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影成】我英趴囉05

※我的英雄學院paro
※影成 吉榎 眾多拉郎打醬油
設定在這


5.

 

「如何?是他嗎?」影山站在那個牆上被開出來的大洞前,這麼問著。

「是。」成瀨收回了手。「跟在他旁邊的就一個人。兩個人都帶著很簡陋的面罩,看不到臉。」

「所以滅火的是共犯?」影山來回踱著步,「他到底什麼個性?」

成瀨聳了聳肩。

「您看,他們會不會本來是要來這棟樓裡殺人,結果發現大樓著火了就開始救人?」

「有這麼好心的敵人?」成瀨看著影山一臉複雜的表情,「怎麼了?你對他們有什麼頭緒嗎?」

「我上次請警方查查那六起殺人案的受害者以前有沒有犯了罪卻沒有受到相應的法律制裁的紀錄,結果六個人都有。」影山照實說,「有些是年少時犯罪減刑,有些是位高權重用金錢勢力推翻法院判決,還有主張正當防衛逃過重罰的。」

成瀨的眼皮一跳。

「您還記得我說過的吉本荒野嗎?在他休學前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時,他問我為什麼要當英雄,還說如果世上存在法律跟英雄都制裁不了的人該怎麼辦……您再聽嗎?」

「呃,在聽。」成瀨猛的一抬頭。「所以你一直在懷疑吉本?」

影山點點頭。「重組這個個性,其實是『破壞』跟『重建』組成的,以前我看過有關改變物體的個性大多是類似『變形』這種,如果是變形的話,是沒辦法把物體分離或融合的。所以你說他從牆壁中變出棒子時我就在想會不會是他……」

「如果真的發現是你昔日的同學,你要怎麼辦呢?」

「沒什麼怎麼辦,我還是要把他送進監獄。」影山垂下眼皮,喃喃自語。「就算英雄的制度有很多事情沒辦法解決,也不代表他可以放任自己變成敵人。」

「毫不留情呢。」成瀨笑著搖搖頭。「能這樣不被私自情感影響地堅定自己的立場,真好啊。」

「……Makoto?」

「現在已經下班了,暫時放下那些英雄的重擔吧,影山。」成瀨把車鑰匙交還給影山手中。

「好的,我送您,成瀨桑。」影山握緊了手中的鑰匙。「話說回來……我的車呢?」

「那個,剛剛在戰鬥的時候不小心被燒成一堆廢鐵了。」

「……」

「情況緊急,我就直接把耕太載到戰場中央了。」

「……」

「結果敵人一個反擊你的車就報銷了。」

「……」

「沒問題的,你不是認識No. 2嗎?讓他組台車給你?」

「……成瀨桑,您很棒,您是第一個讓我這般啞口無言的人,在您面前我都要愧對我的英雄名了。」影山咬著牙說。

「別氣了,影山,你現在下班了也不是毒舌了,不用特別堅持人設沒關係。」成瀨往後擼了一把被風吹亂的劉海,「走著回去吧,當作陪我散散步?」

 

行吧。影山無奈地想。

您好看,您說什麼都是對的。

 

 

隔天早上,死神君從事務所的員工宿舍走出來時,看到成瀨已經坐在位子上時嚇了一跳。

「Makoto前輩,今天怎麼這麼早?」

「昨晚沒回家,太遠了,走累了,就直接睡事務所了。」成瀨沒有交代前因後果的解釋著,聽的死神君一陣迷茫。

「今天還要追查連續殺人案嗎?」死神君一邊問,一邊把早餐端到座位上,然後習慣性地打開晨間新聞。

「當然,昨天已經查到他們的藏身處了,今天要去確認。」成瀨站起來,穿上西裝外套,大有現在就要出門的架式。

「您不等毒舌前輩來嗎?」

成瀨笑著指了指螢幕。

死神君轉頭看著晨間新聞,記者正在大肆的報導著國際英雄交流會的新聞,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英雄齊聚一堂,討論世界和平……嗯?這個燕尾服怎麼有點眼熟?

「毒舌前輩!」死神君嚇得摔了滑鼠,「前輩去參加這麼盛大的會議啊!真是厲害!」

「是啊,好歹是排名前20的英雄,講話又人模人樣的,協會當然喜歡把他召去參加這種會議啦。」成瀨笑笑的提起他的公事包,現在他看起來跟普通的上班族沒什麼兩樣。「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他精通各國語言,所以被找去當免費翻譯,我推薦的。」

「額……」死神君在心裡為前輩默哀了一下。「那您這是要自己去查案?」

「是啊。」

「不太好吧?您的戰鬥力……」不是挺渣的嗎?

