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吉榎】服務生把我的床鋪滿玫瑰花瓣全裸的躺在上面怎麼辦,急,在線等

回歸段子手



先講一下背景,我是個家教,收入中等,有時候會有意外的收入或支出,總歸來說算小康。我有個朋友是個執事,服侍一個很有錢的大小姐。有一天我們三個一起吃飯時,大小姐很興奮地講起美國的都市傳說,說是在飯店裡放100美元的小費回房間時會有驚喜,有的會擺水果盤啦,或是玫瑰花之類的。她之前為了驗證這個傳說特地去訂了某一家酒店的房間 (但是晚上不住在那裡,大小姐在全世界都有別墅,天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有錢),放了100美元在床頭,隔天晚上去看的時候真的鋪滿的一床的玫瑰花。我本人也有點浪漫主義,聽了覺得有點心動,剛好那陣子也要去美國辦點事,就狠下心去訂了那家很貴的酒店,然後還約了漂亮的夜店妹妹一起去見證奇蹟 (然後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在玫瑰花瓣床上嘿嘿嘿你懂的)。

那天我在夜店妹妹的面前故作瀟灑地把100美元放在床頭,其實我的內心在滴血。然後我們出門晃了一圈,又吃了有點貴的餐廳,滿心期待地回到酒店,一打開門,我就看到我的床上──


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


我超傻眼的!100美元!他就整理了我的房間?!?!好啦,他整理得很乾淨,但是你這樣好意思拿走100美元當小費???

最後夜店妹妹走了,不過反正我也沒錢了。我就這樣很悲慘的一個人躺在貴不啦嘰的雙人套房裡,越想越生氣,然後我就打電話去臭罵執事提供的鬼情報,結果他一本正經的說「噢,我忘了告訴你,那些大小姐看到的玫瑰花是我放上去的,跟服務生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去你的執事。

我悲憤交加的出了房間,雖然我知道給出去的小費就像嫁出去的女兒,大約是收不回來了,但是還是抱著僥倖的心理想去討討看。一出房門就看到一個服務生推著推車,我上前去拉住他,發現是難得的亞洲面孔,小小一隻的,帶著眼鏡,以下簡稱小眼鏡。

我說「先生,不好意思,你們能查查今天負責整理0125房的服務生是哪位嗎?」

小眼鏡上下打量我一番然後說「發生了什麼事可以讓我為您服務嗎?」

我「是這樣的,我今早因為好奇想驗證看看都市傳說中放了100美元的小費房間裡會收到什麼驚喜,所以就放了100美元在床頭,但是回來看到什麼也沒有,有點失望,我覺得就這樣丟掉100美元太不划算了,我想問問那個服務生能不能讓我拿回一部份的錢。畢竟你看,整理個房間拿100美元他應該也會過意不去吧?」

小眼鏡「......可是...我已經把他花掉了......(小聲)」

我「??????不好意思麻煩你再說一次?」

小眼鏡「是我整理0125房的,100美元我拿走了,而且我把他花掉了......」

我「......」

我大概表情變得很恐怖,小眼鏡都不敢看著我的臉。

小眼鏡「不然...我明天幫您準備水果拼盤加玫瑰花?」

我「(冷笑)我自己去買水果拼盤跟玫瑰花都不用100美元,而且你現在準備有什麼用?我本來是要拿來哄女人的,她都走了我哄誰去?難道你還要補給我一個女人嗎?」

小眼鏡的臉皺成一團,咬著下唇,不安的絞著手指。然後我突然興起一個很壞心的念頭,趁著四下無人的時候,我把小眼鏡推到牆壁上,就是前一陣子流行的壁咚,然後捏上他的下巴,很邪惡的笑著說:「不然你把自己賠給我也不錯啊,100美元扣掉水果拼盤跟玫瑰花,剩下的拿來買你一個晚上應該還是夠的吧?」

小眼鏡大概是嚇壞了,嘴唇微微哆嗦著半天也沒大聲叫喊,最後還看起來很認分的閉起眼睛,一副任君採擷的樣子。我突然就覺得來勁,所以就更加過分的把腳插進他的跨間,前後摩娑著他的下體,湊到他耳邊說「我本來是要跟夜店妹妹來一發的,還想玩刺激的道具play,這個你也要賠給我嗎?」

小眼鏡整個僵住,但是還是沒有把我推開,只是抵著我胸膛的手在發抖。我看他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覺得沒意思,就放開他了,然後說「切,表現的一點誠意也沒有,你願意我還不想咧。」然後就回房間了。

隔天我又出門去辦正事,因為沒什麼錢了,所以只去了賣場把所有的試吃都吃一遍,還是覺得很餓,又想起100美元,就很氣的回到房間。

結果一回到房間,就看到我的床上被鋪滿了玫瑰花瓣!還有水果!還有昨天的小眼鏡!他全裸的躺在花瓣跟水果中,雙腳成M字開腿,露出濕漉漉的後面,還有一根電線從裡面延伸出來,我一看就知道是那個會跳動的會被屏蔽的那種東西!

小眼鏡撥開了自己的後穴。

然後說「我已經自己處理過了」

「雖然是微不足道的賠償」

「請享用」


我該怎麼辦?






以下開放回答

评论(6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