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一輛手推餐車

「噫啊、唔、......」
榎本停下手邊正在切牛排的手,弓起身子低聲呻吟著,然後在意識到自己發出了跟高檔餐廳格格不入的聲響後緊緊的摀住嘴。
「怎麼啦?阿徑。不喜歡吃我幫你點的牛排嗎?」
榎本憤恨的看著眼前一派輕鬆寫意的吉本荒野,一邊挪了挪屁股,讓小穴裡突然低頻振動起來的跳蛋遠離敏感點。他重新振作,換回一副面癱的表情拿起刀叉,實力向吉本挑釁「老子對你信心滿滿說要買回來玩壞我的玩具不屑一顧」,然後將那塊煎的軟嫩的牛排放入嘴裡。
吉本撐著下巴看他露出白森森的牙齒狠狠的咬下那塊肉。

「いいねえ~」

「嗚、呼嗯、......吉本!」
榎本驚叫了起來,體內的玩具突然分成兩部分,朝不同的方向轉動了起來。轉動起來的跳蛋開始在腸道裡移動,不受控制的越往越縮,帶著醉人的震動頻率往會讓榎本爽翻天的點移動。
「什麼事,親愛的?」
親你媽逼!榎本將自己隆起的下半身藏在垂下的桌布內,狼狽的瞪了他一眼。
「是不是牛排真的不合你胃口?不然你和我的龍蝦換吧。」吉本表現的很體貼,作勢要和榎本換盤子。榎本拍掉吉本伸來的手,齜牙裂嘴的說:「我就要吃牛排!」
「但是你看起來吃不下啊。」
「我吃的下。」說著榎本又切了一塊放入嘴裡。
吉本看著他的動作,脫了鞋子踩上榎本的襠部。
「噫呀啊!」
「阿徑你太大聲了,吉本笑咪咪的,手上優雅的插起一塊龍蝦肉,腳上卻以咄咄逼人的氣勢蹂躪著小榎本。
榎本摀著嘴,想把下半身從桌布裡退出來逃離吉本的攻擊範圍,卻驚恐的感覺到吉本把拉鍊給拉開了,現在緊隔著兩層薄薄的內褲和襪子挑逗他的下身。
「不...不行的。」榎本眼中含著淚,被快感跟羞恥感夾擊著。「不要在這裡......」
「嗯?不要在這裡?」吉本困惑的歪歪頭,「你想吃別家可以早說啊,現在都吃一半了。好嘛,下次餐廳給你選嘛,乖齁。」
「吉本...你不要太、啊啊!嗚......」
現在吉本直接把他硬的流水的下身從內褲的開口中挖出來,直接磨蹭著他的馬眼。
「可是這家真的很好吃啊,你吃吃看我的龍蝦。」吉本戳起一塊龍蝦湊到榎本嘴邊。「來,啊~~嗯~~~」
榎本淚眼汪汪的看著吉本一副不接受妥協的表情,顫顫巍巍的張嘴咬下。
「嗚嗚嗯、吉本、啊、啊啊....」
體內的跳蛋檔次被提到最高檔,震動的過程也讓它移動到敏感點上輾壓著,「頂到了....吉本、不、不行...會出來的...呀、.....」
「你是說會吐出來嗎?好吧,那我不強迫你吃了。」吉本一臉惋惜,「但是你剛剛吃下去的那口至少要吞下去吧,你嘴巴張這麼開龍蝦要掉下來了。」
「吉本...真的、嗚嗯、要不行了——」榎本伏在桌上,斷斷續續的呻吟間讓咬到一半的肉從嘴裡掉到盤子上。他雙腿想要夾緊但是股間吉本的腳還在做怪。
「阿徑乖。」吉本溫柔中藏著寒氣的嗓音在頭頂想起,把剛才的肉塊插起強硬的抵在榎本嘴唇上。「吞下去。」
榎本滿臉潮紅,因為忍耐過度逼出了淚水,臉仰了起來,脖子拉成漂亮的弧線。他摀著嘴把肉塊吞了下去。沒有了食物阻攔,他的聲音終於抑制不住,隨著下體的噴發的洩了出來。

「噫、呀啊啊————」









目睹了全程的影山悄悄的招來服務員,指著榎本。

「不管他剛剛嗑了什麼,請都給我對面那位律師來一份。」

评论(1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