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山組】目標是推理大師05 And Then There Were None

※山組 吉榎 進度停滯
※我寫山組翔哥寫吉榎
※OOC
※所有專業方面都是掰的 誰認真誰就輸了
※不只案件的梗,連段子都快沒了

11.

 

       大野智和出版社簽了約。他想除了賺點錢之外也順便賺點知名度,就算是小出版社但至少能讓他的作品被人接觸到。大野智坐在桌子前看著編輯滿臉笑容地拿了一個據說是出版社吉祥物的抱枕給他當禮物,說真的,如果不是他親眼看到吉祥物的設計稿,他就會懷疑那個身體很長的貓是出自櫻井翔的手筆。

       他只好拖著那個抱枕去跟松本潤吃了飯。

       雖然說是為了慶祝他跟出版社簽了約,但是大野智總覺得這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事,尤其是他們的吉祥物還長得這麼獵奇,還有他剛剛才接到一個幫「霸道總裁愛上俏秘書」系列的小說畫封面跟插圖的工作,讓他很想回去解約順便把抱枕還他們。

       「有什麼關係嘛,萬丈高樓平地起,你總得經歷這種累積知名度的時期啊。」松本潤翻著烤肉這麼安慰他。「而且我覺得抱枕也沒這麼醜啊。」

       「先不論抱枕,問題是這個系列要求的插畫實在是跟我想畫的東西差太多了。」大野智把下巴擱在桌上,抱怨著。「霸道總裁到底是什麼鬼,我這輩子還沒看過。」

       「你就把你覺得最帥臉配上西裝加上一米八的腿就是霸道總裁啦,大概吧。」松本潤也沒看過什麼真正的霸道總裁,他不負責任的建議。「再幫他梳個大背頭或是大風吹之類的髮型唄。」

       「……」大野智想了一下,苦惱的對松本潤說:「不行啊,怎麼樣都只想的到翔君的臉。」

       「咳咳──!!」松本潤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但是我又不想看到長著翔君臉的人跟別的什麼俏秘書搞在一起……」

       「你先等等啊,」松本潤伸手制止了他,「我先確認一下,你剛剛那句話應該沒有包含喜歡櫻井桑的意思吧?」

       「我喜歡他啊,而且我猜以後還會越來越喜歡他。」大野智還沉浸在自己的煩惱之中。「還是把祕書畫成我的臉呢?」

       「我少看了一集嗎?劇情接不上了!」松本潤震驚。

       「沒有,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大野智靈光一閃,「對了,把松潤畫成霸道總裁好了。」

       「先別管總裁了,喜歡一個人這種事怎麼被你講得這麼輕描淡寫的。」

       「不啊,其實我也是挺不知所措的,」大野智小聲地說,「但是之前在京都我稍微試探了一下,覺得我還是蠻有機會的感覺。加上那什麼……近水樓台先得月嘛,要是難得的優勢因為急躁毀了就不好了。而且……畢竟吉本荒野那麼喜歡榎本徑……」

       吉本荒野又是什麼鬼?松本潤覺得他不只少看了一集,他大概少看了一季。

       「那也不能這麼優閒吧?要是他在外面早就有女朋友了怎麼辦?」

       「翔君在外面怎麼可能有女朋友嘛。」看著松本潤欲言又止的表情,大野智很放鬆的說,「除了買東西取材跟運動之外他幾乎都沒有出門,一整天搞他的推理小說跟模擬殺人現場,出去玩都是跟一群大學朋友,也沒見他打過什麼黏黏糊糊的電話,完全沒有跟在談戀愛的跡象嘛。」

       「說起來,櫻井桑到底是做什麼工作的啊?為什麼都不用出門?」松本潤抓住了一個問題。

       「嗯?這麼說起來……我還真不知道欸,難道真有什麼坐在家裡就能賺錢的工作?該不會是炒股高手吧?」大野智歪了歪頭,不怎麼認真的思考。

       「喂喂,不會吧,你這不是一點也不了解他嗎?」

       「有什麼關係嘛,總是要先喜歡上才會開始深入了解啊,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不都是感性早於理性嗎?」但顯然大野智也沒有很在意這個問題。「反正來日方長嘛,這種不是很重要的資訊以後再慢慢了解就好啦,有關他對食物的喜好我可是清楚的不得了呢。」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松本潤只好點點頭,「但是該主動的時候還是要主動啊。」

