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山組】目標是推理大師01 胰島素殺人事件

※山組 微吉榎
※我寫山組翔哥寫吉榎
※OOC
※所有專業方面都是掰的 誰認真誰就輸了
※等到哪天沒梗了就開始讓山組談戀愛(→很快的意思

1.

 

       超市打烊之後,大野智在店長的授意之下興高采烈的在沒賣完而即將被銷毀的生鮮食品前挑選今晚的消夜。大野智很猶豫,他在章魚腳和赤貝之間難以抉擇。赤貝也許會更好­,但他今晚特特特想吃沾著芥末的章魚腳,傍晚值班時稍微想像了一下就餓得受不了,他都盼了一個晚上了難道不該給自己一點獎勵嗎?而且赤貝什麼的兩天前才剛剛吃過不是嗎?

       這麼想著大野智的心情就好起來了,哼著歌提著消夜和大家道別,連回到公寓爬上樓梯的腳步都變得輕快了起來,接著歡快地打開了門。

 

       「我回來了──」

 

       滴、滴。

 

       印入眼前的,是他的室友扭曲的趴在地上,周圍灑滿了鮮紅色的液體,一滴一滴的鮮紅液體還不住地往下滴在室友身上──等等,往下滴?

       大野智眉毛都不抬一下的將視線往上看,他的室友右手舉著加長的自拍棒,上頭除了架著手機之外還綁了一把刀,紅色的液體順著刀鋒流著,室友還不停小幅度晃動著自拍棒,企圖讓液體滴的快一點。

       「今天又在玩什麼呢,翔君?」大野智悄悄關起門,以免鄰居看到會報警,請警察把他們兩個送進精神病院。

       「歡迎回來,智君。」室友先生櫻井翔保持趴著的姿勢艱難地回頭看他。「你回來的正好,快來幫我拍照,為了維持這個姿勢我的脖子跟背部都快抽筋了,好痛。」

       大野智無奈地接過自拍棒,拍下了慘死的櫻井屍體。「這次又是什麼?」

       「我剛剛想到了一個用血跡形狀來破案的腦洞。」櫻井翔一邊解釋,一邊爬起來檢查剛剛拍下的照片。「像是血落下的高度啦方向啦速度啦什麼的,都會影響血跡的形狀。我就想看一下實際的狀況會長什麼樣子。天啊這張我根本只有肩膀入鏡了,果然沒有智君不行啊。」

       「今晚吃飯的時候看了CSI犯罪現場啊。」大野智表示理解的點點頭,然後眼看著櫻井翔又躺了下去。

       「來吧智君,接下來是下一個情境。」他充滿幹勁的遞上沾滿紅色液體的刀。

       再這樣演下去豈不是挺不妙的?大野智想著,至少讓他先停下這種奇怪的行為。雖然說櫻井翔做事通常是秉持著一鼓作氣的精神,而且因為行動力很強,想法只要成型了基本上到執行結束為止是不會停的,但是還好世上總有那麼點東西在他的執行順序裡是可以強行插隊的。大野智很慶幸他今晚準備的宵夜。

       「那啥,我今天也帶消夜回來了,」他試探地說,「不如我們先來吃吧?」

       不出所料櫻井翔馬上轉過頭來。

       「是赤貝嗎?」他高興地問。

       「呃,是章魚腳。」大野智有股不祥的預感。

       「噢。」櫻井翔又躺了回去。「沒關係那我們還是先拍照片好了。」

 

       早知道應該買赤貝的。大野智悔不當初。

 

2.

 

       凡事講到兩個人的故事都不免俗地提一下他們的初識。彼時大野智還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平日勤勤勉勉的上班,也有著諸如釣魚啦畫畫啦之類的愛好。不過大野智其實不想當上班族,他有一個當畫家的夢想,最好是有自己的工作室,還可以開畫展的那種。不過人嘛,一旦過了有衝勁的年紀就會開始不敢捨棄掉目前擁有的東西,當畫家的夢想也就偶爾拿出來感嘆一下,大野智還是安分地當著上班族,一來二去到了30代這個夢想八字都還沒一撇。

 

       後來總算是在朋友的勸說下開始先存了錢,平時也多畫了一些作品。就在他開始覺得這個夢想開始實際了一點的時候,突然一個跟劇情沒關係的原因,他被公司炒魷魚了。

 

