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山組】山海一線

山之日快樂





「哈啊.......哈啊............」

大野智一個人氣喘吁吁地在雪山上行走。他身上沒有一丁半點的專業裝備,全身上下看起來最好的行頭是那雙當季的New balance慢跑鞋還有Superdry的防風外套。目前看來,這些裝備對於一個業餘人士爬雪山來說還是太吃力了。

大野智來到了一個平原上,這下狀況更糟了。剛才稍微露臉的太陽不見了,山上起了霧一片迷濛。本來就沒所謂的步道這讓大野智越發認不清返回和前進的路,一個人在whiteout中迷迷茫茫的瞎轉。都是櫻井翔這個雪男的錯!他憤恨地想。不知道是櫻井翔會先找到他,還是他會先在這個惡劣的環境中休克。想著想著大野智腳下一滑表演了個華麗的仆街,然後趴在雪地中越想越委屈。大家都說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大野智的名字裡既然有個智那肯定就注定他是個大海男兒,本來應該跟山這種東西井水不犯河水,要不是櫻井翔,嘖......

他恍惚地爬起身子,隨便朝著一個方向步履蹣跚地走著,好像還隱約的可以看到類似死前跑馬燈的東西,慢慢的把記憶帶回他跟櫻井翔認識的時候。




櫻井翔在一本月刊裡有一個旅遊專欄。本來他是想要有個美食專欄的,但是後來他發現自己除了「五賣」「juicy」「呼挖呼挖」及其衍伸詞之外寫不出更有深度的評論於是作罷。

一開始他寫出的國外旅遊文章很受好評,就算配上他的直男式拍照技巧下的照片,依然有很多讀者表示很吸引人、讓人想去看一看。後來他算算自己的預算,覺得每一期都往國外跑實在太吃力了,於是分配了國內與國外旅遊大約3:1的頻率,開始用一些「日本再發現」之類的噱頭吸引讀者。實施了兩年後編輯找了他談話。


「我覺得不行。」編輯面色凝重地說。

「什麼不行?」櫻井翔一臉不解地問,「我認為我在段落分配、詞藻運用、景點介紹和人文關懷的部分都處理得很不錯啊。除了照片我自己也覺得不怎麼樣以外。」

「我覺得吧,太中規中矩了。」編輯一邊翻他之前的文章一邊說,「之前的國外旅遊因為比較少讀者真的去過那些地方,所以反響還不錯。後來剛開頭幾次的『再發現』也很不錯,但是最近你出太多有名的景點了。淺草寺算什麼再發現?黑部立山也是超有名的景點了,都快被外國遊客玩爛了你還怕日本人不認識他嗎?總之,已經有讀者來信說希望國外的部分能多做一點,你自己看著吧。」

「但是國外好貴的。」櫻井翔抗議。

「你可以去一趟分三次寫啊。」

「我有啊,你沒發現我連續三期國外都在南美洲嗎?」

「對了,關於這一點讀者也有說,說想看看南美以外的地方。」編輯攤著手說,「我看你就花個一兩個月去歐洲走一趟吧,屯個10期的量再回來。」

「哪有人的旅遊景點寫一兩年前的介紹啦。」櫻井翔低咕著說。「好吧,我再想想辦法。」

「國內的部分也拜託了哈,你那種媲美旅遊中心發的導覽手冊介紹文章得改一改才行。總覺得......從你的文章裡感受不到那種美啊、感情啦、文藝小清新啊之類的。」

「有沒有感情是你的主觀評論吧?我不覺得我的文章缺乏感情啊。」

「不對不對不對。」編輯搖著手說,「我覺得你要先去談一場戀愛。」

「蛤???」櫻井翔大叫,「這種事不能強求吧!」

「那你就去找個當地導遊介紹更能吸睛的景點啊,總是寫有名的地方容易被人挑毛病的。就像翻拍經典文學總會被比較一樣。」編輯一拍大腿,「總之,你要不找個導遊,要不談場戀愛,要不然就找個導遊談戀愛。就這麼決定了。」


一個禮拜後,沒談戀愛也沒找導遊的櫻井翔來到了大阪。反正他就不信邪,要寫文藝小清新是吧?之前我只是還沒使出全力而已,讓我寫我當然寫得出來。

他拿著之前在家整理有關天神祭的資料,拖著他的行李從車站走出來,拖沒幾下就因為不知名的東方神秘力量把行李箱的輪子拖壞了。

真是個不好的徵兆,櫻井翔想。總之先冷靜一下,到旁邊超商買個可樂餅壓壓驚,然後叫個計程車直接去旅館吧,嗯。

他一邊想,一邊看到不遠處有個揹著大大的後背包,腰間還綁了個腰包腳上穿著漁夫拖的男孩,手上拿著一個看起來像手工包包的東西再向人推銷。不過顯然男孩的推銷還挺失敗的,路人露出一個尷尬的笑臉向男孩擺了擺手表示不需要,有的人直接無視的快速走過。接連的失敗讓男孩顯得有些悶悶不樂,但是還是強打精神去找下一個路人。