       「安啦,我知道。」大野智把烤肉塞進自己嘴裡,「今天就帶消夜回去給他吃。」

       「……好吧,餵食也是一種方法啦。」

 

       大野智一手提著消夜,一手抱著抱枕回到了公寓。自從他開始有意識地喜歡櫻井翔之後真是越看他越帥,心情不好的時候只要盯著看就會覺得世界美好了起來。一想到等一下要跟櫻井翔一起吃消夜,就連下午出版社的鳥事都變得無所謂了。然後他歡快地打開了門。

 

       「我回來了──」

 

       「啊,智君,歡迎回來。」

       「打擾了。」

 

       大野智眨眨眼。看到客廳裡,櫻井翔跟一個膚白若雪的貓唇青年擠在沙發和茶几間的地板上,茶几上杯盤狼藉的放著吃完的漢堡排外賣和幾瓶麒麟一番榨的罐子。聽到大野智回來的聲音,兩人的臉一起從櫻井翔的電腦前抬起來看向大野智打了聲招呼。不知為何大野智想到了松本潤那欲言又止的表情。

 

       『翔君在外面怎麼可能有女朋友嘛。』

 

       『但是可能有男朋友啊!』

 

       媽的,松本潤,你剛剛是不是想講這句話。

 

12.

 

       在大野智的震驚之中,貓唇跟櫻井翔說了幾句話,然後站起來收拾了滿桌的東西,之後貓唇隨手抓起櫻井翔平常放在鞋櫃上的鑰匙扔給了他,櫻井翔接下後就把貓唇送出了公寓,過程行雲流水自然的不得了。

       櫻井翔回到家裡,發現大野智還站在玄關。「怎麼了嗎智君?為什麼不進去?」

       「剛剛那是誰啊?」大野智回過神來,趕緊把鞋子擺好跟了進去。

       「那是二宮和也,我的前室友。」櫻井翔解釋,「你可以叫他Nino.」

       可惡,忘記前室友這號人物了,看來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這條路線已經有人用過了。大野智暗叫不好,幸好他還有共同奮鬥目標這個優勢。「那你們剛剛在幹嘛?」

       「哦,剛剛跟Nino在討論小說的新橋段。」

       「……」

       「之前不是跟你講過想多加一個人物嗎?因為已經答應你不會再用天才美少女高中生偵探了,所以我想說用Nino當作那個人物的原型,在下一個案件可以一起攜手破案──智君?」

       大野智掄起那個長得很長的貓咪抱枕,整個人跨坐在櫻井翔身上,把抱枕死死壓在櫻井翔臉上。「櫻井翔你這個渾蛋!你在上上個案件中破完密室之後就要捨棄榎本了嗎?我現在就要把你悶死讓你這個邪惡的念頭胎死腹中!」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啦!總之你冷靜啊!先下來好嗎!」

       如果櫻井翔看的到大野智的腦,就能看到一條清晰的思路:「Nino→以Nino為原型的角色→頂替天才美少女的角色→本來要跟吉本荒野開啟感情線的角色→櫻井翔的菜!」

       可惜他看不到。

       櫻井翔覺得自己死得很冤枉。

 

       一陣混亂結束後,兩人重新坐回沙發上。櫻井翔一邊安撫炸毛的大野智,一邊解釋:「我沒有要捨棄榎本啊,其實這個角色就跟影山啊芹澤啊一樣是個配角而已,絕對沒有要讓他們組三人團的意思。就算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吉本吧,他只喜歡榎本一個人而已。」嗯?這句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算了,順毛要緊。

