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是吉榎

1.

我是一名勇者。

基本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當一個勇者。在這裡勇者似乎只是一種職業,就跟法師、跟農夫、跟牧羊人、跟鐵匠一樣是一種職業,而且還是目前最熱門的一種職業。

「嗯嗯,好的,榎本徑,你要轉職成勇者嗎?」

轉職處一個老到眼睛都快看不見的職員拿著印章蓋在我的單子上。

「好的,你申請成功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第31040號勇者了。」

「怎麼會有這麼多勇者?」我大不解地問。

「我哪知道,這不是應該要問你們嗎?為什麼你們都要當勇者?」

「放在我房間的任務單建議我成為勇者。」我說。「而且我看大家都在當勇者......勇者要做什麼嗎?」

「這個...討伐魔王吧。」職員聳了聳肩,滿臉不在乎。

「魔王他做了什麼嗎?」

「應該是綁架公主喔。」

「但是世上應該只有一個魔王跟一個公主吧,那前面31039個勇者都在幹嘛?」

「誰知道呢,既然你已經成為勇者了那你就連這些事都一起好好學習一下吧。好了,拿好你的勇者須知手冊回家慢慢讀。」職員朝著我後面喊了一聲。「下一位!」



2.

我家隔壁也住了一個勇者。

隔壁的勇者叫成瀨領,他是編號11260號勇者,在我們這行也算是大前輩,我決定先問問他。決定了之後我提著用殺了好幾隻史萊姆得到的錢買了一顆西瓜,友好的上門拜訪他。

「勇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們並排坐在成瀨家的木製走廊上捧著西瓜啃,我晃著還沒穿上任何高級裝備的腿問。「領君是大家所說的成功的勇者吧?」

「這個嘛,很難講。」

成瀨坐在我旁邊。他的行頭跟我就差多了,那都是出自這裡最好的工匠為他量身打造出來的裝備,把他襯的威風凜凜的。

「勇者就是以打到魔王為目標的一群人啊,但是真正能走到魔王城堡的人其實不到1/10,走到城堡之後能進門的再刷掉2/3,走進門之後能見到魔王的再刷掉2/3,最後見到魔王能跟他坐下來吃一頓像樣的晚餐就會被認可是一名成功的勇者。」成瀨扳著手指數。

「所以你跟魔王吃過飯了嗎?」我有點迷糊的問,「嗯?等等,那公主呢?」

「哦,我吃過飯了但是沒瞧見公主,如果有人能真的把公主帶回來那一定又是不同等級的勇者。」成瀨想了想,說。「不過不管有沒有進到城堡裡,他們都還是會自稱勇者。雖然有些勇者最後還會被村里的工匠雇去搬磚,但是他們還是會自稱勇者。」

「那當勇者到底能幹嘛?」

「嗯......名字聽起來比較好聽?有些人是說冒險團比較願意雇用勇者啦,多一個勇者頭銜工作比較好找。」成瀨攤了攤手。「我也不知道啊,有些人根本不適合當勇者的,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堅持。可能是因為大家都在當勇者吧?」



3.

後來我終於踏上了旅途。

我在旅途中認識了一個法師。

「你好啊勇者。」法師穿著破破舊舊的長法袍,對我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齒。「你在討伐魔王吧。讓我加入隊伍吧,我是法師。」

「你看起來很不專業。」我語氣冷漠地說。我實在不想跟奇怪的人結伴旅遊,希望這樣可以讓他知難而退。「抱歉,我的目標是成為成功的勇者,我想要盡量跟其他勇者一起旅行。」

「勇者之間是彼此競爭噠。」法師向我走近,伸手覽過我的肩膀,天,他的力氣好大。「你需要不同的職業才能排除路上的凶險。一個近戰的勇者配上一個遠程輸出的法師或弓箭手是最好的。」

「那我想找個弓箭手。」我奮力的想推開法師,但是他紋絲不動。「你真的是法師?我看你的力量都點的比我高。」

「我是法師啊,你看。」他無辜地從裝備包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證書,上面清楚的寫著「吉本荒野 法師」這幾個字。「你看,我還有法杖。」