櫻井翔一邊等車,一邊在心中進行無意義的猜測。他猜這是個設計學院的學生,他在推銷自己設計的作品一邊幫自己籌點以後開店用的錢,夢想是在大阪的心齋橋開家分店,然後下一個有點年紀的阿姨會因為看他可愛就買了那個包包......啊,猜錯了,阿姨走了。櫻井翔有點遺憾地想,接下來他大概會繼續尋找獵物,把跟他對上視線的人當作目標......嗯?不小心對上視線了,趕緊移開......哇啊啊啊朝我走過來了!

櫻井翔拉著行李想快步離開,結果行李因為輪子壞掉一個施力不均倒在地上。櫻井翔慌忙地把行李拉裡來時男孩已經跑到他面前了。

「帥哥帥哥你是來看天神祭的嗎?耽誤一下時間喔。」男孩衝著他露出個大大的微笑,露出兩顆小虎牙。

「沒錢。」櫻井翔乾脆地說。

男孩沒有被打退,他直接把包包塞回後背包裡,從腰包中掏出名片遞給櫻井翔。「我是大野智,這個『大野智小作坊』是我的個人工作室,什麼手工的東西我都可以做,牛仔褲、馬克杯、帽子,大到浴桶小到手機殼都有在做喔。帥哥你行李箱壞掉了吧?手製行李箱也是可以噠,看你上面貼滿了貼紙一定是常出國吧,這樣帶著自己獨一無二的行李箱一起出去闖盪不覺得很棒嗎?」

櫻井翔低頭一看,嚄,居然已經有個人工作室了,簡直年齡詐欺。

「不了,我不需要獨一無二的行李箱。這個行李箱換個輪子還可以用很久。」櫻井翔把名片塞到口袋哩,漫不經心地說:「手工的東西很貴吧?」

「呃......但是手工的東西很棒啊。」大野智看櫻井翔一副沒興趣的樣子,連忙說:「而且如果帥哥你辦了我們的會員,我就可以幫你打......八折。然後還會定期寄DM告訴你工作坊出了什麼新品。」

「個人工作室居然還有會員卡?」

「之前是沒有啦,但是可以現在開始有啊。」大野智理直氣壯的說。櫻井翔看著有些好笑,又覺得他有點傻的可愛,他笑著搖搖頭。

「但是我現在不需要這些東西啊。」

「我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你想想看啦,最近總會有想要的東西嘛。」大野智不死心地說。

櫻井翔看著掛著自己叫的計程車車牌的車慢慢駛向他,一手提起有點重的行李。「這個嘛......我的編輯叫我找個導遊談戀愛,怎麼樣?你弄得出來嗎?」

「咦?欸......」

趁著大野智語塞的期間,櫻井翔隨意地向他揮揮手,把行李搬上計程車離開了車站。



「你說你要寫天神祭?」編輯在電話另一端扶額。「你怎麼、又挑這種超有名都東西寫......網路上關於天神祭的介紹已經多到滿出來了,人家還會想看著個嗎?」

「這樣更有挑戰性不是嗎?」櫻井翔撇撇嘴,「我一定會比那些人寫的都還要更美、更有感情、更文藝小清新,讓所有看的人都想在這樣的氛圍中來一場夏日祭典中的美好邂逅。」

「哦,這麼說起來你是談戀愛了?」

「......沒有。」

「那你怎麼寫得出能讓人嚮往的夏日祭典邂逅的氛圍?」

「......誰規定一定要談了戀愛才寫得出來?我偏不!我已經換好浴衣要出門了!掰掰!」




「還真的......寫不出來啊.......」

櫻井翔在人潮中緩慢地前進。剛剛才在人堆中看了幾眼抬轎的遊行,連一張完整的照片都沒照出來,每張照片必定會照到幾個路人的頭頂。櫻井翔一邊怨恨自己沒長高一點,一邊後悔為了感受祭典氣氛挑了最熱鬧的主幹道,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熱鬧是熱鬧、美是美,但是總覺得他除了跟讀者科普天神祭的由來之外,大概也寫不出能跟其他祭典做出區別的東西。

櫻井翔終於從人潮中脫出,走到人相對少點的老街,逛逛跟其他祭典也沒什區別的攤位們,意思意思買了個蘋果糖,沒精打采的走著,連晚上的煙火也變得不怎麼期待了。


然後,非常突然的,他的眼尾捕捉到了在撈金魚攤位旁的大野智。


大野智依然是早上在車站的裝扮,他手上拿著應該是小作坊製作的自製漁網在跟老闆推銷,為了測試他的性能當場撈給老闆看,一連撈了好幾隻網子都沒破。大野智捧著他的成果美滋滋的給老闆看,然後......然後他就被老闆趕走了。

