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短打



「翔醬。」大野智把自己埋在沙發的後面,盯著被風撞的乒乓作響的落地窗,深怕它下一秒就被吹破然後噴得滿客廳玻璃碎片。「我們不用做防護措施嗎?就是用封箱膠在窗戶上貼個叉叉那種......」

「智君,我們家的玻璃是強化過的,上一次颱風來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過了。」櫻井翔在沙發的另一頭整理下次採訪者的資料,頭也不抬的說。

「可是...上次的風好像沒這麼大啊......」正說著,一個隔壁家的小盆栽「咻──」的從他眼前飛過,然後又是一陣撞擊聲。大野智縮了縮脖子。「而且這次的雨也太大了吧,會不會淹水啊?我們要不要先儲水?」

「你對東京的抽水系統很沒信心欸,我們哪一次颱風來有儲水了?」櫻井好笑的說,伸手招了招讓大野智貓進他臂彎裡。「東京的排水系統跟汙水處理系統都是世界頂級的,下次我在Zero裡面講講吧。」

窗外又吹起一陣大風,在狹長的街道上呼嘯而過,風聲特別可怕,窗戶撞擊著窗框,引起大野智擔心的眼神,拉長了脖子看向那個方向。

「啊...還有泡麵,我們買泡麵了嗎?」

「這倒是沒買。」櫻井翔想了想,一邊拿著筆在資料上做記號。「不過我看氣象預報,這只是中颱,而且後天早上東京就脫離暴風半徑了,我看明天店家應該還是會營業吧。」

「要是他突然轉超級強颱怎麼辦。我們要是被困在家裡就會被餓死噠!」大野智掙扎的要出門屯泡麵。「還有手電筒!要是停電了就要靠手電筒!啊,不過點蠟燭的話好像也不錯,有點浪漫。」

「寶貝你想像力太豐富了。」櫻井翔把大野智撈回來,揉揉他的頭毛安撫他。「你要是住在沖繩還比較可能發生這種事。」

「東京也可能發生啊。萬一呢?」

「沒有那個萬一。」櫻井翔起身去幫自己倒杯咖啡。「你精神太緊繃了,要不要喝杯牛奶安定一下。」

「不知道船長的船有沒有固定好。」大野智打開電視,剛好看到九州的颱風災情報導,忐忑不安地說。

「好啦,別想那麼多有的沒的,喝了這杯牛奶去......」

啪喳啪喳。

電燈閃了兩下,暗下來了。

「翔...翔醬。」大野智摸黑摸到了櫻井翔身邊,「你剛剛說不會停電的,現在停電了。等一下是不是也會淹水?還有玻璃......」

櫻井翔嘆了一口氣,拉起焦躁到喋喋不休的大野智回到房間,反手把他壓在床上。

「現在,智君,睡覺。」他一字一字地講。「睡一覺起來什麼都好了。」

「怎麼可能啦。」

「真的。就像身體哪裡痛就去睡一覺,醒來就會好了一樣。睡覺就跟關機重開一樣。」櫻井翔拿起冷氣遙控器按了幾下才想起來家裡暫時停電了,他嘖了一聲。「反正也停電了,睡覺也是剛剛好而已。」

「會不會在我們睡覺的時間淹了水,這樣我們就來不及逃走......」

大野智還在胡思亂想,就感覺到床鋪的一邊陷了下去,然後是另一個人的體溫靠近了他。櫻井翔整個人跨過他兩側,從上方盯著他看,即使在黑暗中大野智也感受的到那個視線。

「翔醬...唔......」


被親了。


大野智在黑暗中緩緩閉上眼睛,陷入另一個令人安心的黑暗中。

「這是晚安吻。」櫻井翔躺到了他的一邊。


「智君,晚安。」

「晚安。」

评论(1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