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牧羊盜賊】大概是中秋賀文

月亮對旅行者來說是沒什麼用的。

你看,太陽能提供熱能,星星能指路。只有月亮,掛在那裏沒有任何作用,太亮的時候還會妨礙我們觀察星座位置。還有一種聽起來比較感性的說法,說月亮會激發旅人的思鄉之情。

所以當吉本吃完晚餐後隨意地靠在一隻羊身上躺下,望著天上的月亮隨口就稱讚了一聲「今天的月亮真美啊。」的時候我是萬分不解的。

「月亮怎麼了嗎?」

「沒有啊,你不覺得今晚的月亮特別大、又圓、還亮。」吉本伸手指了月亮給我看,被我下意識地拍掉了手。「怎麼了嗎?」

「不能用手指指月亮,耳朵會被割下來。」說完我就立刻因為這番像是騙小孩般的言論而感到羞恥,臉頰感到有點發燙。「我...是看領君家的書上寫的。」

「哦,那個成功的勇者啊。」吉本點點頭,很乾脆地收起手指,枕在後腦勺。

「是啊,領君因為是成功的勇者,所以很有錢,家裡很大,也有很多藏書。」我在吉本旁邊坐下來跟他一起看起月亮,講著講著也開始懷念了起來。「領君真好,在我還沒有出來旅行的時候都是他在照顧我,借我裝備、教我戰鬥技巧。」

「哦。」吉本盯著月亮,嘴裡發出敷衍的聲音。

「有時候還會在院子裡辦小型派對......說起來,以前每年大概也是這個時候,他會挑一天月亮最圓的日子在院子裡吃柚子和月餅。他說那是某些地方的習俗。」

「月餅?那是什麼?」聽到食物明顯有了興趣的吉本轉了過來問。

「一種包著各種餡的......餅。」我用了我貧乏的語文憋出了一個月餅的形象,吉本表情就像我講了廢話一樣。「不過後來幾年還吃了烤肉,還放了煙火。」

「煙火啊......好像不管在那哩,有值得慶祝的事情就適合放煙火呢。」

「是啊......」

吉本那邊突然沒有了聲音,我轉過頭去確認他是不是睡著了,卻對上他那雙大眼睛,被火光照的一閃一閃的。

「阿徑,想放煙火嗎?」

「嗯?」我看了看四周。「在這裡?」

吉本點點頭,揮手用沙子把火給撲滅了。在我的眼睛適應月亮微弱的亮光前,看到眼前出現一個發亮的小點。

「這是煙火?」

「怎麼不是?」

吉本手拿著法杖,在法杖的頂端盛開著一小團花火。他們安靜的炸著,沒有複雜的圖案,也沒有鮮豔的顏色,也沒有浩大的轟隆聲。

作為煙火他也太寒酸了吧。

「你要玩嗎?」吉本把法杖遞給我。「雖然我可以讓他一直燒,但是給你之後大概只能撐20秒喔?」

「我要。」

我接過吉本手裡的法杖,用那一小點火光在空中畫著圈圈。在外旅行,沒有舒適的庭院、沒有柚子、沒有烤肉、也沒有煙火,只有一支點著火苗術的法杖。但是這樣很好,這樣就好。

跟吉本在一起,很好。




「啊,熄滅了。」

「我再幫你點一個吧,這次幫你弄藍色的喔。」

「你的火苗術真是越來越精湛了。」

「欸嘿嘿~~」

「要是哪天能升級成火球術就好了。」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