櫻井翔大嘆一口氣,怎麼會有人推銷不會破的漁網給撈金魚攤位的老闆?這不是要讓人虧本嘛。

大野智撓了撓頭,拿著剛剛撈到的一大袋金魚站在路旁,幾個小孩驚訝地圍過來,興奮的叫著「好厲害」「怎麼撈的」,大野智軟呼呼地笑了笑,把金魚送給了小朋友,然後在目送興高彩烈的蹦跳著的小朋友走遠後重振精神,去向射擊攤位的老闆推薦竹槍。

櫻井翔就這樣跟在大野智外十幾公尺外,一路逛著老街,一邊看大野智這個明明不善常主動跟人社交的人,每次都為自己做足心理建設後露出笑臉去向人搭訕,然後在被拒絕後短暫的垂下他的八字眉,再打起精神找下一個潛在客戶。當終於有個女孩跟他買了浴衣的腰帶和小袋子時,大野智自己也愣了一下,然後臉上藏不住高興地把手中的東西遞給了女孩,差點忘記收錢。

櫻井翔把蘋果糖的的木棍扔到垃圾桶哩,順手扯爛了自己木屐的帶子,拎起木屐朝大野智走去。

「又遇見了,大野先生。」櫻井翔笑著向他打招呼。「還記得我嗎?」

「啊,你是車站的帥哥。」大野智顯然收了錢,心情好的不得了,眼睛彎成了兩顆月牙。「你果然是來逛天神祭的。」

「是呀,可是剛剛在人潮中不小心扯斷木屐帶子了。」櫻井翔舉起手中的木屐朝他晃了晃。「剛好看見你在這裡,不知道小作坊做不做木屐呢?」

大野智呆滯了兩秒,然後跳了起來。「做做做!你要跟我回店裡嗎?離這裡很近,我幫你量量尺寸,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先穿我的拖鞋......」說道一半,他猛地想起,「啊,可是煙火快開始了,我們可以看完再去嗎?」

「當然,我也期待天神祭的煙火。」櫻井翔笑咪咪的說,兩人一邊朝橋上移動。

「帥哥你明天還會待在大阪嗎?還是看完天神祭就要走了?」走路的過程中,大野智隨口問了。

「不,之後還想在大阪多看看,想去一些不是名勝景點的地方,所以說我缺一個導遊啊。」

大野智偷偷轉頭看了眼櫻井翔,發現他也看往自己這邊。


「你願意當我的導遊嗎?」


現在想想,櫻井翔該不會從那時候開始對我有意思吧?大野智在雪中有點神智不清的想。




當然,以上大部分都是櫻井翔個人的視角,大野智至今不知道當初櫻井翔怎麼就那麼剛好的在90萬人中,在他面前壞了木屐,又怎麼會願意捨棄路邊相對便宜的木屐去跟他買一雙客製的手工木屐。


自那次旅行後,兩人的交流頻繁了起來,櫻井翔時不時就跑到大阪窩在大野智小作坊內,和他分享最近的大紅大紫的甜食,然後天南地北的聊天,最後再順手帶回幾件手工製品。後來兩人是怎麼在一起的大野智也忘了,有沒有一個口頭上的形式也說不清,只是自然而然的就搬到東京去一起住了下來。

本來以為會就此過著黏黏糊糊的生活,結果發現兩人一同居就迅速結束了熱戀期進到倦怠期,其中原因跟兩人的生活習性南轅北轍有很大的關係,而且都是一天到晚往外跑的主。

櫻井翔隔三差五要去外地深度旅行,回來了就在電腦前敲敲打打;大野智則是小作坊跟漁船兩頭跑,經常就窩在某一處過夜了。起初兩人還會為了聚在一起的時間太短這種事有過爭論,後來漸漸地衍伸出一種競爭:誰待在家裡的時間比較長誰就輸了,大該就跟先喜歡上的人就輸了是同一個道理,反正比較在意對方的人總是比較吃虧。

最近櫻井翔在這方面簡直佔盡了優勢,他不知道吃了誰的安利,日日沉迷於爬雪山,已經連續寫了兩期關於雪山的再發現,動不動就消失個兩天一夜。大野智為了與之抗衡,挑了一個日子出海暴釣25小時,結果一回家就看到櫻井翔留了張「我去爬XX山」的紙條在家。

大野智一個憤怒,不就是雪山嗎?有什麼好爬的!然後他就衝動的抓上他貧弱的裝備去爬雪山了。


然後就回到開頭的場景。




「呼......嗚、不行了......」

大野智覺得自己走不動了。他太少走這種路,相當耗體力,現在也只能稍微坐在一個高一點的隆起上喘口氣。天氣越來越糟,然且天色暗下來了,大野智縮起身體,想著自己是不是差不多要死了。等到搜救隊發現他的屍體後,櫻井翔一定會很自責,然後對著他的屍體後悔生前沒對自己好一點......哈,活該吧你,誰叫你老把我撇在家裡,現在是不是覺得回憶都不夠用了啊?

