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山組】我英趴囉09

※我的英雄學院paro
※雖然tag是影成吉榎但是毫無cp的戲份 現在就只是各方人馬在互懟
※感情線混亂預警
設定在這




樹林裡兩個人影一前一後的追逐著,揚起了陣陣的塵土。追在後面的影山對跑酷也有很深的造詣,即使穿著繁瑣的服裝也沒阻止他像忍者一樣穿梭在樹林間;跑在前面的吉本走到哪破壞到哪,無生命的枯藤就用個性給分解了轉頭順便把影山的行徑路線給封了,遇到有生命的老樹就直接撞爛,大有撞了南牆也不回頭的氣勢,一時之間距離竟然也沒被縮小。

影山看著吉本仗著自己皮粗血厚不怕撞硬是開出了一條捷徑,氣得他脫了最外面的燕尾服朝他大喊:「你剛剛講的那麼義正嚴詞的,結果只會逃跑嗎?有本事讓我看看你的覺悟!」

「別鬧了影山。就算我用拳頭贏了你你也不會被我說服,更何況我又打不贏你。」吉本頭也不回地說:「倒是你不覺得這個場景很眼熟嗎?讓我想起了一年級運動會的障礙接力賽跑,真讓人懷念啊。」

「覺得懷念的話你倒是停下來和我敘敘舊啊!」

 

吉本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後在心中估算著離他停在森林外的車還有多少距離。影山的個性絕對算不上強大,至少,做為一個需要與人戰鬥的英雄的個性,並不是很強大,沒有可以用於戰鬥的個性讓他最多只能做個很強的普通人。正因為知道自己的弱點,影山多年來才會潛心修練各種戰鬥技巧,加上作為職業英雄時面對各式敵人所累積下來的經驗,讓他剛出道時為人所詬病的戰鬥力也在這幾年受到大眾的認可。

所以他才能在剛才把吉本一個背摔在地上,然後在吉本爬起身來的時候再賞他一套泰拳。

耍什麼小招數對影山大概都是無效的。吉本邊跑邊回頭看了影山一眼,對方也沒有要耍花招的意思,很明顯的就是要逮著自己胖揍一頓,直到自己昏過去了沒辦法用個性就拖進監獄裡。這種狀態下不能戀戰,只要逃跑了就是勝利。

吉本邊想著,腳下卻踩到了一團鬆鬆軟軟的東西,然後腳踝一緊,整個人就被頭下腳上的吊了起來。

「花擦,是陷阱!」吉本心中警鈴大作,伸手就要去把綁住腳踝的繩子給弄斷,但立刻發現用他的個性對繩子毫無作用。在他楞神的期間,無數的繩子纏了上來,把他的雙手捆在一起,形成手掌貼手掌的狀態,徹底的封印他的個性。

「你的個性雖然厲害,但是對上生命體你就沒轍了吧?」影山從後方趕來,和他一起出現的還有看起來一臉得意的鮫島零治。

吉本低頭一看,纏在他身上的是一根一根的金針菇。

「嗚挖這是什麼觸手play,太噁心了吧!」吉本發出了悲鳴,在空中小幅度的掙扎,無奈全身被捆的緊緊地沒有一點效果。

「社長,非常感謝您的幫忙。」影山對鮫島說著,「我已經聯絡警察了,接下來社長還有重要的會議要開吧?就不繼續耽誤社長了。」

「哦…喔,那就交給你啦毒舌。以後有這種差事還是可以找我喔,還挺有趣的。」鮫島邊說著邊把被綑成毛毛蟲的吉本降到地面。「還有跟你們說過了我的英雄名是いさなみすやお,你們怎麼都還是叫我社長啊……」

影山笑而不語,目送鮫島的司機開車進來載走了他。

 

「好了,那我們來辦點正事吧。」影山回過頭來看著一臉生無可戀的吉本,蹲下來戳戳他。「你要不要和我說說,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你休學的?」

「切,什麼嘛,我看你特地把人都支開了,還以為你想幹什麼勁爆的事。」吉本不屑的一撇頭。「不管你問什麼我都不會跟你說的。」

「別這樣,吉本,我現在不是以英雄的身分在問你話。我是以你朋友的身分想了解你發生的事,也許英雄制度真的如你所說存在著漏洞,但你不解釋清楚沒有人會理解啊。」影山攤了攤手,試圖說服他。「我現在並沒有要取得你的證詞還是什麼的,你就當是跟我聊聊天,好嗎?」

「不說就是不說,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藏了錄音機在口袋裡?」吉本哼了一聲,滿臉的不從。

「好吧,那反正這裡也沒人,為了取得你的信任要我全裸的跟你聊天也不是不行……」

「你給我適!可!而!止!」吉本看著開始脫衣服的影山哀號了一聲,努力想滾半圈讓影山離開自己的視線。「我現在動彈不得啊!你這樣是在強姦我的眼睛!」

「是你自己說怕我藏東西在衣服裡的。」

「就算你脫的一絲不掛我也不會相信你的!誰知道你會不會在屁眼裡塞錄音機?」

「……誰會做這種事啊。」影山嘆了口氣。「你這麼不配合,之後被送進監獄他們也會對你用個性讓你坦白的,你這是何必呢?」

「你怎麼就知道我一定會被送到監獄呢?」吉本揚起一抹戲謔地笑。「影山,你真的很厲害,外界都認為你無所不能無所不知,但其實你還是有很多事情不清楚對吧?」

「你想講什麼……」影山遲疑地看著吉本的表情,感到一陣不安,那種參雜著嘲諷和憐憫的笑容,不應該出現在他身上才對,難道他真的有什麼可以起死回生的方法嗎?

