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山組】啟程之日

關於豆丁翔跟美智子純情的故事




S side



我在夏天,和一個喜歡的人相遇了。



升上三年級之後,為了能考上第一志願,在夏天的大賽結束後我從足球社引退,去報了補習班。每週一三五一放學就得去補習班報到,可以說是很無趣了。

上了兩週的課後的某一個星期一,我的小夥伴告訴我,通往補習班的另外一條路上新開的冰店很不錯,於是那天我省下買飲料的錢愉快地跟著小夥伴去吃冰。

在那條路上我看見了一個街頭藝人。

他看起來只比我大一些,大概是高一左右,所以我一直偷偷稱呼他小哥哥。他站在商店街寬大的人行道上,面前立著麥克風,沒有任何樂器,一個人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清唱著。麥克風的聲音不是特別大,但是他的聲音很清亮,非常有穿透力。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在他身邊有放伴唱帶,只是伴唱帶的聲音被四周淹沒,只留下他的歌聲。他的氣質太特別了,如果不是旁邊放著裝錢的盒子,我簡直不能把他和街頭藝人聯想在一起。

那天我就這樣隔著一條馬路,在對面的冰店門口與他相遇。

說相遇有點不妥,因為只是我單方面地看著他而已。他在炎熱的夏天裡穿著乾乾淨淨的白襯衫,唱著桑田佳祐的真夏的果實,聽著聽著突然覺得到剛才為止都還很燥熱的空氣一下子清涼了起來。我捧著那碗剛買來的冰,有點後悔。

我現在已經不想吃冰了,但是花掉的錢回不來,我沒有多的錢給小哥哥了。

我帶著有點抱歉的心情聽他連唱了三首歌,期間停下來聽的路人屈指可數,投錢的人更是一個都沒有。最後我草草的吃完冰,被小夥伴們拖去了補習班。


週五我突然又想起了小哥哥。

我把下午買小點心的錢連同中午本來想多買一個炒麵麵包的錢攢在手裡,抓著書包噔噔噔的跑到那條商店街。小哥哥還在,依然站在立麥前,唱著平井堅的輕閉雙眼。

意外的是個很懷舊的人呢。我一邊聽,一邊吃吃地笑著。

我隔著馬路又連聽了三首歌,算算時間也該去補習班了。我抓緊他一首歌結束的時間跑到他面前一把把錢放入那個依然空曠的盒子裡,然後就又快速地跑開。他似乎也被我突然地出現嚇了一跳,從頭到尾愣愣地看著我,直到我跑回了馬路的另一邊,他才向我點了點頭。

我連跑帶跳的奔去補習班,不明所以的小夥伴還以為我去遞了情書。

從那天開始,本來我避之唯恐不及的星期一三五變成我最期待的日子。飲料也不喝了,漫畫也不買了,把省下的錢都放進了那個盒子裡。小哥哥也注意到我的存在了,有時候能聽到他含糊不清的道謝聲。

我就這樣聽著他唱歌,從夏天唱到了冬天,輕閉雙眼聽了十幾遍,有一次他罕見地唱了英文歌,那首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被我偷偷錄下來,變成我的手機鈴聲。小夥伴們問我省下來的錢是不是打算買一支Hide同款的吉他,我說我拿去支持喜歡的歌手了。雖然現在還是街頭藝人但是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成為家喻戶曉的歌手的,畢竟他的聲音這麼好聽,我真的好喜歡。


然後有一天,我發現我喜歡的不只是他的歌聲。


那個週五是我們學校文化季的前一天,全校都在準備。我們三年級是有豁免權的,文化祭當天只要負責玩就好,可以不用出活動,所以當天我們早早就放學了。直到下午三點為止外面都還下著雪,我和小夥伴們沒有地方可以去,全都窩在學校圖書館裡複習,但是越接近四點我就越坐立難安,最後我在三點半就按耐不住跑往商店街。

還沒到放學時間的商店街顯得冷清,因為天氣的關係,路上的行人就更少了。我嘴裡吐著白煙,氣喘吁吁的在積雪的路上奔跑,但其實心裡也沒有把握他仍會在這種天氣出來唱歌。

轉過街角,我隔著馬路看到了他。

在這個還沒有人潮的時間點,他雙手握著一杯熱可可,坐在一旁的花圃邊上慢慢的啜飲。大概是我的動靜太大,他抬頭看到我,臉上突然漾出了笑容。他朝我招了招手,自己站了起來到立麥前唱了起來。

雪又慢慢地降了下來,整個商店街的路口一片純白,只剩下他肩上那抹藍色的圍巾。我聽著他悠遠的歌聲,為了我一個人唱著Everything,覺得眼睛有點濕潤。


他好美。



站在雪中唱歌的他,好美。





O side


在那個下雪的週五過後,小朋友來的次數突然多了起來。

本來應該是為了去補習班順便經過商店街的,突然每天放學都來報到。而且一直以來他都站在馬路對面聽我唱歌,突然站到我的面前來,認真地看著我,一曲結束也不吝嗇給予掌聲。被他那樣率直的眼睛盯著看,有點害羞。

