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影成】我英趴囉06

※我的英雄學院paro

※影成 吉榎 偽吉成 眾多拉郎打醬油 
設定在這


6.

 

吉本拿著叉子把蛋糕上的草莓鄭重地擺到盤子上,然後滿意的刮起鮮奶油送進嘴裡。

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成瀨看著自己眼前那盤吉本推薦的黑森林巧克力蛋糕,有點頭痛的想。

 

在超商遇見時,這種過於順利的巧合感讓成瀨真有種腦仁發麻的感覺。他有好幾種方式能和吉本接上線,問題是哪一種才是最佳解。是該亮出自己英雄的身分呢?還是像剛才在保全公司一樣假裝是個普通人?還是善用從影山那裡得來的情報假裝是山風學院中大他們幾屆的OB呢?

成瀨在腦中已經想好至少三種以上的應對方式,包括後續可能會發生的試探、衝突、攤牌等等,他上前拍了拍吉本的肩。吉本回過了頭。

 

「請問是吉本荒野先……」

「哇!是英雄欸!」

「額、對,我……」

「你是Makoto對吧?好稀有啊,居然讓我在路上遇到。」

「噢…也還……」

「Makoto桑你趕時間嗎?那邊一家咖啡店的草莓奶油蛋糕跟黑森林巧克力蛋糕非常不錯,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嚐嚐呢?」

「欸…好……」

 

以上,發生在30秒內。

然後就變成這個樣子。

 

完全失去主動權之後被拉來咖啡店裡,被強迫點了其實還蠻好吃的巧克力蛋糕,然後坐在吉本對面聽他談論一些英雄的事蹟。

「我啊,以前也上過山風英雄學院。你知道的,我們那一代基本上都是因為憧憬一些英雄所以才也想當個英雄。我已經忘了小時候為什麼想當英雄了,不過小六?還是國中的時候?看到了山風傳說中的Jr,哎呀那真是不得了啊,一下就擊中了我的小心臟,然後我就決定報考山風了。Makoto桑知道山風傳說中的Jr嗎?雖然他沒正式登錄英雄,但是他在實習期間可是大大的活躍了一番。還記得那個麵包店事件,因為敵人集團裡的一個雜魚在麵包店裡踩爛了最後一個菠蘿麵包,他就追著人家把整個集團給滅了,這還是他二年級的暑假發生的事呢,是不是很厲害……」

「抱歉,我對他不是很了解。」成瀨打斷了吉本的話,「我是來問你,你是不是……」

「等等,等等。我知道你想講什麼。」吉本伸手阻止了成瀨。「但是你一開始講你要講的東西氣氛就會變得很嚴肅了,這樣我要找誰去講這些英雄的事呢?我那個Partner啊,你也見過嘛,對英雄的事一蓋不知啊。」

成瀨手一抖,叉子掉在盤子上發出響聲。

「你知道我見過他了?」

「是吧,肯定是啊。這裡離你的事務所這麼遠,怎麼想也覺得你不會為了單純買杯咖啡來這家超商吧?你是那種超級受到保護的英雄,除非有重要工作不然不會放任自己在外頭亂晃吧?這家超商還在保全公司對面呢,」吉本隨意地說。「好啦,總之,我家Partner他對英雄毫無興趣,不管跟他說什麼他都『喔』、『是嗎』這樣敷衍地回答。如果跟我的學生說,他們又都太小了,完全不認識傳說中的Jr啊,代溝真可怕,就算給他們看我珍藏的高清古早檔他們也興趣缺缺的,現在的小孩都只喜歡像Gantz那種看起來外表酷炫的英雄嗎……」

「你是老師?」

「不,我是家庭教師。」吉本把最後一塊蛋糕放入嘴裡,然後把自己的盤子和成瀨眼前幾乎沒動過的蛋糕交換。「你不覺得家庭教師這個職業非常適合我嗎?雖然沒有正式執照,但是跟學校老師一樣,目的都是在教導,只是方式不太一樣而已。跟我現在在做的事一樣。」

「完全不一樣吧。」成瀨見他開始切入正題,聲音也冷了三分。

「不,是一樣的。」吉本愉快地說,「你就承認吧,Makoto桑,你就是因為知道我殺掉的人本身就不能被歸類成好人,所以才沒有直接帶著一批英雄來抄我們家啊。現在唯一的問題是,你這樣冒著自身的風險來找我們,到底想談什麼呢?」

「我想先知道你的想法,再決定要不要跟你談後續的事。」成瀨十指交叉平放在桌上,看起來儼然像個面試的主考官。「關於你正在做的事情,是善是惡,你自己的評價如何呢?」

「是惡喔。」吉本無聊的拿叉子去戳弄草莓蒂。「我以前也想當英雄,知道英雄都是懷著怎樣的目標在努力,所以我不會為自己在做的事狡辯。」

「但是你還是要做?就算會被以前的同期老師追殺?」

「當然啦。我要是被他們抓到肯定是要被送監獄的,但是在名單裡的傢伙死光之前我不會停的。該怎麼說呢?我覺得是必要之惡吧。」吉本笑嘻嘻地說,「怎麼樣?Makoto桑,我有沒有打動你呢?」