       「好吧,我相信吉本。」大野智瘪著嘴說。

       ……還真不相信我啊。櫻井翔欲哭無淚。

       「那你寫到哪了?我要看。」

       「啊,才寫了開頭而以,剛剛Nino說你回來了就不好意思繼續打擾我們,可能以後會再找時間來補上吧,畢竟以他為原型還是需要參考他本人才行。」

       「但是你最近寫榎本越來越不詢問我的意見了啊。」大野智撇撇嘴,不甘心的說。

       「哎,那怎麼能比呢,因為智君的事我全部都了解嘛,根本不用特地去問你。」

       「……切,就你會說話。」

 

※※※

 

       星期六一大早,榎本坐在他的地下室裡開著鎖,他現在很餓。以往這個時間,吉本都會帶著兩人的早餐來吃,吃完後他就會去學生家裡荼毒國家未來的棟樑,然後榎本就可以繼續擺弄他的鎖直到吉本下了課來找他去吃午餐。現在顯然已經超過平時約定俗成的時間了,榎本第三次看向一片漆黑的手機螢幕,皺了皺眉頭。

       正當他考慮著是要主動去聯繫對方,還是自己去買份早餐的時候,吉本就傳了LINE過來:「嗨,吾友☆我在來的路上發生了一點麻煩,就是在馬可先生雜糧麵包斜對面那家橘色屋瓦、門口還有種一棵八重櫻的那戶人家這裡,雖然離你那裏只有5分鐘的路程但是你不用特地跑來關心我」

       榎本看完之後把手機放到了一邊,不知道吉本說的麻煩要處理多久,總之先泡個麥片來充充飢吧。10分鐘後,榎本燒好了開水,正在猶豫要泡巧克力口味還是草莓口味的三合一麥片,吉本又傳了LINE進來:「哇啊啊你居然真的不來!!!我明明就說我遇到麻煩了你居然忍心丟我一個人在這裡!你太壞了!我要跟你拆夥然後把你那份早餐給功一君吃,哼!」

       榎本看到這則訊息遲疑了一下,先不說這個半路殺出來的功一君到底是誰,吉本居然要把買好的早餐送給別人,豈有此理。榎本看了一下上一條描述的地址發現還蠻近的,比起自己再去買早餐回來,還是去找吉本討回原本屬於自己的那一份比較快,然後順便去看看功一君是何許人也。榎本這麼決定了之後就開始收拾他的鎖和麥片包準備出門,才剛跨出一步吉本又送了LINE過來:「對不起我剛剛手滑,我腦被雷劈到,我真的沒有要跟你拆夥也沒有要把你的早餐給別人!不要不理我啊嗚嗚嗚QAQ」

       吉本荒野,秒慫。

 

       榎本來到吉本所說的那戶人家的院子裡,不知道為什麼,吉本身旁還有很多像黑社會一樣的人,吉本像是被人提著領子一樣腳有點虛浮,他正用著很誇張的手勢跟一個左手刺了一隻龍的高壯中年人講著什麼,轉頭一看到榎本時就差沒哭出來,他拼命地指著榎本的方向說:「就是他!龍哥,我昨晚就是和他待在一起的!待到半夜一點看完綜藝節目的3小時SP才回家的!」

       榎本正想後退,就被一個帶著墨鏡的人攔住,並把他請到吉本身邊。龍哥看了一眼榎本,然後問起了有關昨晚的各種問題,包括綜藝節目中的內容。問完之後他的臉色稍微和緩的一點,向榎本致了歉:「不好意思啊,佔用了你假日的時間。等一下可能還有事想問你,請你先在一旁稍作休息。」說完又轉向吉本,指著他的鼻子說:「雖然你看起來好像是清白的,但是你的嫌疑還沒洗清知道不。」

