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山組】目標是推理大師04 大推那家豬排飯

※山組 吉榎 兩邊畫風差很多
※我寫山組翔哥寫吉榎
※OOC
※所有專業方面都是掰的 誰認真誰就輸了
※毫無營養,就只是個過渡章

10.

※※※

 

       「看啊!這些小鹿多可愛啊,只要拿著仙貝牠們就會自動湊上來。吾友快幫我拍照,等一下我用嘴巴咬著仙貝餵牠們,你要幫我拍下跟牠們親親的瞬間喔。」

       眼前的吉本荒野左手拿著三包仙貝,垮包裡還有五包,被一群鹿圍在中間享受眾星拱月的待遇,興奮的大呼小叫像第一次來東大寺畢業旅行的男子高中生。榎本面無表情地舉著相機,內心裡其實充滿了諸如我是誰我在哪我為什麼會來這裡的疑問。

       關於為什麼會在假日早晨半夢半醒中被吉本扛起來丟到副駕駛座,開了6小時的車跑來奈良餵鹿的這個問題,他已經不想追究了,畢竟吉本做事從來沒有一套道理可循,他現在擔心的是口袋裡的零錢夠不夠讓他搭最便宜的高速巴士回東京。

       這麼在思考的時候他就完美錯過了吉本成功的用嘴巴餵小鹿仙貝的時機,而在吉本彎下腰來的同時,他包裡的仙貝也被鹿群發現了,造成他現在被一群有角的鹿追著跑的景象。

       榎本嘆了一口氣,收起相機然後摸了摸口袋的錢,感覺剛剛好夠他買張票再加一個便當,現在立刻去搭車的話估計回東京還趕得上地鐵的末班車。他盤算到一半,一個毛茸茸的觸感蹭了蹭他的手背,榎本低頭看到了一隻在跟他示好的小鹿。

       「我可沒有買仙貝喔。」榎本冷靜的這麼對牠說。

       小鹿依舊用他的腦袋蹭著榎本,還時不時地用溼漉漉的上目線看著他。既視感太強烈了,跟某人每次用來博取同情的樣子一毛一樣,榎本沒辦法拒絕。不過話說回來,就是因為知道他沒辦法拒絕,某人才總是在提出無理要求時用這種眼神看他吧,該死的心理學大師。榎本恍惚地想,一邊無奈地拿出零錢向一旁的攤販買了一包仙貝。

       好了,現在連回程時的便當也沒了。

       吉本在扔出所有的仙貝之後鹿就對他失去了興趣,等他狼狽地回到榎本所在的地方,就看到一隻鹿溫馴的坐在榎本身邊,享受的讓榎本摸著他的頭。

       「……居然不用仙貝就有鹿自己送上門來。」吉本混合著羨慕忌妒恨的感嘆著,一面拿起手機對了焦。「原來這就是江湖失傳已久的馴鹿高手。」

 

※※※

 

       「我說啊,你這完全就是遊記了欸。」大野智無聊的看著櫻井翔的電腦。「這不就是我們早上在奈良的時候實際發生的事嗎?」

       「藝術源於生活嘛,這不就是我們來旅行的意義嗎?」櫻井翔毫不在乎的接過了電腦。「東大寺之後我們還去了哪?」

       「去宇治吃了抹茶冰淇淋,然後去看了平等院,然後來京都的民宿check in.」大野智扳著手指數。「話說為什麼是京都?上次你說要寫熊本熊連環殺人事件,我還以為你要去九州。」

       「我這還不是為了你嗎。」櫻井翔將文檔存檔之後就收了電腦。「你在超市的排班就休息這麼幾天,要是跑去太遠的地方那交通就太花時間了,根本不能好好的享受旅行嘛。走吧,接下來去看三十三間堂。」

       「你這種到每一個景點拍完照就走的模式才享受不到旅行吧。」大野智賴在民宿的床上不肯走。「你這哪是旅行,這是行軍!說好的尋找藝術靈感呢?我不管,你接下來要是繼續這樣行軍我就不跟你走了。」