「打動?」

「我感覺你希望我說服你。」吉本撐著下巴直勾勾地盯著成瀨看。「你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些什麼,但是又不想和不認同的人成為一丘之貉,所以你希望我符合你的期待。」

「那你覺得你打動我了嗎?」成瀨身子往前傾,將兩人的距離縮短到30公分。

「當然囉,不然我現在就該跑路了。」

「這麼有自信?」

「Makoto桑…成瀨桑,剛才我就覺得,你對我的想法很有共鳴,其實我們是同路人……你身上有很重的黑歷史氣息。」吉本笑著說。「朋友靠共鳴,戀人靠直感。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而不是互相追殺。」

「是嗎?不過聽你這麼說怎麼有種還沒告白就先被甩的感覺。」

「噢,你是說朋友靠共鳴那一段嗎?抱歉抱歉,不過…」吉本伸手摸了摸成瀨的眉眼,「只是來一發的話好像不錯?我有沒有說過自從迷上傳說中的Jr後我對你們這種有八字眉的高冷小圓臉很沒輒?」

「我正經的話還沒說完呢。」

「那種無趣的話,可以一邊做著有趣的是一邊說嘛。」吉本看著成瀨不置可否的表情,手一路滑到他的下巴摩娑著。「成瀨桑,你的眼睛真好看。」

「哼嗯,原句奉還。」

 

 

終於捱過了一整天的行程,影山直接在會議室門口打起了電話。

「你說他還沒回事務所?」影山對著電話裡的死神君狂吼,「事務所該不會接到恐嚇信了吧!」

「沒有…前輩,不要這麼激動……」

「他肯定還是去保全公司了,該死。」

影山掛了電話後一邊瘋狂的打給成瀨一邊跑往停車場,跑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沒車了,再衝到路邊攔了一台計程車。

 

接啊…快接啊……

 

影山向司機報了保全公司的地址,心理止不住的焦慮著。

 

 

 

吉本全裸的躺在酒店的床上滑著自己的手機,一旁成瀨的手機不停地響著。

「你的手機從剛才開始就沒停過喔?」吉本瞄了一眼從浴室出來的成瀨,再把注意力放回自己的手機上。「誰打的這麼勤?」

「同事。」成瀨看了一眼一排的影山,拿起手機翻身坐到吉本身旁的空位上。

吉本斜躺下來,撐著自己的腦袋,看著成瀨剛洗好澡只穿著四角褲雙腿交疊的樣子。

「影山?你們在同一個事務所吧?我有預感,你是那傢伙喜歡的類型,他就是個膚淺的顏控,還會裝模作樣的鄙視胸控跟腿控。」

「這麼說起來,聽說你們挺要好的?」成瀨分了一點注意力給吉本,「你在學院的時候表現怎麼樣?」

「對我這麼有興趣?」

「我不喜歡事情超出控制的感覺,而你的存在本身就很超出控制。所以我需要知道更多關於你的事。」成瀨坐了起來,點了點吉本腰上一大片的疤痕,「例如這是怎麼弄上去的。」

「你知道這些要做什麼?想拿來要脅我的話你早就有了吧?你不是見過阿徑了嗎,你們事務所裡的那個No. 413的名聲我可是聽過的。」

「這麼寶貝他?」

「我對有八字眉的高冷小圓臉很沒輒嘛。」

「哦,他是你砲友啊。」

「呸,才不是呢,不要什麼都想到這麼骯髒的事情裡去。」

「嚄喔,你說我骯髒?」

「身為英雄,居然自己提供名單威脅敵人去殺,要不然就要做掉敵人的同夥,這不骯髒?」吉本挑了挑眉。

「那你呢?」成瀨翻過身,伸手抽掉吉本手上的手機。吉本低笑著,反手抱過成瀨的腰,張嘴啃咬他剛沐浴過散發著便宜香皂味的胸膛。

 

「髒到一塊兒去了。」

 

 

 

榎本剛送走一個客人,看到手機裡吉本傳來叫他自己吃晚餐的訊息,正準備收拾工具下班時,就從監視器裡看到一個穿得像執事咖啡廳的cosplay服的人從樓梯一路快速地走向小房間。他走得很標準,兩腳沒有同時離開過地面,皮鞋附有節奏地敲響在地面,背脊挺直而優雅,速度卻快得起飛。榎本還來不及做其他的反應,房間的門就被影山暴力而優雅地打開。

 

「失禮了。」他優雅的整了整自己的執事服。「我家成瀨領,有沒有來過這裡呢?」


TBC


Hmmmmm執事還沒看過的地方家教先看了個遍
但是一離開執事律師就OOC了

話說在wb上看到一個MHA的印象問卷快笑死我了
從切島開始一路笑爛

评论(3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