 

 

 

 

 

成瀨悠悠地轉醒後,最先感覺到的是冷。

他奮力睜開眼睛低頭一看,發現自己全裸的躺在床上,雙手被高高舉過頭綁在床頭,雙腳則被拉的大開,嚇得他趕緊把腿夾了起來。

 

「醒了嗎?」

 

成瀨轉頭,看到罪魁禍首坐在床邊,撐著下巴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成瀨有點頭疼。原本影山有放GPS追蹤器在自己身上的,但是看這個鎖匠這麼仔細的把他扒光了,追蹤器肯定已經被發現了。

榎本看著成瀨臉上一閃而過的懊惱,特別壞心的告知他:「你別擔心,兩個追蹤器都已經放到另一個地方了,竊聽器也砸了,就算有人想來找你也要等他先在那邊撲了個空。」

竊聽器?成瀨愣了一下,他知道影山放了一個追蹤器,但沒想到是兩個,而且還有竊聽器。莫非是影山已經對他產生不信任感了嗎?

「沒想到你身上那麼多奇怪的小玩意兒,」榎本繼續說,「為了確保你沒有在屁眼裡夾著另一個追蹤器我也仔細檢查過了,哦放心,我有戴指套的。」

「………………你把我綁來到底要做什麼?」成瀨決定忽略這個部分,直接直奔主題。「你是吉本的同夥吧?他沒告訴你我是誰?」

「有的。你是成瀨領,英雄名Makoto.雖然表面上跟毒舌一起在追捕我們,但是私底下卻提供吉本殺人名單,而且在調查途中悄悄誤導英雄方,讓搜索進度被推遲。」榎本停頓了一下,「也就是說,是和我們有利益互惠關係上的同夥。」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

「另一個身分,」榎本打斷成瀨的問話,伸手按了按成瀨乾淨的胸膛。「是吉本的床伴吧?」

「等等,我不是……」成瀨反駁的聲音發出一半,隨即透過鏡片看到榎本的眼睛而瞬間禁聲。原本,成瀨是猜測榎本對吉本抱有愛慕之情的,所以對他這種佔有吉本的行為自然而然地露出敵意,這很正常,這時候只要撇清和吉本有感情上的往來就可以了。但這時候看著榎本的眼神,說是嫉妒的話又太過冷靜了,冷大過於靜。

成瀨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這個狀況才好。

「我很好奇。」榎本欺身上前,捏住成瀨的臉頰讓他往自己的方向看。「我知道吉本很喜歡英雄。這其中他又特別喜歡傳說中的Jr,即使他並不是個英雄。你長得很像他,所以你能吸引吉本這點我倒是不怎麼意外。但是你的動機就很可疑了。」

「……你想問什麼?」成瀨的喉結動了動,聲音沙啞地問。

「我看過你給吉本的名單了,那些你打算殺掉的人,除了一兩個以外,大部分是跟吉本差不多年紀的青年。但是我並沒有查到他們有什麼不良紀錄,也不覺得他們有什麼能力玩弄司法,這顯然跟吉本當初說要殺的目標有些出入。所以我就在想,會不會是他們在少年時期犯下的錯,並沒有留下紀錄,而是只有身為當事人的你才知道內幕呢?」

成瀨看著榎本滔滔不絕的說。到目前為止,加上用個性窺看到的影像,成瀨見過榎本的次數並不多,但也大概知道榎本是個除了對自己有興趣的東西以外都表現得相當冷漠的人。能讓他這樣不停歇的發表意見的,除了鎖之外只有吉本荒野,所以現在榎本的表現讓成瀨感到有點不妙。

「我去查過『成瀨領』的資料,很遺憾的,除了畢業的學院還有通過考試的紀錄以外,並沒有留下『成瀨領』少年時期的資料,更不用說影像了。一般來說,英雄大多會留下自己走過的足跡,尤其是在剛出道時鮮為人知的時候,會想拼命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但是『成瀨領』沒有。」

「他剛考取正式英雄執照後的一年內,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消沒息,沉寂了一年後,他的名字終於一點點的回歸大眾的視野中。巧的是,在他回歸的這段期間,他去更改了自己之前登錄的個性。」

榎本看著成瀨蒼白的臉,轉了個身搓了搓手指。

「我們回到前面一點的話題吧。我對你好奇的另一個點,是你是如何通過英雄執照考試的?」

「……當然是參加了考試然後考過了啊。」

「一般英雄,就算個性不是用於戰鬥,也會增強自己個人的戰鬥技巧,尤其是近戰方面的。我聽吉本說了,英雄執照考試中有許多必須依靠這方面的能力才能通過,並不是只要個性好用,就可以免於鍛鍊身體。但是你剛剛進門的表現讓我很詫異,這不像是一個通過英雄考試的現役英雄該有的身手。那麼,既然你的近戰能力這麼菜,你究竟是如何拿到執照的呢?」

 

「不如這麼問:你究竟是拿著誰的執照呢?」

「你又是誰呢?」

 

榎本轉回來,彎下腰來把整張臉湊到成瀨面前。成瀨秉住了呼吸,看著榎本又勾起了他在昏迷之前露出的那種不知道在盤算什麼的笑。

 

 

「我,對你,產生興趣了。」



TBC


耶 收到柴柴缺缺的本子高興地來更文

周末看到滿滿的新鮮的翔翔腓腸開心
還有你們山組大佬一個舌頭動得快一個憋氣時間長得到了官方認證
簡直是太...那啥了_(:з」∠)_

评论(1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