       「好,好,接下來不趕路了。」櫻井翔好聲好氣的哄著他,一邊心裡淌著血地劃掉他的行程表。「我們接下來慢慢逛喔,你就拿著你的素描本,想畫什麼就停下來,絕對不催你。」

       「你自己說的喔。」大野智心滿意足地讓櫻井翔把他拉起身。「那我現在肚子餓了,我們先去吃晚餐。」

       「好好,先吃晚餐。」

       「我要吃肉。」

       「好好,吃肉。」

 

※※※

 

       「吾友,我跟你說啊,京都車站裡這家豬排飯真的超好吃的,而且飯跟菜跟湯都可以無限續碗,你沒帶錢包來吧,不要客氣我請你啊,想吃哪一樣就點吧。」

       下午去宇治買了抹茶冰淇淋之後,榎本就徹底放棄自己買車票回東京的計畫了。可惡,為什麼那個抹茶冰淇淋在吉本手上會看起來這麼好吃,害他也忍不住買了一個。榎本憤恨的點了一個最貴的項目,既然吉本都要請他了,不吃白不吃。

       「等一下吃完飯我們去逛街吧,你可以買一些伴手禮回去,我聽說這附近有很多很棒的甜點,例如不像提拉米蘇的提拉米蘇,還有不像銅鑼燒的銅鑼燒。」吉本趁著豬排上來之前一邊磨著芝麻一邊滔滔不絕的說。「對了,還得帶你去買個衣服才行,今天匆匆忙忙地只記得把你丟上車,忘記帶你的換洗衣物了,連錢包也忘記拿了啊哈哈哈。不過你想要的話我的衣服也可以借你穿喔,畢竟我們也是穿同一條褲子的情誼嘛。」

       「好啊,買點伴手禮回去吧。」榎本聽到了之後點了點頭。「給領君帶點回去。」

       吉本聽到之後立刻蔫了下去,磨芝麻的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搗著。「是啊……用我的錢……買給你領君……挺好的……」

 

※※※

 

       「鴨川,很寬,河堤蓋得很高,河面上很暗。」櫻井翔趴在橋上凝望著河面。「很適合拿來棄屍。」

       「說什麼呢翔君,你再講大聲一點等一下警察就要來找你問話了。」大野智拿著素描本畫著,頭也不抬的對櫻井翔說。

       「我在想下一個案子,既然來京都了,就要來寫個符合關西風的案子吧。」

       「還說呢!」大野智聽到這,氣鼓鼓的抬起頭。「你選這什麼爛日子?御手洗祭跟山鉾巡行都結束了,連大阪的天神祭都結束了,五山送火又還沒開始,這個時間點來你想觸發什麼鬼靈感?」

       ……還不是為了你的排班嗎。櫻井翔心裡苦。

       「聽我說啊智君,之前你說那什麼鵝黃色飄著粉紅色,其實我聽起來就覺得很京都。」櫻井翔嚴肅的說。依照這幾個月的相處,他有十成十的把握可以憑他的舌頭馴服大野智。「京都不就是一種古色古香的感覺嗎?讓人待著就覺得很平靜,心靈詳和,這種安定感和祭典時熱熱鬧鬧的感覺是不一樣的。選這個時間點可以讓你感受一下原汁原味的京都,一到祭典京都就會充滿外地人跟外國人了,那還感受什麼古色古香呢?」

       「啊,你說的好有道理。」看著大野智有點迷茫的眼神,櫻井翔正想轉身握個拳,卻又聽到大野智說:「但是我之前那個靈感跟京都沒有什麼關係呀。」

       「嗯?智君你知道靈感的來源了啊?」

       「是啊。」大野智點點頭。「就是翔君你啊。」

       「咦?」

       櫻井翔愣住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

 