       雖然緊急找了一份超市的打工,但是免強支付生活之後並沒有餘力再存錢了。大野智首先想到的就是退租那個對目前來說太貴的房子。

       「反正我現在是一個人嘛,作品也還沒有這麼多,找個小一點的房子也不會造成什麼不便啊。」大野智在電話裡跟友人說著,「在都內就更好了,如果你有知道哪裡有便宜又方便的租屋的話記得告訴我喔,松潤。」

       「如果你不介意跟人合租的話,我現在就知道一個。」松本潤在電話的另一頭點開了信箱。「之前有聽我高中學弟的國中學長的兒時玩伴的酒友的新企畫合夥人說他前一陣子剛搬家,原來的那個室友應該還在找人合租。我寄給你看看啊,我覺得挺不錯的。」

       「哦,合租啊。」大野智腦袋打了個結之後繞過了那一串複雜的關係,慢慢地打開了電腦去收信。「為什麼要搬家呢?該不會他那個室友有奇怪的怪癖吧?」

       「沒有吧,我高中學弟的國中學長的兒時玩伴的酒友的新企畫合夥人給他的評價挺好的,應該是工作關係要搬家啦。而且我覺得你會跟他處的蠻好的。」

       「為什麼?」

 

       「因為他長得帥啊。」

 

       看到新室友之後大野智就懂這句話的意思了。嗯,真的挺帥的,身為藝術家沒有理由不喜歡賞心悅目的東西。

       「大野先生你好,我是你的室友櫻井翔。」對方笑瞇瞇地和他握手,他覺得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櫻井翔說是他的室友,其實也同時是房東。根據他的說法是自己一個人住空虛寂寞覺得冷,反正房子大房間多不如拿來收點租金同時豐富生活,一箭多鵰豈不美哉?

       和櫻井翔自己敘述的一樣,他是個善於也樂於社交的人。他幾乎跟這棟公寓的每個人都熟稔,不只碰上的時候能聊上兩句,平時也常看到人送東西來給他,大部分是吃的。撇開他那張臉帶來的優勢不說,櫻井翔非常健談,也很會把握和人談話的尺度,很快就和大野智混熟。兩個人很快從「大野先生」和「櫻井先生」變成了「智君」和「翔君」,也常常一起坐在客廳裡喝酒吃消夜談人生談理想心靈成長之後看看深夜綜藝節目。

       在一次酒後的心靈成長中,大野智說了自己當畫家的夢想,然後讓對方看了他幾副作品的照片,當時櫻井翔的眼睛就亮了起來。你想想啊,櫻井翔他眼睛本來就大了,現在亮起來簡直就像加了少女漫畫的濾鏡一樣,kirakira的差點閃瞎大野智的眼睛。

       「畫家?好厲害啊智君。這張!這張海馬居然可以畫得這麼精緻!太厲害了!」櫻井翔毫不吝嗇的讚美。在一張張看完大野智的作品後,他高漲的情緒也慢慢平復了下來。「當畫家一開始沒名氣的話會很辛苦吧,要加油喔。不過真好啊,為了夢想奮鬥什麼的,真好啊。」

       被大力讚美之後除了道謝之外不知道該怎麼接下這個話題,大野智看著對方有點陷入自己的感嘆般不再講話了,也低下頭默默地喝了酒。突然他被櫻井翔捉住了手,嚇得他差點把酒翻了。

       「我想到了。」櫻井翔激動的說。「做個交易吧智君,如果你也幫我完成夢想的話,我就不跟你收房租了!水電網路費也都不用繳了!把錢省下來籌備工作室吧。」

       「咦咦咦咦咦咦?」幸福來的太快就像Arashi,大野智傻眼。「還可以這樣?」

       「我是房東嘛,我說了算。」櫻井翔點點頭。「而且我們這是互利啊,你幫我完成夢想,我幫你完成夢想,還可以加深革命情誼,彼此都不虧啊。」

       他說的好有道理而且我不想反駁。「可是我還不知道翔君的夢想欸。」大野智有點忐忑地說,即使對方是朝夕相處一個多月的室友,他還是很怕不知不覺就被抓去賣了。

       「說起來別笑我喔。我的夢想是寫一本推理小說。」

       「嘿~~~翔君喜歡推理小說啊。」大野智有點意外,一個月的相處中他並沒有發現櫻井翔的這個愛好,知道對方新鮮的一面讓他開心。

 

       「不,說起來也沒有特別喜歡。」櫻井翔在下一秒打了他的臉。

 

       喵喵喵?