大野智彷彿可以看見他的葬禮,櫻井翔會將他的棺鋪滿了俗套的百合花,然後媽媽可能會責備他,但是罵到一半自己哭了起來。櫻井翔在人前不會落淚,但是他會抿緊嘴唇憋紅自己的雙眼,那雙水靈水靈的眼睛真的會泛著水氣,然後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偷偷抹淚。大野智有點後悔了,他不想讓櫻井翔難過哭泣,平日的翔君那麼帥,就算稿被退件了看起來意氣風發的一逼。雖然他對於有別於平常的櫻井翔也很好奇,但是如果他死了就看不到了。

如果他沒有賭氣跑上山的話,他現在就在溫暖的家裡,一邊吃晚餐一邊看有趣的電視節目。隔天櫻井翔回來就可以跟他抱怨好不容易釣到的金槍魚沒人跟他一起吃,只好送給壽司店的熟人,然後順便撒潑打滾的靴櫻井翔一頓高級壽司大餐。櫻井翔會為難地看看自己的錢包,然後露出「真是敗給你」無奈的笑容,帶他去吃他一直想去的店裡。


大野智身體不住顫抖,他穿的太少了,極度乾燥不是極度保暖,他覺得自己的腳像泡在冰水裡一樣,四肢冷的沒知覺。他只能把手機的手電筒打開,期望路過的人能看到這道光。

等著等著他的視線漸漸模糊了,遠遠的,好像有什麼聲音摻在風聲當中,但是他沒力氣撐開眼皮了......


「智君...智.......」


「智君!」


大野智被猛的搖晃,一睜眼就看到櫻井翔包在帽子下的臉,一看到他醒了過來就用力的抱緊了他,力道勒的大野智生疼,聲音中帶著因為失而復得而激動的顫音。「沒事了...沒事了,我找到你了,沒事了......」

大野智聽到也忍不住眼眶發酸,但他還是用盡現有的力氣推開櫻井翔。「你還說!」他憤恨的指控他,「平時在家都不會抽空陪我!一定得要我追到這種鬼地方才要搞這種狗血橋段找到我!你個大渾蛋!我跟山你到底更喜歡哪一個!」

櫻井翔看著比平常話更激動的大野智瞠目結舌。「挖靠智君你不是吧?我都還沒問你我跟海你比較喜歡哪一個欸,你不會忘了你在我們100天紀念日的時候因為聽到某一種魚的情報放我鴿子跑去海釣的事了吧?」

大野智頭暈暈呼呼的,對這個指控更加大發雷霆。「櫻井翔!你是在說我惡人先告狀嗎!我、我都為了找你...賠掉半條命了......你還這樣說......」說著他憋起嘴,精神一放鬆,這一路上的擔心害怕和內心的委屈一下子爆發,眼淚倏的就掉下來了,看的櫻井翔手忙腳亂,抱著他又哄又拍,不停的道歉。

「把男朋友弄哭了吧?這時候還翻什麼舊帳。」一旁帶著櫻井翔爬山的山友幸災樂禍地說,露出了UCCU的表情。

「別說風涼話啦,他體溫好低,再這樣下去很不妙,快來幫忙,總之先把他搬到休息站那邊。」櫻井翔想盡辦法想把大野智扛起來,但總是不得要領。山友嘆了一口氣,把自己的背包扔給櫻井翔,自己揹起了大野智穩健地往前走。

「等他更清醒一點你們要好好談談啊。」

「囉嗦,我知道啦!」

大野智趴在山友的背上,感受到人的體溫讓他很安心,同時又對於不是櫻井翔背他這件事感到些許不滿,什麼嘛,這時候不是應該讓男朋友背嗎,只會在旁邊瞎轉算什麼?虧你一身肌肉長得這麼漂亮。大野智轉頭看著一臉擔心的碰碰他臉頰的櫻井翔,反射性的對他露出一個虛弱笑容,讓櫻井翔稍微舒緩了一下緊皺的眉頭,也安心地笑了。


好吧,看在這個位置才能看到你的臉的份上,就原諒你吧。


END



耶 大家山之日快樂
天神祭沒寫這邊一起補了
超濃縮!!!有沒有很划算(

本來不是在這邊結束的 應該還有個雪山中小屋play之類的東西
但是寫完前面發現已經11:40了
只好先賒著

最後感謝一直產出山的話手寫手
每天嗑山支持著我
我愛我山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