       「是,是。」吉本認命的點點頭,拉著榎本退到一邊。

       榎本還覺得莫名其妙的時候,吉本從垮包裡拿出了一份早餐:「喏,你的早餐,抱歉啊有點冷掉了。我看我今天是走不了了,等一下回去後午餐你就自己吃吧。」

       「你不是說要給功一君嗎?」榎本接過早餐,還是忍不住嘲了一句。

       「拜託,我當然是開玩笑的,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背叛吾友的事呢?」吉本誇張的大呼小叫,「而且我就算要送別人早餐也不會送那個傢伙啊!送他還不如送影山呢,雖然馬上就會被扔掉。」

       「但是很可惜,你打賭輸了一份早餐,」一旁一個穿著圍裙的人插了嘴,臉上帶著游刃有餘的笑意,吉本看到就厭惡的轉了頭。「明天記得送過來啊。」

       「功一君?」榎本指著對方,向吉本求證。

       「哦,是啊,就是他。不過我先聲明,我都是叫他有明的,並不會叫他功一君。」

       「你好,我是有明功一,就是開那家『有明』西餐廳的。」有明朝榎本點點頭。

       「啊,林氏蓋飯很好吃。」榎本想起了吉本經常買的那家外賣。

       「他就只剩下做飯很好吃這個優點了啦。」吉本擺擺手,想結束有關有明西餐廳的話題。「話說回來,他們怎麼這麼快把你弟妹放回家?」

       「因為我們昨晚是整晚都待在一起啊,不在場證明很充裕,不像你只有到1點而已。」有明得意地說,「基本上我的嫌疑算解除了啦,所以他們當然被放回家囉。」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榎本對於一直處在狀況外感到很不滿,他轉頭問吉本。

       「唉,這事你還是不要知道得太清楚比較好。總之我跟有明現在都是一起殺人案的嫌疑人,」吉本解釋到,一旁有明插嘴說不是我們,只有你,吉本忽略了他的聲音。「因為案發時間是昨天晚上,所以相關人員要求我們出示不在場證明,有明就跟我打賭說我們傳剛剛第一條那種訊息看你跟他弟弟妹妹會不會來,輸的明天要請對方早餐,結果他弟妹很快就來了。」吉本看起來很哀傷地說。

       「哦,可是你明明寫不用來關心你的。」

       「你真是不懂啊吾友,」吉本抓住他的手,「說不要就是要!不用關心我就是快來關心我!我沒事就是我有事!說隨便你決定就好就是我沒有很喜歡這個可是如果你堅持的話我也勉強可以接受!而且我都把地址寫得這麼清楚了就是想讓你來啊!」

       好麻煩。榎本把耳機塞進耳朵裡。

       「為什麼你就不懂呢?平時想案件的時候明明跟我的頻率這麼合,卻沒辦法解讀我的訊息。」

       「還是我的弟妹器用。」有明說。

       「呸,那是因為你平常就傲嬌他們已經習慣了。」

       這時一個墨鏡男又走了過來,拿個一個本子來詢問榎本的名字。當他聽到榎本徑的時候,墨鏡男很驚喜地轉頭對龍哥說:「老大,他是榎本徑欸,那個鎖匠,之前跟兩個律師一起破了很多密室殺人事件。」

       「欸欸欸欸,這事跟吾友沒關係啊。」吉本當在榎本身前,一手攔住一直想湊上來的墨鏡男。「吾友是白的,別把他扯進來。」

       「不會不會,就是想請他幫忙破這個案而已。」龍哥走過來不耐煩地拉開吉本,轉過頭恭敬的對榎本說:「不好意思啊榎本老師,可以請您幫我們看看這個密室嗎?」

       居然用敬語?還尊稱他榎本老師?吉本一邊吐槽,一邊不由自主地想到榎本穿著白襯衫金框眼鏡黑窄裙黑絲襪還有黑高跟鞋的裝扮。

 

※※※

 

       「自從螢醬出來之後你是不是特別喜歡讓榎本穿女裝啊?」

       「說什麼呢,不是我,是吉本。」櫻井翔義正嚴詞的說。

       還不都是你寫的嗎?大野智心裡吐槽。你就承認吧,吉本就是你的潛意識。

 

※※※

 