 

       「推理小說的話我只有看過名偵探柯南……啊不過那個是推理漫畫吧?這麼說起來我還真沒看過推理小說。」

 

       喵喵喵喵喵?

 

       「不過福爾摩斯我還是聽過的。對了對了,之前富士電視台的新春SP播的那個東方快車謀殺案,我後來也看了小說了,不過因為都知道結局了所以總覺得少了點緊張刺激的感覺。話說回來,智君,你看推理小說嗎?」

 

       喵喵…不對。「額,我也不怎麼看欸,對不起。」

 

       「沒關係啊,平常不看的話也不會陷入那些僵化的模式裡,我覺得很棒……」

       「等等!」大野智強制打斷對方的話。「你不是說寫推理小說是你的夢想嗎?怎麼可能從小到大一本都沒看過呢?」

       「欸,但是這又不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櫻井翔眨了眨眼睛。「人怎麼可能一生中只有一個夢想呢?不停的追尋新的夢想才能讓人生邁向下一個階段啊,智君。」

       他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無法反駁。大野智陷入了櫻井翔的說話術,在決定是否要乾了這碗雞湯之中掙扎著。「所以說這是你哪時建立的新夢想?」

       「兩個月前吧。那時候我在看推理劇,看著看著就忍不住要吐槽裡面的劇情。然後我就想,寫成這樣有什麼難的,我也寫一個出版然後賣給電視局做成日劇也不錯啊。」櫻井翔單手支著臉頰,有些苦惱地說,「但是我平常也不太看推理小說,根本想不到什麼案件嘛。而且好不容易想到一個行兇手法,回頭檢查的時候根本都是BUG,這樣一來不就跟我想吐槽的那些推理劇一樣了嗎?所以我就覺得我一個人不行了,至少得找個人跟我一起開開腦洞,寫完之後一起debug,寫起來也比較開心。」

       「欸,可是我跟你的水平根本沒差多少啊,這樣真的可以寫出什麼好作品嗎?不然我幫你畫畫封面好了,內容我看還是……」

       「不要嘛,我就想跟你一起寫嘛。」櫻井翔耍起賴來了。「也不會花你太多時間啦,就平常吃消夜的時間一邊想想就可以了啊,還有不能出海的周末也可以拿來打發時間。如果你想畫畫的話我一定不會打擾你的,我保證。」

       啊,他連我釣魚的時間都幫我排開了,真貼心。大野智想了想覺得自己真的不虧,於是一個點頭之下把自己賣了。

       「真是太好了。」櫻井翔笑得很開心。「我已經開始期待我們的創作生活了。」

 

3.

 

       當櫻井翔開始所謂他的追夢生活之後,大野智開始過著「每天回家都看到室友在裝死」的日子。不,也不是每天,因為有時候他會扮成兇手,嘗試各種行兇手法的可能性。當初那間說是要拿來放作品的書房現在變成各種兇殺現場。當然也會有像今天這樣會把血水噴的滿地的場景,他們就會避開他的作品到客廳進行。

       等櫻井翔終於滿足的拍完照開始整理客廳,大野智也鬆了一口氣開始磨起了芥末。他一邊把準備好的消夜和啤酒搬到茶几上,一邊看著櫻井翔抱著筆電坐在他旁邊。

       「來吧智君,這是這幾天下來寫好的部分,你來看看怎麼樣。」櫻井翔興沖沖的點開其中一個檔案。大野智認命的接過滑鼠。

 

※※※

 

       等吉本荒野和榎本徑來到案發現場的時候,警方已經完成大部分的搜查。吉本架輕就熟的在一堆人群中找到片山義太郎,伸手就是要搜查報告。

       「我說啊,這種東西真的不是可以給外人看的,你要就要,別這麼高調好不好。」片山低聲抱怨著。

       「我也是相關人士啊,我以前給他們家小女兒當過家庭教師,你就當是再給我錄口供?啊,你們要撤了嗎?那我進去了啊。走吧吾友。」吉本一手攬過榎本,和家裡的人招呼了一下就走進了屋內,片山只好也跟了進去。