       榎本在第三次拒絕了上來搭訕詢問需不需要幫忙的店員後,終於忍無可忍的去敲了試衣間的門。

       「有人!有人!」吉本的聲音隔著一扇門悶悶的傳過來。

       有人個鬼,你以為是在上廁所嗎?榎本強忍著怒氣,朝著門問:「你要試到什麼時候?」

       「唉呦吾友是你啊,來的正好。」吉本開了門,他身上穿了一件紅色的短袖連帽衫,手上拿著一模一樣款式的白色跟迷彩色,苦惱地問:「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好看呢?雖然我覺得紅色比較襯我,但是迷彩真是讓人無法割捨啊,但是但是白色看起來比較清爽嘛,但是但是但是……」

       「紅色。」榎本斬釘截鐵地說,一手撈過吉本手上的另外兩件扔在一旁的回收籃。

       「真的?」

       「真的,帥出宇宙。」榎本式棒讀。「就這件了,趕緊去結帳。」

       「好吧那就買紅色,」吉本一邊回到試衣間穿回他原本的衣服,一邊接過榎本要買的換洗衣物走到櫃檯。「那就買這些,還有我剛剛先放在櫃檯的那些,拜託了。」

       「……你除了剛剛那件還買了別的衣服?」榎本心中的警鈴大作,雖然跟吉本共事沒有很久,但他能感覺到,危機正在向他靠近。

       「啊,對了,這件事還沒跟你說。」吉本想了想,接過包成一大袋的衣服,兩人並肩走出了服飾店。「先跟你說聲抱歉,其實我是來京都處理一個案子的,等一下要去跟委託人見面。」

       「什麼案子?」榎本點點頭,對於突如其來的京都之旅,這倒是個他可以接受的理由。

       「是一群高中學生的委託,他們是來京都遊玩的時候遇到了變態,詳情也要等一下碰面了才知道。」

       「那這跟你買衣服有什麼關係?」

       「那個啊,這才是要跟你說抱歉的點。」吉本露出自己為俏皮的笑容。「處理過一些案子之後,我覺得是時候正式的用偵探的名義賺點錢了,於是我幫我們兩個的偵探社架了一個網站,畢竟現在是資訊化的時代嘛,這樣才能接觸到更多客源。但是我想了想,覺得兩個大男人的偵探社可能會流失一些特定客源,而且網頁也不好看啊,所以我就把你的照片拿去PS了一下,喔但是我沒說你是女的喔所以不算詐欺啦。」說完他拿出手機打開了偵探社的網頁遞給榎本看。

       榎本一臉震驚,他知道吉本會架網站,之前他為了坑學生還架了個什麼吉本荒野受害協會,害他差點去註冊帳號了,但他不知道吉本PS的功力也這麼好,網頁上榎本けい配上的照片活脫脫就是一個長著他的臉的女人。

       「接到案子後我都自己去處理,因為我知道你很忙嘛,畢竟也沒有人指定要女生來處理。但是這次找上門來的是女高中生,而且他們還說因為是女偵探所以很放心,我沒辦法啊,只能帶你過來了,然後趁剛剛買了一些適合你穿的女裝。」感受到榎本越來越冷的視線,吉本趕忙做出痛苦的表情說:「其實我也想過自己穿女裝就好了,但是我已經跟他們通過電話了沒辦法啊,而且我扮起來會跟照片上差太多就真的成詐欺了。我這也是萬不得已的啊,吾友,你要諒解我。讓我們攜手破了這一個案子吧。」吉本一手覽著榎本的肩膀,一手指向寬闊的鴨川河面。

       「吉本荒野。」榎本平靜的說。「你想跟織田信長死在一起,還是想跟坂本龍馬死在一起呢?既然都到京都了就讓你自己選吧。」

       「嗚啊我錯了───痛痛痛不要扭我手指───」

 

       鴨川,真是一個適合棄屍的場所。

 

※※※

 