「別擔心,就是去看個監控而已。」成瀨擺了擺手。「這陣子好幾個國際頂尖的英雄在這附近,敵人也不敢隨便有動作吧。」

死神君阻止未果,眼睜睜的看著成瀨的背影消失在門後,開始思考要是影山知道這事之後自己該怎麼推託責任。

 

 

成瀨搭著電車來到保全公司外面。他沒有向主管申請查看監控記錄,而是直接對著公司的牆壁使用個性。果真如他所料,清晰地看見昨天晚上從外面鑿牆進來的兩人。順著他們的路線,成瀨來到了地下室。他沉思著,伸手摸上了牆壁。

 

榎本剛送走了一個客人,就從監視器裡看到門外的走廊上有個人扶著牆壁好像在壁咚又好像在思考人生哲理。榎本走出門,剛好撞上成瀨轉過來的視線。

「你好,我想來諮詢鎖的問題。」成瀨露出了營業性的微笑。

「哦。」榎本點點頭,他的客人中有奇怪癖好的不少,留給他們一點隱私才有職業道德。「是門鎖嗎?」

「是的,最近聽說有連續殺人事件,兇手會趁晚上突破房門,所以我想來升級我家的門鎖。」

榎本聽了之後拿出了一個方案。「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推薦這款電子鎖,輸入密碼後還要對指紋跟虹膜,任何一項不符合門就絕對不會開,錯三次以上警報就會響,如果兇手想強行進入的話絕對會弄響警報的。當然,價格的部分也會比較高一點,但我認為,這款電子鎖跟傳統的電子鎖差在……」

看著眼前的鎖匠滔滔不絕的說著,絲毫沒有因為自己提到連續殺人事件而有所動搖,成瀨心裡也有些奇怪。他的確是看著眼前的鎖匠和另一個疑似「吉本」的人進了這間房間。要不是這是他的同卵雙胞胎,就是這個人的精神狀態特別難纏。

「……我認為,好的保全系統是很必要的,這也可以加裝監視器作為輔助。雖然整體價格會再往上調一些,但是為了您和您家人的安全著想,這筆錢會花的很值得。」

「哦,不過我是自己一個人住呢。」成瀨接著試探,「榎本桑,您這裡也裝了很多監視器,平時住這裡嗎?」

「嘛,雖然有租屋,不過有時候的確會睡在這裡,昨晚也睡這裡了。」

成瀨摸著他身下的沙發,一禎禎的畫面快速的在他腦海中流過,時間回溯到昨夜的凌晨四點,如願地看到「吉本」脫下面具的臉。

和他在犯案現場看到的「吉本」很不一樣,硬要說的話,看起來跟影山記憶中的「吉本」更為接近,是因為在做完英雄的工作後所留下的影像嗎?

「謝謝你的介紹。」成瀨收回了手。「我回去想想再做決定。可以跟你交換張名片嗎?」

「當然。」

成瀨伸手接過榎本遞來的名片,他微微地笑著,看著那張寫著榎本全名的薄紙。

 

 

成瀨走出保全公司的時候接到了影山的電話。

「您怎麼就自己去了呢!您的戰鬥力就是個笑話!沒有人陪著就跟躺平在砧板上的鹹魚沒兩樣!」影山急的毒舌連發。「您在哪?我去接您。」

「別緊張,我沒有去看監視器,我就是想說現在各國頂尖英雄在這個城市裡敵人不敢擅自妄為才出來逛逛的。」成瀨避重就輕的說。

「您在哪裡?」

「別來了,毒舌,」成瀨在超商買了一杯咖啡,一邊等著的時候看了一眼牆上的電視,上頭的Live播著不會德語的英雄正與德國的英雄雞同鴨講,一旁的會議總召臉上藏不住焦慮,三番兩次差人偷偷從會議室裡溜出去。「別躲在廁所打電話了。你趕緊回工作崗位上吧,我在這挺安全的,等一下自己回事務所。」說完不給影山反應的時間,兀自掛掉電話。

 成瀨收起手機,拿過咖啡。說起來今天的目的也達到了,本來就沒有理由不回事務所。這麼想著之後他轉身往出口走去,卻從眼角的餘光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站在雜誌區捧著新發售的漫畫周刊看。

成瀨的瞳孔微微地睜大。

 

啊啊,吉本荒野。

 

找到你了。


TBC


要勾搭上惹~~~
這個故事最後會發展成三角還是四角呢
我也不造

评论(2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