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好的,接下來的活動是比手畫腳。顧名思義,接下來你們每個人輪流上來看主持人手中的題目,不能說話,只能用動作讓底下的人猜出是什麼。」
「這太簡單了,像這種營隊必備的活動我早就練的爐火純青......」
「忘了說,出的題目都是這次期中考會出現的專有名詞。」
「是誰想出這麼操蛋的遊戲的!!!」
吉本荒野在一片哀號聲中搖搖頭。你們真不懂主辦單位的用心良苦,沒叫你們用肌肉血管神經玩節奏遊戲就很不錯了,這麼輕鬆簡單又富有娛樂效果的復習方式要上哪找啊。
這麼想著他一邊看著同學們巴著每個上台的人就吼著問「幾個字?幾個字?第一個字是什麼?」,一邊大嘆這群人玩團康活動的熱忱真不是蓋的。
下一個上台的榎本徑同學,平時話就不多,也沒什麼表情,表現力可以說是相當不夠。當他看完題目後,一直以來波瀾不驚的臉卻露出了驚恐掙扎等豐富的情感,讓吉本看了覺得很有趣。榎本抿了抿嘴唇,朝台下東張西望的,略過那一群還在瘋癲的問有幾個字的同學,直徑的看向吉本,然後下定決心似的深呼吸一口氣,大步走到吉本面前捧著他的嘴唇親了下去。
了下去。
下去。
去。

吉本震驚了。全場靜默了一秒,還來不及反應榎本就速速的離開,跑回台上。

「k...kiss-and-run?」吉本在恍惚中作答。榎本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嘴唇,很不好意思的發出小小聲的「嗯。」然後點點頭。
「哇靠!那居然是在做答!!!那是在自肥吧?」
「你怎麼知道剛剛那樣是肥到誰?搞不好是肥到吉本啊。」
「如果是我要自肥的話一定是去親影山。」
「等等,最後那句話是誰說的?給我出來!」
群眾反應過來後噓聲和歡呼聲四起,吉本毫不意外的被拱上台當下一個答題者。吉本站在台上,看著主持人笑的猥瑣,一反一直以來題目用抽的的原則,在籤裡面撈阿撈的掏出一張紙。吉本看著那張紙,心裡瞭然。
吉本跳下台,他所到之處人群自動分開像摩西分紅海一樣,讓他輕鬆的抓住藏在深處的榎本。榎本愣了一下,以為吉本覺得被耍所以要來揍他,讓他不安的低下了頭,用眼角的餘光瞄了瞄對方。
榎本看著吉本對自己露出陽光燦爛微笑,以為危機解除了,也安心的仰起頭微微的朝他勾起嘴角,下一秒,他就被吉本扳著臉頰,狠狠的親 下 去!
在一片叫好聲和口哨聲中,榎本迷迷糊糊的感受到吉本的氣息打在他的臉上,對方的嘴唇完全覆蓋了他,像要融成一片似的高溫讓他腰軟,被吉本一手撈住呈現下腰的姿勢越吻越深。
不同於自己蜻蜓點水似的親吻,吉本相當有侵略性的伸出了舌頭和自己的纏在一起交換著唾液,吉本的舌頭掃過敏感的上顎和牙齦,讓他無力的只能靠對方的手撐著腰才不至於滑落。
在他的腰到達極限之前吉本放開了他,雙唇分離時吉本用舌頭甩過自己的嘴唇,將上頭晶亮的口水給舔去,露出了一副饜足的表情,色氣而性感,令全場屏氣凝神。

「bulk retrieval.」成瀨在一片靜默中輕輕的回答道。
「但是剛才他們的舌頭纏在一起嘴唇才進行fusion,我合理的推斷是synaptic vesicle cycle.」影山推了推眼鏡說。
「不管答案是什麼,這是哪個流氓出的題目?給我出來,吃我紅信封。」



「榎本君,在期中考前我有深入的突觸傳導問題想跟你討論,不知道你今晚有沒有空來我的房間呢?」

「樂意之至。」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