       「死者是田中浩二,58歲,是一家之主。死亡時間初步推定是下午一點到三點之間。死因是血糖過低造成的猝死。由於死者生前有糖尿病病史,所以有定期施打胰島素,這次血糖過低應該就是因為施打過量胰島素造成的。」

 

※※※

 

       「施打過量胰島素造成血糖過低猝死?」大野智眼神狐疑的看了眼櫻井翔。

       「智君不知道吧?這真的會造成猝死喔。」櫻井翔坐在一旁像獻寶一樣開心的說,帶著一臉「我好厲害啊求表揚」的表情。

       「這是不是在哪齣韓劇裡也用過?」

       「有嗎我怎麼不知道。咦智君原來會看韓劇嗎?」也不曉得櫻井翔是裝傻還真傻,總之他強硬的轉了話題。

       「沒有啊我不看,好吧也許是我記錯了。」大野智想了想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接著再把注意力放回小說上。

 

※※※

 

       「死亡地點就是在這間書房。」三人進到了案發現場。「案發當時家中只有死者和定期來打掃的家政婦山崎廣子。但是根據山崎廣子的證言,因為死者並不喜歡別人進到他的房間和書房,也不喜歡別人打擾他,所以每次都會上鎖,今天也是這樣,所以山崎廣子整理了客廳、廚房和浴室等共用空間,結束時間大約兩點半就直接離開了。期間沒有人進出過書房。第一發現人是二女兒田中夏未,因為有事想找父親商量所以去敲書房的門,發現沒有回應而且門還是上鎖的,因為擔心所以拿了備用鑰匙開門,就發現死者的遺體。」

       在到處瞎轉的吉本聽到這裡很興奮地回頭勾住榎本。「這是個密室啊吾友,是你最擅長的範圍。」

       「請不要隨便下定論。」榎本面無表情地翻了翻片山地過來的資料。「有備用鑰匙的話就完全不能構成密室。」

       「切,什麼嘛真可惜。」

       「另外,在死者體內檢也測出安眠藥的成分。因此推測應該是先用安眠藥使死者無力反抗,然後再對死者施打胰島素。」

       「這麼聽起來我投家政婦兇手一票。」吉本晃了回來。「犯案時間吻合而且時間也很充裕。家裡只有他跟死者不是他還是誰?」

       「呃、但是家裡的人都說沒有告知家政婦備用鑰匙的位置欸……」

       「這種東西隨便摸一摸就能找到了啦,肯定是他沒跑。」

       「但是也有可能是外部人士犯案。」一直默默不說話的榎本繞過辦公椅,打開了書桌上的電腦。「如果犯案時間是家政婦離開的兩點半到三點之間,就時間上也是吻合的。如果是這樣,加上大門沒有被強行打開的痕跡,就有可能是熟人的犯案。」

       「吾友,你真聰明。」吉本讚嘆了一聲,然後轉頭去看片山。「死者生前有和哪幾個人頻繁接觸嗎?」

       「有幾個都是公司的同事,我們有同仁去問話了。」片山想了想,「不過就算是熟人也不會知道家裡備用鑰匙放的地方吧?」

       「就說這種東西隨便摸摸就摸到了嘛,不信下次讓我去你家,分分鐘摸出來啊我跟你講。」

       「……死者生前最後一個連絡的是公司的同事,平野幸次郎。」片山忽略了吉本,直接轉向對著榎本說。「在LINE上留有對話紀錄,似乎是在商討要將從公司黑來的錢轉成貴金屬的事宜。最後一條留言在12:28,平野幸次郎的住處離這裡是一小時的車程,如果是由他犯案的話時間也能吻合,而且以獨吞金額來考慮的話動機也足夠。」

       榎本點開了網頁瀏覽了一下,然後查看了電腦上的LINE聊天紀錄。已經在書房裡轉了三圈的吉本湊上來,在後面探頭探腦地看。

       「怎麼樣,有沒有看到什麼新東西?」他笑嘻嘻地問。榎本讓了一個位置出來指著螢幕讓他看看,然後轉頭對片山說:「等一下請讓我們了解其他家人當時的動向。」

 

