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一點跟文無關的碎碎念
很長
廢話很多






關於神經突觸的摸魚我本來是真的有想在下面做註解的
但是想想這種東西不配圖根本解釋清楚就還是算了吧哈哈哈
反正就是我自己看得爽而已


起因就是我在複習的時候看到一個回收囊泡的機制叫kiss-and-run
就想「嚄,親了就跑,這麼刺激。」然後就生出這一篇了
生物裡常常有這種名字聽起來很有趣的專有名詞
像演化裡還有「紅皇后」跟「綠鬍子」的理論
不過這個機制本身有不有趣就跟名稱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我是都覺得很有趣啦



也許在這裡看文的人年齡都挺小的
最近經常發現我以為是大學生的居然都只是高中生
還不只一兩個
一邊感嘆我老了一邊對自己的中文造詣感到絕望(遠目

重點是不知道多少人會選擇讀生物相關呢
如果有人看了能會心一笑那當然是最好的啦
我自己是很喜歡神經生物學的
如果不是因為一些複雜的因素我現在可能就在神經或微免的研究所了

不過做基礎研究真的是一件辛苦的事
尤其是還不能主導一個大project的時候
做出來的東西你根本不知道有什麼用
真的是發現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事 有沒有對將來的研究有幫助也完全沒有底
寫出來的paper一年不知道有沒有5個人引用
感覺就是特別無助吧
所以我覺得我無法
要是在臨床 成就感跟挫折感都是非常即時的
我需要那種回饋才能繼續下去
跟寫文不太一樣
畢竟寫文是想到有趣的東西才寫 不是例行公事

所以我覺得那些在跟基礎研究奮鬥的老師很偉大
他們目標很明確
即使常常要為了爭經費寫一些自己也不太想看的project
但是他們確實在自己的領域一點一點深入 然後用那些基礎研究幫助到臨床
一直堅持著 非常厲害
我沒有到那種程度 所以逃跑到臨床了
所以對於所有做學問的 不管在什麼領域 我都很尊敬他們


我本來想用這件事再寫一篇山組文
教授翔跟迷茫的、快畢業的大學生智
但後來想想這完全就只是在寫我自己的心路歷程而已
只是套上山組的名稱這樣有點不好所以還是作罷了
但是不把這段話打出來又覺得渾身難受
而且也不想發在FB那種大家都認識我的平台上供我的老師同學們欣賞(つд⊂)
發在這裡算一個紀錄吧
如果有人真的看到這裡了......也不能怎麼樣XD
就...恭喜你更認識我了這樣(?


最後 如果有也在生物這個坑奮鬥的小夥伴

我們一起加油吧

评论(1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