       「到底發生什麼事呢?」榎本問到。

       「是這樣的榎本老師,我們是一個……營利組織,您可以叫我青龍,」龍哥恭敬的說。「昨天晚上我底下的小弟……我是說部下,聚在一起搞了個小型的拍賣會,賣一些平常在市面不流通的稀有玩意兒,只有拿到邀請函的人才能進去,是一個相當隱密的拍賣會。被邀請的總共15人,但是昨天去的只有9人,您朋友吉本和有明都是被邀請而沒有赴約的其中一人。今天早上我們來找主辦人,也就是這個住宅的主人時,發現10個人全部死了,加上主辦人。並且剛剛我小……我部下回報,拍賣品中的水晶金剛鸚鵡也不見了。」

       「水晶!」吉本眼神發亮。

       「金剛?」有明挑眉。

       「鸚鵡……」榎本低頭思考了一下。「那是拍賣品中最值錢的東西嗎?」

       「不是的,所以才令人奇怪。」青龍搔搔頭,也很困惑。「如果是強盜殺人案的話,拍賣品中有明顯更值錢而且攜帶方便的大鑽石,但是犯人並沒有偷走那個,反而偷了拿在路上應該會很顯眼的水晶金剛鸚鵡。」

       「那密室是怎麼回事呢?」

       「啊,榎本老師,請直接過來看吧。」青龍把榎本請進了房內,吉本和有明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這是我們最近採用的系統,虹膜辨識機。要從外面進屋內的話,必須要先用附在邀請函裡的磁卡刷卡,然後讓辨識機記錄每一個對應的虹膜,要出去的時候讓他辨認虹膜就可以開門了,下次要再進來的話只要辨認虹膜就可以。」

       接著青龍領著眾人越過客廳,在客廳中央有一具被一槍爆頭的屍體。

       「不好意思啊,為了保持現場這個我們得先放在這裡。」青龍向榎本說明,然後從一旁的樓梯下到了地下室。

       「就是這裡,」青龍指著其中一個房間。「他們就是在這裡舉行拍賣會的。老師請看,這邊也是用跟上面一樣的系統,要掃了虹膜才可以進入。剛剛我已經以管理員的身分把系統關掉了,所以現在沒掃過的人員也可以進出,不過半個小時後他又會自動把系統打開。」說著他打開了門。

       門內倒了9具屍體,有幾個死狀痛苦,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死去,有些像是在昏迷中死去的。但是共同點是都沒有外傷。

       「榎本老師您看,他們是怎麼死的呢?」

       榎本帶起了白手套,一個一個看了起來。「沒有外傷,說明是中毒死的,至於什麼毒這個得讓專業法醫判斷。另外,因為這個房間內的溫度相當低,屍體死亡後的各種狀態會被延遲,所以也沒辦法判斷精確的死亡時間。」榎本收起了白手套。「這個情況還是報警,請專業的鑑識人員來吧。」

       「呃、不,」青龍看起來很遲疑,「我們這個啊……不方便請警方來,所以才想麻煩榎本老師啊。」

       「?」榎本轉向吉本,希望他解釋清楚,另一邊吉本拼命使著「我等一下再告訴你」的眼神。

       「好吧,那麼說密室就是因為這些門都沒有被強行打開是吧?」

       「沒錯,只要是通過虹膜辨識機進來的人,虹膜都會被記錄,但是我們剛剛查過裡面的紀錄,除了這9個人以外都沒有人進來過。」青龍緊皺著眉頭。

       「會不會是有人緊跟著別人進來呢?」一旁吉本插嘴,「就是趁著別人掃完虹膜開門後溜進來的。」

       「不會的,」有明雙手抱在胸前,用下巴指著房內的桌子。「你看,房間內擺著十個杯子,代表的確是10個人在進行拍賣會沒有錯,而且是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死的,如果是有人以不法途徑強行進到屋內,那這些人應該不會還若無其事地繼續進行拍賣吧。」