※※※

 

       大野智默默不語的看著,櫻井翔很緊張。

       「怎麼樣?怎麼樣?有沒有解謎的感覺?」他忍不住問。

       「你要我老實說嗎?」大野智想了想,「沒有欸。」

       「咦咦咦咦咦真的假的?」

       「是阿,看到目前為止比較像刑警辦案小說。嗯……怎麼說呢,推理小說不都是有一些無法解釋的謎團嗎?這些謎團事案件中吸引人的部分,然後再由偵探解開,大概都是這樣吧。但是你這個……就是大家蒐集一些線索,然後慢慢篩選符合兇手的人而已啊。」

       「那就只是謎團還沒講到而已嘛。」

       「你會不會鋪陳太久了啊。」大野智揉了揉眼睛,「花這麼多時間看偵辦資料很無趣欸。」

       「明明就是上次你說吉本每次都開上帝視角,讀者沒有參與的樂趣,我這次才改成這樣的。」櫻井翔為自己叫屈。

       「而且你讓吉榎看完線索之後又說要了解家人的動向,是個人都知道兇手肯定在家人裡面嘛。」

       看到對面愣了一下,大野智在心中嘆了口氣。

       「被我說中了吧。」

       「唔……」櫻井翔掙扎了一下,「但是我前面說了家人在犯案期間都不在啊,這就是這次的謎團嘛。」

       肯定是用什麼方法製造假的不在場證明吧。大野智這句話剛到嘴邊,看到櫻井翔委屈兮兮的臉又吞了回去,點點頭說:「啊,說的也是,那我繼續看好了。」

 

※※※

 

       吉本和榎本來到了客廳。田中浩二的家人紛紛落座,吉本看起來很友好的攬著田中家的小女兒田中彩花安慰,榎本看來一眼,有點嫌棄的轉過頭。

       「太太,發生這種事我很遺憾。」吉本一面拍著彩花的頭,一面轉向田中的夫人玲子,「就我們剛剛得知,這可能是一起因為錢財起的糾紛,太太你們知道妳先生這幾天在跟公司的同事商討有關錢的事嗎?」

       「錢?不知道啊?是說他的退休金嗎?」玲子看起來有點坐立不安。「不過我知道他最近常常跟公司的同事討論事情,前一陣子還下載了LINE問我們怎麼用。」

       「這樣啊,那在1點到3點之間你們都沒有人回來跟妳先生接觸吧?」

       「沒有,剛剛警察也問過了。」玲子想了想,「彩花雖然三點半就回來了,但是也沒有去書房,所以到3點50夏未回來的時候才發現那個……遺體的。我跟理惠中午吃完飯12點多快1點就去賣場,四點半接到警方的電話才回來的。」一旁田中家的大女兒理惠點了點頭。

       「所以說除了妳先生之外,一點到兩點半家中確定只有山崎阿姨在,而兩點半之後家裡就沒人了對吧。」吉本點點頭,「那在一點之前你們都在哪裡呢?有沒有看到妳先生跟誰有接觸?」

       「啊,沒有欸,今天早上他起床之後就一直在書房。我跟理惠到賣場之前一直是在家的。」

       「小夏未呢?」

       「我9點就去工作的面試了。」

       「小彩花呢?」

       「呃、我跟同學去讀書會了。」

       「真的嗎?」吉本瞇起了眼睛。「跟哪個同學去了呢?」

       「跟小景她們……」

       吉本突然湊到彩花面前,聲音放低。

 

       「說謊是要打屁股的喔。」

 

       榎本在一旁覺得這句話怎麼聽怎麼色情,不知道是因為是這句話本身的緣故還是因為是吉本荒野的關係。

       「吉本老師,你在懷疑彩花嗎?」玲子緊張的問。

       「沒有啦,但是是好孩子的話就要誠實喔,而且現在是很嚴重的事,你得誠實說才行。」吉本翻了翻手機,「我剛剛去找過你同學了,她們就很誠實地告訴我妳沒去讀書會,但是拜託他們說你有去。為什麼要說謊呢,嗯?」

 