托他的福,來圍觀的人多了起來,除了收入變多以外,還有劇團的人來問我願不願意加入他們。我有點受寵若驚,但是又想拒絕他們,因為他們說活動的地點在京都。

「喔,你在這邊讀高中嗎?」劇團的人有點懊惱地抓抓頭。「這樣就比較麻煩了。」

「不是的,我已經休學了,現在在便利商店打工。」

「那為什麼不想來京都呢?」

面對對面不解的眼神,我也無從解釋起。

為什麼不願意離開,這個原因顯而易見,但是說出來肯定會被嘲笑的吧。考慮到往後的發展,絕對是跟著劇團的人走更好,就算在這邊能每天唱幾首歌給小朋友聽又怎麼樣呢?就算他高中還是持續來捧場,畢業後肯定會離開這裡,到更寬廣的地方發展吧,我能做的頂多是錄一首歌送給他當鬧鈴,這樣實在太寂寞了。

但是我想至少陪他到中學畢業那天。

劇團的人答應我讓我留到三月。

隔天小朋友依然準時前來。他站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半年來他長高了,幾乎跟我平視,假以時日他一定會成長成一個muscle boy吧,可惜我大概是看不到了。

那天我又第一千零一次的唱起了平井堅的輕閉雙眼,也許我不小心帶入了自己私人的情感,他在聽的時候表情不似以前陶醉,反而皺著眉頭看著我,他的嘴無聲的開闔了幾次,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的放下了錢,揹著書包去了補習班。

他真是心思細膩的孩子,我想我能透過歌聲和他交流。但是為了避免擾亂他備考,我還是小心翼翼地收著我的私情,每天唱一些積極向上的歌給他聽,希望他能奮發向上考上他的第一志願。

在考前的那一天他還是來了,他看起來有點緊張,一直不安的動來動去。我少見的找了前幾年才發行的,城南預備校的CM曲唱給他聽。因為我很少唱這麼歡快的曲子,他的表情轉為有點驚奇,隨後開心的笑了起來,露出兩顆可愛的倉鼠牙。

太好了,如果他能從我的歌聲裡獲得一些能量,我就覺得我留在這邊陪他是值得的。


不過最後,我還是不知道他考的怎麼樣了,就迎來畢業的那一天。


我一直想著,最後一天我應該唱什麼歌呢?與其唱悲傷的離別曲,我應該唱點祝他前程似錦的畢業歌才對。而且最後這一次,我一直想著要不要和他道別,畢竟我從來就沒有和他說過話,當作一個紀念也好,但是又覺得這樣太矯情,害怕留念這半年的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一邊忐忑不安地想著,算算時間,畢業典禮也該結束了,這麼思忖著就剛好就看到他繞過了轉角向我跑來,每一步都像踩在我的心臟上一樣。

他踏著櫻花而來,以捲起的花瓣作為背景,逆著光,像一幅畫一樣。我看著他少掉的第二摳鈕扣,暗自讚嘆我的小朋友果然很帥,很受歡迎。

他一手抓著錢,在我面前站定,睜著他不變的大眼睛眼巴巴的望著我,那個眼神裡藏著太多東西,我看不懂。

最後我還是打了安全牌,唱了經典的畢業曲串燒。他不必趕著去上補習班了,一臉心滿意足的在我面前跟著拍子左右搖晃著。唱了半個多小時後我停下來喘口氣,他趁機把一把鈔票和零錢放進盒子裡,零錢掉在盒子裡叮叮咚咚的響著。


要分別了。


我鬼使神差的抓住了他的手。

「我之後就要離開了。」我輕聲地說,「到京都去發展。」

他有點愣住了,抿著嘴眼神游移,看看我又看看那個盒子,該不會在想著把那把錢收回去吧?最後他像是放棄了,帶著有點哀傷的語氣,半是哀求的說:「那最後一次了,我可以點歌嗎?」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正在變聲期當中,高音中帶著一點沙啞。

我點了點頭。

他翻出耳機讓我聽了他手機裡的曲子,我知道這首歌,作為餞別禮送給了他。這首歌沒有original karaoke, 我就著他手機裡的音樂開口唱著。


「いつか…」君が言った 忘れそうなその言葉を思い出していた
道の上で季節を呼ぶ 風が止まる......


看著歌詞,我也覺得有點鼻酸,但還是繼續唱著,即使是不擅長的rap也努力還原了。


車輪が回り出したら 旅は始まってしまうから
もうはぐれないように 過去をそっと抱きしめる......


他安安靜靜地聽完,向我鞠了個躬後離開了。


晚上我收拾了立麥和盒子,從裡面把鈔票和零錢分開時,從零錢堆中滾出了一顆鈕扣。我將那顆捧在手心,想起了小朋友的制服上唯一少掉的第二顆鈕扣。那一刻我才知道那時他情意氾濫的眼神中到底想訴說什麼,也知道他點那首歌的意義。

我把鈕扣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我在春天,和一個喜歡的人分別了。




END











順便一提

在我心中他們是就這樣錯過了

青春總要有一點遺憾嘛

评论(1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