我看著他跟我一樣窮酸的裝備,大嘆一口氣。

「吉本先生,是吧?」我向他確認名字,他對我露出燦笑然後猛點頭。「我看你拿到法師資格已經一段時間了,但是你的等級跟裝備卻絲毫不見進展,你連錢都沒有多賺多少,還不如當初去當勇者......哦,我沒有在歧視法師的意思,但是事實就是如此不是嗎?法師的平均收入是低於勇者的。」我講到一半,發現吉本一臉困惑地看著我,意識到我的話題跑偏了,趕緊拉回來。「我的意思是,你似乎不是一個認真上進的法師,這跟我的目標不一樣,我必須要成為一個成功的勇者才行。不好意思,我不能跟你同行。」

「那你是為什麼要成為成功的勇者呢?」

「因為那樣錢賺得很多。」

「可是...我們鎮上的一個叫青江的專門在搞木雕藝術,他做出口碑之後靠賣藝術品賺得比一般勇者高出好幾倍呢。」

「你看世上出了幾個木雕師?」我有點煩躁地推開他,這次他沒有堅持的鬆開了手。「那是少數案例。」

「好吧,但是你看我,你覺得我沒什麼錢,其實我有哇。」吉本得意的說。「不過我把賺來的錢拿去環遊世界了,所以現在又要重新賺囉。其實我當初也是被建議當勇者的,但是我撕了那張任務單,你看我現在過得多開心。」

「你被建議當勇者?」我驚訝的看著他,要知道雖然只要數據優秀一點的人就會被建議當勇者,但是以他剛剛的力量看起來,他的能力值應該都相當高。「為什麼不當?」

「都當勇者多無趣啊,法師可好玩了,還能用法杖生火。雖然我半點法師的才能都沒有。」他伸手把我稍微滑下來的眼鏡推回去。「我覺得其實你也不適合當勇者。難道你就沒有自己想做的事嗎?」

「我想賺大錢。」

「除此之外呢?」

「......沒有了。」

「是不擅長追逐夢想的朋友呢。」他大嘆一聲。「你沒想過賺了錢之後怎麼花嗎?」

「買一棟大房子?」我試探的問。「然後養一隻黃金獵犬?」

「那你也可以轉職成工匠啊,自己打材料自己建房子可比你從現在開始練等打魔王快多了。養狗就更不需要什麼條件了吧?有愛就可以。」

「噢。」

我皺著眉頭,覺得他說的話其實漏洞很多但是我的思路快被他拉走了。

「不如讓我跟你一起走吧。你可以在路上慢慢思考人生。」

在我還不知所措的時候吉本爽朗的向我伸出手。

「請多指教啦,勇者。」



4.

我跟吉本在路上走著。

吉本的法師能力真的差到可以,相較之下他的物理攻擊和物理防禦高的可怕,我認真覺得他轉錯職了但是他不在乎。

吉本的各種生活小技巧都很好。他教我怎麼在野外作出舒適的休憩所,還有打獵的方法、判斷方向的方法、找各種食物的方法,但是他唯獨不教我生火的方法。

「當然啦,我要留一點東西下來嘛,這樣才不會你把東西都學走了就跟我分道揚鑣。」這麼說著的吉本一邊用他破破的法杖在木柴上點火。「不過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根本不會生火啦哈哈哈,火苗術是我最擅長的法術了。」