       那一刻,彩花終於回想起,被家庭教師支配的恐懼和屈辱。

 

※※※

 

       「這句話是不是在哪齣動漫裡用過?」大野智再次質疑。

       「耶?智君也看動漫啊?」

       「不,不怎麼看,算了。」

 

※※※

 

       「對不起我說謊了。」彩花有點害怕得立刻道了歉。「其實我是跟我男朋友出去了,但是因為爸爸媽媽不喜歡我交男朋友所以我一直隱瞞……但是我真的是跟我男朋友在一起,老師等一下問問他就知道了。」

       「嗯好吧,沒事的我相信妳。」吉本荒野笑瞇瞇的說。「那山崎阿姨是幾點來的呢?」

       「他是12點半來的。在我們離開之前。」

       「好的,我知道了,總之浩二先生到一點為止都沒有接觸這個家以外的人對吧。」吉本接過不知道榎本從哪邊掏出來的大聲公。

       「那麼,結果發表──────」吉本站了起來,大步流星的走到玲子和理惠的背後,拍上她們的肩膀。

       「兇手就是妳們。」

 

※※※

 

       大野智很震驚。

       「你上次寫的揭曉謎底的時候吉本用的決定台詞不是這樣的!」

       「這是你該震驚的點嗎?」櫻井翔無力。「而且還不是你上次說『我已經看到真相的女神在向我微笑了,兇手就是你──』太蠢了,我才換成這個的。」

       「對齁,我說過。」大野智想了想點點頭。「這個好多了,比較符合吉本的人設。差不多該定下來了,這種台詞不能隨便換的。」

       「知道了啦!你專注在劇情上一點好不好!」

 

※※※

 

       「什、什麼?」玲子大吃一驚,「我跟理惠怎麼可能殺死我先生,你不要胡說!」

       「對啊,而且當時我們根本不在家。」理惠也生氣的說。

       「你們在1點到3點的確不在家,但那根本不是真正的死亡時間。」吉本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你知道的吧,法醫用來判斷死亡時間的要素,主要是屍僵、屍斑跟……什麼來著?唉呦,這個你們明明比我懂嘛,還要我來說,感覺我好蠢喔。吾友,你剛剛是怎麼說來著?算了直接換你好了……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嘛,我會受傷。」

       「屍僵屍斑跟角膜混濁度。」榎本接著吉本的話往下說。「其中屍僵和角膜會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只要定時開個暖氣就可以讓死後變化加速。至於屍斑的話,只要在兩小時內移動屍體,舊屍斑就會消失,在新的底部形成新的屍斑。因為新形成的屍斑還會消失,警方就會自然判定死者是在2~4小時前遇害。」

 

※※※

 

       「榎本不是鎖匠嗎?什麼時候也會鑑識了?」大野智轉向櫻井翔。

       「有什麼關係嘛,我覺得榎本一定默默掌握了很多技能,只是開鎖太厲害了才當鎖匠的。而且如果所有技能都給吉本了不覺得很不公平嗎?我還想著以後讓榎本當駭客呢。」

       「……算了,加技能就加技能吧,只要性格不OOC都還救得回來。」

 

※※※

 

       「移動屍體的方法就是用電風扇。」等榎本解釋完,吉本把話接回來說。「首先把屍體擺在辦公椅上,讓他靠著書桌不會掉下來。在辦公椅下面用膠帶適當的貼住細繩,細繩的另一端從電風扇的後面繞進去固定在扇葉的後面。當電風扇定時啟動時,旋轉的扇葉會拉動細繩,也把辦公椅拉開,屍體就掉下來,形成倒在地上的樣子。接著扇葉繼續拉動,直到把繩子抽回來,這樣道具就算暫時收到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了。其實真正的死亡時間是在12點半以前。」

 

※※※

 

       「等等,等等!」

       「智君你叫暫停的頻率真是……這次又怎麼啦?」

       「這個真的可行嗎?聽起來完全不行啊,哪來轉這麼用力的電風扇?他要拉動一張椅子加一具屍體欸!」

       「所以說是辦公椅了嘛,只要讓他滑動屍體就會掉下來了。」

       「繩子不會斷掉嗎?」

       「不會啦,我試過了,放心。」

       「你試過了?」大野智狐疑的看著櫻井翔。「真的可行?」

       「……總之不會斷掉。」

       「肯定是不行!要不是拉不動就是繩子抽不回來!就說電風扇根本辦不到吧!」

       「真難伺候啊,那我改成洗衣機總行了吧?洗衣機轉的可大力了。」櫻井翔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