       「我是靈感來源?是怎麼回事啊?」櫻井翔眨眨眼睛,腦筋有點轉不過來。

       「之前我隱約就有這種感覺了,跟翔君待在一起很平靜很舒服,我很喜歡,但是不確定這跟那個靈感有沒有關係,直到上次吵架才確定的。」大野智說。「吵架的那兩天我完全沒有看到類似的影像,但是一和好就又出現了。在那之後我就在想,如果鵝黃色是平靜的話,那粉紅色是什麼呢?」

       「什麼?」櫻井翔突然有點口乾舌燥。

       「是櫻花啊翔君。」大野智笑瞇瞇的說。「就是你啊。」

       「櫻花啊,是因為我姓櫻井嗎?但是櫻井的由來好像跟櫻花沒有關係欸,哈、哈哈、呃。」櫻井乾笑兩聲,一講完他就後悔了,為了掩飾他的手足無措而搬出的豆知識怎麼聽怎麼不解風情。但是這怎麼能怪他呢?他本人從來就不是可以這麼認真又直接地把「喜歡」說出口的人,對他來說大野智四捨五入就是在跟他告白啊!

       「有什麼關係嘛,對我來說翔君就是櫻花啊。」大野智重新埋頭在素描本裡,聲音漸小。「所以其實不管京都有沒有祭典都無所謂的,只要你在就好。」

 

       這是告白?這是告白嗎?!?!

 

       櫻井翔太震驚了。

 

       太震驚了一時之間接不下去,鏡頭先回給吉本荒野。

 

※※※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那自從遇到榎本之後吉本大概已經死一千遍了。但事實是,就算榎本的眼神有媲美急凍光線的威力,在吉本銅牆鐵壁般的臉皮下都是戰鬥力只有五的渣。

       榎本被強迫換上女裝,並且在吉本的化妝技術下又變得更像PS出的照片中的女人。榎本看著鏡子,一臉複雜。

       兩人在約定好的咖啡店與委託人碰了頭。看著對面兩個女高中生,吉本微笑地向他們介紹:「你們好,我是跟你們通電話的吉本,這是我的搭檔榎本徑(Kei)。」

       「榎本螢(Kei)小姐嗎?您好。」女高中生趕緊打了招呼,然後有點為難的對著吉本說:「那個,不好意思,我們接下來想說的事對男生有點難以啟齒,可以讓我們先跟榎本小姐說明之後再讓榎本小姐轉達嗎?」

       「當然沒問題囉,螢醬,就拜託你了。」吉本一邊站起來,帥氣地對榎本做了一個wink.

       這次拿到的任何酬勞你都別想分到一毛。榎本用眼神瞪他。

       吾友的媚眼真是風情萬種。吉本並沒有接收到。

       「事情是這樣的,榎本小姐,」女高中生的聲音把榎本喚回來。「我是沖田陽子,她是土方早紀。我們是跟一群高中同學一起出來玩的,預計要在京都待8天,這8天都住在同一家溫泉旅館。我們總共有10個人,5男5女,其中有一對情侶他們睡一間,其他四男四女分開睡兩間四人房。事情發生在第三天早上,我們發現這個從門縫下塞進來。」沖田把一個信封遞給榎本。「那個,請稍微拉開一點看就好。」

       榎本一打開,看到的是在女湯的換衣間裡,全裸女孩子的四張照片。

       「那是我們這間房的四個人……我們也不確定這是第一天晚上還是第二天晚上。然後昨天跟今天早上也有。」對面的土方臉紅了起來,將兩個信封推到榎本面前。「我們是想自己抓到犯人,結果沒找到反而被拍了更多張。後來我們有偷偷問過情侶檔中的那個女生,她說沒有收到那種東西。早上男生看起來也很正常的樣子,我們也不敢問……」

       「原來如此,你們想抓住犯人但是又不想聲張,是吧?」榎本捏著嗓子用女性般的高音說。

       「沒錯。雖然現在毫無頭緒,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犯人是溫泉旅館裡的人,因為那個換衣間要刷房間鑰匙的卡才能進去,不過他沒辦法分辨男女。」沖田有點遲疑地說:「我們也不能確定是不是同學做的,雖然懷疑他們很不好。」