「但你這隻法杖似乎不適合用火系的魔法。」我看著他手忙腳亂地把那隻著了火的法杖壓在屁股下滅火,好心提醒他。「我覺得你換一支法杖搞不好能提升你的法術水準。」

「還說我呢,你那支新手村劍也沒好到哪裡去,我第一次看到連戳20下戳不死一隻哥布林的劍。」

我低下頭看了自己腰間的配劍,為自己掬一把辛酸淚。

「我們這陣子也算存一點錢了,是時候升級裝備了。」吉本拍了拍自己的裝備包,裡面傳來厚實的錢幣碰撞聲,讓我覺得很安心又很雀躍,我終於可以向目標邁進一步了。


隔天我們遇到了一個商人。他用布蓋著自己的推車,坐在樹蔭底下休息。吉本三步併作兩步地蹦到商人身邊。

「先生,你好,你製杖嗎?」

「不,我販劍。」商人掀開了布,裡面擺了各種勇者的武器。「現在勇者太多了,法師相對很少,我們要面向勇者做生意才有商機。」

吉本的表情難掩失望,但他還是推著我向前。「太好了,勇者,你看看有沒有你想要的裝備。」

我站在推車前左看右看。

「這隻如何?」我挑起一隻看起來很帥氣的斧頭,向吉本詢問。

「喔喔,我不建議您挑這隻喔。」商人在吉本作出任何評價之前早一步說。「因為您的力量很弱,所以挑這個會沒辦法很好的發揮。我會建議您挑這隻長劍,雖然他也有點重,但是如果您搭配我們的力量鎧甲、力量耳環、力量項鍊和力量靴的話就能好好的駕馭他。當然,您也可以配合用藥水提升本身的力量值,但那個就不是我這裡販賣的了。」

「難道他不能直接買這個短劍嗎?他速度很快的。」吉本在旁邊插了嘴,拿起一把看起來很輕巧的匕首。

「噢,不不,那其實是適合盜賊的,但是您是要當勇者的吧?」商人看向我向我確認,我點了點頭。「那就是了,勇者都是用長劍的,不然你就挑這個光劍吧,比剛剛那把更輕!這樣你就只要多買耳環跟項鍊就可以使用他了。」

「啊...那有點......超出預算。」我有點猶豫地咬著手指。

「但是您想當勇者吧?現在這點錢就當是投資......」

「抱歉啊,但是我們真沒這麼多錢。」吉本打斷商人的話,又用他驚人的臂力把我撈起。「我們多賺點錢再來看看好了,謝啦。」

然後他抱著我就是一個百米衝刺,離開了商人。



5.

「吉本,我好像沒這麼想當勇者了。」

走遠了之後我維持著被他扛著的姿勢無精打采地說。

「我的力量起始值這麼低,光是要跟其他勇者一樣站在起跑線上就要比他們花更多力氣跟金錢。為什麼任務單會建議我當勇者呢?」

「就跟你說不要理任務單了嘛。」吉本把我放了下來。「他就是看到沒有哪一項數值特別高的人就會建議他去當勇者。講的話跟放屁一樣。我跟你講,之前有個人他因為周圍的人都太勉強他去當勇者,他壓力太大,最後就刪號了,有沒有再回來也不知道。所以說隨便就叫人去當勇者真的很不負責任啊。」

「但是我這幾年為了當一個成功的勇者,不停的在做勇者訓練,除了當勇者之外我不知道還能當什麼。」我有點茫然地看著手上的破劍。「不如我也去當法師吧?」

吉本的表情有點哭笑不得。

「你這樣就只是一條路失敗了就隨便選另一條路走嘛。」

「那你說該怎麼辦?」我有點賭氣的鼓起臉頰。

「好吧,那你先告訴我,你還想去魔王的城堡嗎?」吉本身手捏捏我的臉,鼓起的氣隨著口水「噗──」的一聲噴到他臉上,他也不在意。

「不想了。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去城堡能幹嘛,聽領君說就是可以去拍張照片而已,如果跟魔王吃到飯那張照片就會被掛在城堡的走廊上。」

「嚄,這麼無聊的成就啊。」吉本吐了吐舌頭。「那既然你不想去城堡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環遊世界呢?我們可以看遍中原的麥田、北國的冷冽、南國的暗谷幽沉和濱海的寬闊。世界這麼大,你總會找到你喜歡也願意投入的事物的。」