       「你倒是說說哪一戶人家會把洗衣機放書房裏面。」

       「好啦好啦,」櫻井翔舉雙手投降。「我覺得是我們家的電風扇特別不給力,田中家的電風扇特別威猛拉的動,就這樣設定吧。」

       「我覺得改編成電視劇越來越不可能了。」大野智又嘆了一口氣。

 

※※※

 

       「說真正的死亡時間是12點半以前……警方可是跟我們說我先生在12:28還在跟同事通訊啊,對吧警察先生?」

       「啊?是的。」片山在一旁點點頭。

 

※※※

 

       「咦,片山還在啊?也太沒存在感了吧?」

       「因為是吉榎專場嘛。」

 

※※※

 

       「如果你仔細觀察浩二先生平常的打字習慣的話,就會發現他平常打訊息也習慣加上標點符號的,但是這句『抱歉剛剛在吃午飯』完全沒有照平常的習慣來打呢。另外,他也不曾在完全沒告知對方的情況下放置對方的訊息跑去吃飯,基本上都會有『今天就先到此為止。』之類的才會離開對話。除非是像中途接電話講個兩分鐘才會有『剛才朋友打電話來,不好意思。』這種留言。但是這條12:28的留言和上一條差了快一小時,我當然懷疑他就是在這個小時內被殺害,然後由你們製造他還活著的假象。」

       「這些……這些都只是你的推測罷了!」玲子激動的說,「你有證據嗎?」

       「哼,證據,」吉本正大光明的說,「我當然沒有啦。」

       玲子愣了一下,「那你……」

       「我不過是提供一個我的推理而已,說到底我又不是警察,就算我真的有證據也不能逮捕你啊,接下來就由警方來判斷。反正接下來法醫做更詳細的判斷之後如果說浩二先生摔下來的傷是在死後才形成的那我的推理就更有說服力啦。」吉本站起來背上他的垮包,順便把大聲公收起來,「接下來就拜託警方繼續調查啦,你有什麼委屈都可以跟他們說。那就這樣囉,掰比~~☆」

 

※※※

 

       大野智終於看完了,他舒了一口氣往後躺。「最後這邊到沒什麼要吐槽的地方。」他想了想,「不過這一次也沒有聽犯人的動機啊。」

       「是啊,吉本是不聽派。」櫻井翔點點頭。

       「這個梗是不是在哪齣日劇用過啊?」

       「哦,是啊。」這次他到是直接承認了。「應該說吉本只聽他有興趣的人的八卦,而且只聽活人的八卦,其他他沒興趣的人他就懶得管了吧,你看他連證據都懶得找。」

       「是嗎?」大野智撐著頭,手上晃著快沒氣泡的啤酒。「吉本真是個拔屌無情的人。」

       「拔屌無情是這樣用的嗎?」

       「真想看看吉本碰上跟自己身邊的人有關的案子然後拚命幫對方脫罪的樣子。」

       櫻井翔眨眨眼睛。「阿,智君有想看的橋段啊?」

       「欸,沒有啦,我只是隨口……」

       「可以喔。」櫻井翔打斷他。「等我那一天想到適合的案子跟適合的人就寫吧。」

       適合的人啊……

       大野智望向泛著冷光的螢幕,發了會兒呆。

 

       「對了智君,雖然你已經答應幫我想劇情了,但是封面可以再拜託你設計嗎?」櫻井翔雙手合十的做出倉鼠拜託狀。

       「欸?好麻煩的感覺,當初可沒這麼說啊。」大野‧已經學會S翔君‧智不情願地說。

       「好嘛智君,」櫻井翔一邊陪笑,一邊小心的捶捶大野智的肩膀。

 

       「畢竟寫手跟畫手之間最浪漫的事就是一起出本啊。」

 

       「……哼,我考慮看看囉?」

 

       未來的作家跟未來的畫家,今天也在絕讚追夢中。

 

TBC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