       「我明白了,那接下請給我一個連絡電話吧,有事情要問或有新進度都會打電話跟妳們說。」

 

※※※

 

       「智君說的是靈感的事情吧?待在我身邊容易獲得靈感之類的。」櫻井翔找回了自己的舌頭,這麼問著。

       「嗯,是喔。」大野智的臉埋在素描本裡面,看不見表情。

       「哈哈哈也是嘛,嚇我一大跳。」櫻井翔鬆了一口氣,同時又覺得那一口氣還悶在胸口那裡,有點難受。

       「耶,畫完了!」大野智舉起他的素描本,滿意的親了親它。「我們去祇園和花見小路那裡逛一逛吧。」

       「現在嗎?但是現在挺晚的了,那邊的店家都關的差不多了吧。」櫻井翔看看手錶這麼說。

       「那我們就去純散步嘛,」大野智收起素描本,「搞不好跟翔君一起散散步靈感就跑出來了。」

       「這樣啊,嗯嗯,那走吧。」櫻井翔有點恍惚的覺得,如果等一下大野智腕著他的手走路他也不覺得奇怪,然後在他看到大野智瀟灑大步往前走之後有點失落的追了上去。

 

※※※

 

       「喔,是這麼回事啊。」吉本拿著那疊全裸照片上下左右的研究。

       「這是他們這次來玩的10個人。」榎本把手機拿給吉本看。

       吉本把裸照跟手機上的照片對照了一下。「欸,這是陽子醬,這是早紀醬,其他都不知道是誰欸,怎麼辦?」

       「就用ABC來命名吧。」榎本隨意地說。

       「那這是B子,這邊這個……應該是C子吧?」吉本盯著手機看了一陣子之後這麼判定。

       「A到哪裡去了?」

       「沒有A,我是用罩杯判定的。」

       「那這個怎麼辦?看起來也是C。」榎本指著唯一沒有被拍到裸照的女孩。

       「那你就是C’子了。」吉本朝著照片揮揮手,「請多指教。」

 

※※※

 

       散步了一圈之後兩人回到民宿。櫻井翔從超商買了酒和消夜,跑到交誼廳裡配著綜藝節目吃,然後很快地和交誼廳裡面各方人馬打成了一片。

       大野智沒有那種主動去找人社交的技能,也沒那種興趣,他直接回到了房間然後滾上了床,把臉埋在枕頭裡。

       剛剛他在橋上脫口而出的話把自己也嚇了一跳。雖然隱約的有意識到,但現在他可以確定地說,他是喜歡櫻井翔的,只是不知道有多喜歡。

       他喜歡松本潤,喜歡以前公司裡很尊敬他的後輩,喜歡一直寵著他的前輩,喜歡現在看他可愛會多給他消夜的店長,也喜歡櫻井翔。

       但是對櫻井翔的喜歡又跟其他人不一樣。也許是因為每天的相處讓他們比跟其他人更加的親密,或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奮鬥目標,或是因為櫻井翔長得帥。這些特別的地方讓他對櫻井翔的喜歡比別人還要多,但是還沒多這麼多。沒錯,他們的關係就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雖然同居、但是分房。

       嘖,怎麼這麼麻煩。大野智咋舌,他看向放著櫻井翔行裡的那張床然後當機立斷地撲上去滾了兩圈。很好,四捨五入他就是跟櫻井翔同床過了,現在就只剩下戀人未滿要處理而已,簡單明瞭。大野智滿意地想。

 

       「……你在我床上做什麼?」突然開門進來的櫻井翔一頭霧水地問。

       「……我還沒洗澡,不想弄髒自己的床。」

 

※※※

 