「但是我長這麼大還沒開始正經的工作賺錢會被別人笑得。」我悶悶地說,想起成瀨大大的豪宅覺得還是有點放不下。

「親愛的地31040號勇者,你太在意世俗的眼光了。」吉本把我往路邊的草叢拖去。「為了上你徹底的放飛自我,我覺得有必要來一發野炮。」

「???」我被吉本底吉的力量抓得動彈不得。「你、你放開我!」

「放開之後你哪都不能去。」吉本一邊說一邊脫了我的褲子。「現在已經晚上了,你不會生火,要是離開我的話你很快就會冷死在路邊或是被野獸襲擊而死了。」

我掙扎著想翻身,無奈力量差距實在太大了。在絕望中我想起了吉本說在這個世上學會第二專長是很重要的的真理。


再見了,我的勇者生活;再見了,我那還知恥的青春。

再見了,我的童真。







尾聲


我是一名成功的勇者。

距離上一次有人成功地和魔王吃到飯已經好幾年了。我從魔王的城堡回到村子的一路上都受到了禮遇,還去了幾個勇者學校演講,向那些年輕的未來勇者們傳授經驗,順便接受他們崇拜的目光。

在一個鄉間地區我遇到了一個牧羊人。

那個牧羊人帶著大大的草帽,手上拿著一根杖,腰間掛著笛子。除此之外的行頭看起來都像新手村發的勇者裝備。

牧羊人發呆的坐在石頭上,看著遠處的柯基犬奔來奔去的趕羊。

「您好,」我向他打招呼。「我是勇者,我從上一個村莊出來之後已經一陣子沒喝水了,請問我可以向您要點水嗎?」

牧羊人把草帽抬起來一點,哦,他為什麼帶了草帽臉還是這麼黑呢?他小幅度的頷了頷首,我見狀就遞出了那個刻著成功勇者的徽章的水壺。

事實上我身上還有好幾件這樣刻著徽章的物品,不是純金就是純銀,他們不僅是昂貴的飾品,也象徵著我的身分。

「你是成功的勇者?」

果不其然,他看到水壺之後就認出我的身分了。我感到有點驕傲的點頭。

「哇,好久沒看到勇者了。」他發出了一聲感嘆,「我可以摸摸你的裝備嗎?」

那當然沒問題了。我這一路上也被提出各種要求,跟之前被一群學生圍著可愛三連拍比起來摸裝備倒是很正常的要求。牧羊人伸手到處摸摸敲敲,最後還捏了捏我的二頭肌,然後發出「好像也沒有一定要很壯啊」的自言自語。

牧羊人的眼神很特別。我遇過的人只要是認得出我的,都會對我抱有特別強烈的情感,不管是好奇的、狂熱的、羨慕的、期待的、憧憬的、忌妒的,我都已經看過太多了。但是我覺得牧羊人看我的眼神和看羊的眼神並沒有差很多,柯基犬相較之下都佔據他比較多的興趣。

他摸了沒幾下,看到柯基犬橫越整個羊群往另一邊跑去,於是匆匆地收了手說:「我幫你裝點水。」

我點點頭,等著他把水壺還給我後,看到從柯基跑去的方向走來一個法師,他一手拎著柯基一手拿著短短的法杖趕一隻落單的羊。

「阿徑,你的饅頭除了會賣萌之外,一點牧羊的功能都沒有,虧他還屬於牧羊犬的一種。」法師抱怨著。「我就說要養邊境牧羊犬了。」

「邊牧食量更大,我怕你沒錢。」

「那就再去賺啊,那邊有個冒險團說缺法師跟盜賊,去不去?」

「哦,不過我最近有一筆意外的收入能給饅頭買點好吃的。你要是要養邊牧你自己去賺。」

「你太狠心了,有了打火機之後就不要我了!」


我一邊看著法師把柯基塞回牧羊人的身上,假惺惺地哭著和牧羊人打鬧成一團,感嘆這樣純樸自然的風景也是許久不見了,頓時覺得自從成為成功的勇者之後的重壓一下的減輕了的感覺。

我伸展了一下變輕的身子,向牧羊人道了謝。他露出了一個不太明顯的笑容說不客氣。


揮別了牧羊人和法師,我朝著下一個城鎮走去。















「你摸走了什麼?」

「摸走了我們加上饅頭一個月的生活費。」



END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