過濾出可能是共犯的人選。真的要抓人的話過幾天也不遲。」

「有道理。」成瀨點點頭,「那麼我們進去吧。」

「……?」影山沉默了一陣,「現在?半夜兩點半?」

「你不是會開鎖嗎?也能當駭客啊,潛入調綠影帶出來看有什麼難的?」

「不……難道我們不能明天白天經過正規申請手續再來嗎?」

「你自己說要盡快解決這件事的不是嗎?」

「也就差了10小時……好吧,如果您這樣希望的話。我明白了。」說著影山認命的往門口移動。

 

正當影山在觀察門鎖時,遠處傳來一聲爆炸的巨響,隨之而來的是沖天的火光。「是火災?」影山丟下潛入的工作,往旁走了一點看向起火的方向。

「我看不止,一般火災哪有一下搞這麼大動靜的,也許是敵人……」成瀨話沒說完,就被影山的手機鈴聲打斷。

「毒舌!你們離爆炸現場近嗎?」電話裡貴田的聲音在風中凌亂著。「現在Shun正在那裏跟敵人纏鬥!我跟Chu正在趕去的路上!Shun的個性被火剋!你們在附近的話拜託去支援一下他!」

「我明白了,馬上趕過去。」影山掛了電話,轉頭看向成瀨,「是敵人。看來今天也沒辦法突擊了。」

「沒關係,找到根據地已經是很大的收穫了。」

兩人雙雙坐進了車內,影山油門一踩就飆了出去。半夜兩點路上幾乎沒有人,影山一路上闖了兩個紅燈,到達現場時除了Shun以外還有另兩個英雄也在跟敵人纏鬥,但是敵人隱身在火海當中,英雄們陷入苦戰。

「毒舌!Makoto!」認出兩人的消防員拉著水管跑來。「那個敵人不停的在放火,加上附近的易燃物很多,火勢有點控制不住了!」

「你們持續滅火,我進去救人。」影山把車鑰匙交給成瀨,「Makoto,操血者住在這附近,讓他來打倒敵人,不然沒完沒了。」

「不行啊毒舌,我們剛剛看過了,這一帶因為高溫門窗都變形了沒辦法進出,牆壁又都被火海包圍,根本沒法突破。還是得先打倒敵人從外側滅火才行,不然太危險……」消防隊一邊說,另一邊有兩個消防隊員各抱著一個孩子跑過來,他們大喊:「這裡有傷患!」

「自己逃出來?」影山吃了一驚,「從哪裡出來的?」

「那邊不知道為何牆上被開了個大洞。」消防員領著影山來到洞前,不遠處還有幾個蜷曲在地上的小孩,「毒舌,從這邊可以進去,你……」

「當然要進去。」影山接過一旁的面罩戴上,「放心,我有考取消防員執照的。」

「不……我是說,你就穿著燕尾服進去?」

「這是戰鬥服。」影山一本正經的說。

 

火勢在成瀨飆車把富士岡耕太抓來現場後得到了控制。富士岡忍著要吐血般的劇痛把敵人澆了個透徹,然後在遠處狙擊的カリフォルニア米精準的射中了他的本體,在敵人被五花大綁地塞進警車之後消防隊終於接手了後續的救人行動。

關於這一切影山反正是不知道的,他來回奔走在著火的大樓中尋找生還者,然後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房間。隔著牆壁他可以聽到有人在裡面發出微弱的敲擊聲,但是在四周都找不到門。

他瞬間就想到了那個密室殺人事件。

等到在房間外面的生還者都已經救出了之後,火勢也控制的差不多,消防人員來到這個房間前直接擊破了牆壁,發現這個房間的四周是由兩面不相連的牆所包圍的。因為中間幾乎呈現真空狀態,內牆的溫度並不高,很好的保護了整個房間。進到房間後看見裡面坐著6位無法行動的傷者。

「這是本來就有的房間嗎?」影山雖然心裡有了個底,卻還是向傷者們詢問了。

「不,我也不知道……是有兩個英雄把我們帶到這裡的。」一個年紀有點大的婦人說,「發生火災後我跟我孫女被困住了逃不出去,那兩位英雄突破火海找到我們,但是我腳受傷了沒辦法行動,他們就把我帶來這個房間讓我等消防隊來,然後抱著我孫女出去。」

「是哪位英雄呢?」

「我…我不知道,可能是剛出道的吧?」婦人想了一下,「是一個可以在牆壁上開洞的英雄,和一個可以滅火的英雄。」

 

影山直起身子,捏了捏鼻樑。

 

 

 

吉本和榎本狼狽地回到保全公司地下室,榎本從冰箱裡抓出一大把冰塊就往吉本的手掌上一放。

「嗷!痛痛痛痛痛!」吉本哀號出聲,趕緊拿了條毛巾把冰塊包起來。

「沒看過你這麼蠢的,」榎本抿著嘴,從藥箱裡找到燒燙傷的藥,「火滅了不代表溫度降下來了啊,每次你就直接把手貼在牆壁上是想怎樣?」

「時間緊急嘛。」吉本訕訕然的說。「而且旁邊都還在燒,牆壁根本不可能降溫。」

榎本看著那雙起了大片水泡的手。

「你最近別用手了。」

「那我洗澡的時候該怎麼辦啊?」吉本笑嘻嘻的說,「你幫我洗嗎?」

「……」

「我開玩笑的啦,你不要擺那副臉嘛……」

榎本站了起來。「走吧。」

「走…走去哪?」吉本愣在原地,讓榎本把他拖進浴室裡。

 

「阿徑別生氣了。」

「我沒有生氣。」

「別氣了。」

「我沒有。」

「但是你把我的背搓的好疼啊,輕點。」

「……你又不是英雄也不是消防隊,幹嘛去做這種事?」榎本停下了在吉本背上肆虐的動作,自言自語著。

「我原本是英雄志願的喔?而且你不也跟著我在做這種事嘛。」吉本低著頭輕戳著手上的水泡。

「但我並不想當英雄啊,我只是……」

榎本沉默了下來,手慢慢的伸向吉本腰間那一片還沒淡去的疤,最終也沒有撫上去。


TBC


吉榎終於有戲份了
我不用再昧著良心打tag了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