       「嵐山真是個好地方。」吉本荒野往桂川裡丟石頭打水漂。「涼爽。名字也取的很棒。」

       「我們不是該去抓變態嗎?」榎本對於為什麼他們的二天會不務正業地繼續遊山玩水感到疑問。

       「吾友,這你就不知道了,抓變態跟抓殺人犯是不一樣的。」吉本挑了一顆比較扁的石頭起來。「抓犯人的時候你怎麼抓?不就是循著他留下的痕跡鎖定犯人嗎?有時候也可以觀察犯人的神情,那些心虛地或鬼鬼祟祟的嫌疑最大。但是變態呢?他的變態不一定會留下痕跡的。這次如果他不把照片印出來,那些小朋友甚至不知道自己被變態盯上了。」

       「但是難道我們不用先去調查民宿裡的其他住民嗎?」

       「當然不用了。變態在平時跟一般人根本沒兩樣,只有在碰到特定事件時可以觸發他們,所以你現在調查也看不出來。」吉本扔出了石頭,彈了3下。「譬如說,你看,我看起來像變態嗎?」

       「你是啊。」

       「……吾友,你要按套路來啊,你要先跟我說『不你看起來不像』,然後我就會拿出充滿你的偷拍照的手機說『你錯了其實我就是個變態想不到吧哈哈哈』,這樣才對。」

       「……手機拿來!」

       「沒用的吾友,就算你形式上刪掉那些照片,他們也已經保存在我心中了哈哈哈,怎麼樣啊,變態就是這麼厲害,你無法打擊他們。」

       榎本冷冷地站了起來。

       「回東京就拆夥吧。」

       「啊啊啊啊啊我錯了真的!我立刻把那些照片從我腦中刪掉!其實我真的不是變態啊我只是比一般人更喜歡你一點而已啊!我被打擊到了你不要拋棄我嗚嗚嗚嗚嗚……」

 

※※※

 

       大野智和櫻井翔走在大覺寺的木頭地板上。大野智的腳步很輕,脫了鞋子幾乎聽不到他的腳步聲。櫻井翔盯著他看,突然覺得大野智不當演員的話,當偶像也不錯,他會唱歌、會跳舞,雖然不太會說話,但是一說話就會引人發笑,好的意義上的。也許之後也可以去演戲,那他就要在那之前把小說趕出來。

       「翔君?怎麼了?」注意到他的視線,大野智轉過頭來問他。

       櫻井翔搖搖頭。「沒有,我就在想這個地方要怎麼用在小說裡呢?」

       「Fufu,可是吉本榎本感覺都對寺廟沒有興趣欸,還不如讓他們去桂川上踩天鵝小船。」大野智低聲笑著。

       「然後踩到一半榎本落水了。吉本趕緊跳下去救他,把他拖到岸上做人工呼吸。」櫻井翔順著故事接了下去,大野智幻想了一下那個場面。

       「結果錢包不小心落入水裡,兩人身無分文。」大野智自己革命尚未成功,不想讓榎本徑過得太爽。

       「榎本用他口袋僅有的500円買了一張彩券,結果中了1000萬。」但是櫻井翔總跟他唱反調。

       「你幹嘛讓他們過得這麼爽。」大野智生氣。

       「智君不想讓他們過得很好嗎?對我來說,他們就是活在小說裡的另一個我們。」櫻井翔的聲音在沒有牆的矮廊上迴盪,他輕聲地說:「所以不論現實生活中發生了什麼事,我都希望他們在那個構築出來的世界裡過得很快樂啊。每次看到他們齊心破解案件的時候,就會從他們那裡獲得面對現實中困難的能量。嘛,雖然也都是我自己寫的啦。」

       「……好吧。」大野智被說服了,「那最後他們倆個一起在榎本的地下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是童話故事的標準結局啊。」櫻井翔笑了。「但是我還不想讓他們結束欸,他們要陪著我們走很遠很遠。」

       大野智停下腳步,彷彿能看到整個矮廊鋪滿了被吹進來的櫻花瓣,暖陽把周圍烘成了金黃色,櫻井翔往前走去,就在整幅畫的中心,沿著矮廊切線延伸的透視點,那個好像會一直連接到遙遠未來的位置上。

       「智君?」

       大野智追上前去。

       「好吧,那就只好讓他們遠離天鵝小船囉。」

 

※※※

 

       「你還沒說晚上要怎麼抓變態。」天鵝小船沒開放,兩人決定打道回府。坐在回京都市區的巴士上時,榎本這麼問著。

       「那還不簡單。要抓到變態首先就要了解變態,只要你以他的思維去思考,就可以預判他的行動了。」

       「這樣啊,那你應該很了解囉。」榎本送了一個充滿鄙視的眼神過去。

       「討厭啦我跟他才不一樣,我一點也不想看女高中生的裸體啊。」

       前面的乘客聽到了奇怪的關鍵字,轉過頭來戒備地看著兩人,榎本稍微遮了一下自己的臉。

       「但是總歸來說,最直接的方法還是只有一個。」吉本毫無畏懼地繼續說:「那就是讓螢醬今晚也潛入女湯去抓住兇、嗚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放開我放開我───」

 

※※※

 

       「吉本看起來為什麼這麼熟練啊。」大野智趴在櫻井翔的床上看著電腦。

       「因為在我的設定裡,他為了坑學生常常會去當stalker嘛。」櫻井翔坐在一旁說,想了想又趕緊補充:「但是我沒當過喔,而且我也不想當。」

       「你不用急著澄清嘛。」大野智笑彎了眼睛,露出兩顆小虎牙。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我們這一路上也沒有什麼碰上變態或跟蹤狂的經驗。」櫻井翔抱著枕頭靠在牆上,為自己又挖坑給自己跳感到痛苦。

       「那就真的讓螢醬潛入女湯吧。」

       「那就真的是犯罪了啦!」

 

※※※

 

       榎本最終還是換上了女裝。

       吉本和沖田碰了頭,拿到一張房間鑰匙。他在晚餐前把鑰匙交給榎本,然後攤開一張簡陋的女湯平面圖。

       「聽我說,根據他們給我們的照片,我猜女湯裡被裝了三個針孔攝影機。」吉本拿著紅筆,在平面圖上畫著圈圈。「這個平面圖是他們自己畫的,可能不是很準確,不過以方位來看應該在這三個地點。」

       「難道是員工裝的?」

       「我覺得很有可能。」吉本把平面圖捲起來交給了榎本。「雖然找到攝影機也不能怎樣,但總之先把它拿去交給警方對指紋吧,或是請旅館查查經常出入女湯的員工有哪些,這些都要在拿到攝影機之後進行。所以你現在趁著晚餐時間人少的時候進去吧,小心別被認出性別。」榎本大翻白眼。

 

       趁著吉本假裝日語不好的外國人來旅館問路的時候,榎本摸進了女湯。就算是晚餐時間,還是有一兩個歐巴桑在裡面泡澡,所幸在更衣間並沒有人。榎本在第一個位置順利地找到攝影機,匆忙地將他放進袋子裡。不得不說攝影機真的藏的很隱密,但是身為防盜宅就是有防盜宅的優勢,榎本很快地找出了第二個。

       找第三個時花了一些時間,平面圖真的畫得不怎麼樣。榎本在大約的位置上來回看了很久,裡面的歐巴桑好像快出來了,他有點著急,只好拿出女孩的裸照對照著角度找。終於讓他找到的時候榎本也鬆了一口氣,心情一放鬆他就觀察起了攝影機,這一看讓他愣住了,攝影機是可以遠端監控的型號。

       榎本想了想,並沒有立刻把他關機,而是把鏡頭對準他的大腿,手指輕輕地往上撫,情色而緩慢,然後慢慢的、慢慢的把裙子往上撩──

       然後在最後關頭關了機。

       當他走出女湯時,看到一個男員工站在他面前。

       「這位小姐剛剛是來泡湯的嗎?」員工表面上看起來禮貌地說。

       「不是,」榎本用著高音輕聲地說。「有東西忘在裡面。」

       「這樣嗎,我可以檢查一下是什麼嗎?因為以前有顧客也用這個藉口偷偷把旅館的東西帶回家。」員工眼神飄移,一會兒盯著榎本手上的東西,一會兒盯著大腿。

       「不行。」榎本把東西擺在身後,跨步就要掠過員工。對方急了,伸手去撈袋子,另一隻手抓住榎本的手腕,然後用身高優勢將他推在牆上。員工一腳卡進榎本的兩腿之間,滿意地看到榎本變了臉色。

       「快放開這個袋子,你這個小騷貨。」員工下流的在榎本耳邊說。

       不,你的膝蓋再往上一點就碰到你也有的那一根了。榎本心情複雜,不知道該希望他碰到還是不要碰到。

       此時他應該要大聲呼救的,但是他聲音一放開就會變回男聲,權衡了利弊之後他還是決定──

 

       「碰!」

 

       「哎呀怎麼會有這麼大一坨垃圾壓在我親愛的螢醬身上,還好我早點來看看了。」

 

       決定要相信吉本荒野。

       榎本看著眼前剛揍完人神清氣爽的吉本,露出了微笑。

       「幹的好喔螢醬,這麼一來也沒有後續麻煩的事情了,就直接把這傢伙交給警方吧。」吉本拉起榎本,轉身對旅館的經理解釋了起來。結束後就攬著榎本走出了旅館。

 

※※※

 

       「榎本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工口了?」

       「從這次開始啊,應你上次的要求幫他加了情色屬性……開玩笑地開玩笑的啦!你就當穿上女裝的時候才會被激發的特殊形態,以後他絕對還會很正常!我保證!」

 

※※※

 

       榎本換回了男裝,坐在副駕駛座上。

       「這次的報酬你一分也別想拿。」榎本惡狠狠地說道。

       「好歹你九我一吧,雖然說你這次真的很賣力,但是我也有點貢獻啊,至少給我點油錢吧。」吉本一邊討價還價,一邊問:「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員工居然笨到自己跑出來攔截你,照理來說不都會裝死嗎?你做了什麼讓他這樣腦衝?」

       「……」榎本一歪頭,假裝睡著了。

       居然裝睡,該不會真的做了什麼吧。吉本憂心忡忡,吾友為了我們的事業犧牲奉獻這麼大,我還是一毛也不拿好了,畢竟我已經獲得更棒的報酬了。

       在休息站稍作休息的時候,吉本拿起手機對準了真的睡著的榎本的臉。

 

       「真是的,可愛過頭了吧。」

       吉本滿意地在一堆女裝榎本的後面,又新增了一張睡顏照。

 

※※※

 

       「這次的案件好簡單啊,根本不算案件吧。」

       「因為是特別篇之類的東西嘛,用來轉換心情用的,每次都殺人案我也覺得很無趣啊。」櫻井翔把小說存了檔。「而且前半段我把他當遊記寫了嘛,就覺得整篇的氛圍應該要輕鬆一點。」

       「旅行啊,真不錯。」大野智撲回了自己的床上,趴在上面雙手撐著臉頰,腳有一下沒一下的踢著。「觸發了很多平常不會發生的事。」

       「喔!我也覺得很有收穫。」櫻井翔愉快地說。「哪一天再來旅行吧。」

       「好呀,」大野智爬起來。「那下次我要去九州。」

       「好好,去九州。」

       「還有北海道!」

       「好好,去北海道。」

       「還有夏威夷!」

       「欸,這個有點困難……好好,去夏威夷!」

       「約好了喔。那還要去大阪的天神祭!」大野智笑了開來。

       那豈不是把一年後也預約了嗎?櫻井翔無奈的也笑了,伸手捏了捏大野智鼓起來的臉頰肉。

       「好好,約好了,明年一起去天神祭。」

 

TBC

篇名又叫作者本人京都遊記(簡化版)

不用想案件真是輕鬆寫意
24小時就寫完了 簡直像治好了便祕一樣
但是不會寫談戀愛
也不會開車
還是回去便祕寫案件好了_(:з」∠)_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