       「對了,杯子。」青龍湊上前,「他們是喝下了什麼毒吧?」

       「是的,有這個可能。」榎本點點頭,「如果是用延遲發作的毒物的話,就能確保每個人都不疑有他的喝下水之後才會有毒發症狀。但是有的杯子裡還留有大量的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喝過,這點我還是傾向請專業的鑑識人員來驗驗這水比較好……」

       吉本湊上具摀住榎本的嘴。「啊哈哈哈,不如我們拿隻狗來讓牠喝喝這水,看看有什麼問題?」

       「雖然有些毒物過段時間就會自然分解了,不過,嘛,可以試試看。」榎本拉下吉本的手,這麼說到。

       「不如拿小逼來試試吧。」墨鏡男1號這麼說。

       「噫!你太殘忍了!居然想毒害小逼!」墨鏡男2號憤怒的指控他。

       「我這不是想把小逼送到牠主人身邊嗎?」1號反駁。

       「打個岔啊,這是不可能的。」墨鏡男3號在一旁說,「我剛剛去看了一眼,發現小逼不見了。」

       「「什麼?」」1號2號異口同聲的表示震驚。

       「小逼是誰啊?」榎本疑惑地轉頭。

       「是這個房子的主人養的的倉鼠。」2號憂心忡忡的說,「是個可愛的孩子,不知道是逃走了還是怎麼了,希望不要是慘遭兇手殺害。」

       「先不要管小逼了,」青龍頭痛的按了按太陽穴。「總之,先來整理嫌疑人吧。」

 

※※※

 

       「這次是吉本作為嫌疑人啊。」大野智看完了最新的進度。「不過話說回來,有明還沒什麼戲份嘛。」

       「是啊,目前為止,因為還在說明案件啊。」櫻井翔點點頭,「之後戲份會多起來的。」

       「話說那個營利組織是什麼鬼啊,該不會真的是黑道吧?」

       「啊?你現在就要知道啊?那不就是劇透了嗎?」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只是看案件而已,案件不劇透就好了。」大野智往後倒在沙發上,「而且我看起來就是黑道啊,沒錯吧?」

       「是啊,就是黑道。」櫻井翔點點頭承認了。

       「吉本為什麼會跟黑道有往來啊?」

       「這個就不能說了,」櫻井翔微微一笑,「因為會牽扯到以後的案件。」

       「切,小氣,以後還不是要給我看。」大野智拿貓咪抱枕砸他。「這個送你,我的簽約禮物。」

       「欸?畫成這樣也可以出成商品喔?那我還蠻有前途的嘛!」櫻井翔接過抱枕,很高興的表示。

       「得了吧,這不是賣不出去只能強迫推銷嗎?」大野智站起來揉揉眼睛,「我睏了,要去睡了,客廳給你整理。」

       「好好,去睡吧,」櫻井翔也站了起來,揉揉大野智的頭頂。「晚安囉。」

 

13.

 

       之後幾天,大野智常常能在回家後看到二宮和也。有時候他們很認真的在討論,有時候只是在演小短劇,有時候是靠在一起吃外賣看電視劇一邊吐槽。

       為什麼他們之間散發著一種我無法介入的氛圍?當然大野智看的出來二宮和也對櫻井翔一點那方面的興趣都沒有,但有時他還是會這麼想,當然他一點也不想跟櫻井翔演小短劇,不得不說他倆說的話有時旁人還真聽不懂。也許這就是過去累積的默契吧,大野智安慰自己,雖然我不能擁有他的過去,但是我有他的現在跟未來啊。這麼想著大野智又充滿希望的打開了門。

 

       「我回來了──」

 

       「啊,每次都來打擾,真不好意思。」

 

       不,二宮和也也有櫻井翔的現在。大野智扶額。他環顧了一下,發現櫻井翔並不在,只有二宮和也一個人在客廳裡玩著puzzle & dragons.

       「翔君呢?」

       「啤酒沒有了,他出去買。」二宮和也稍微抬起頭看了一眼大野智。

       大野智想起櫻井翔說「你一定跟Nino很合得來」的事,所以他主動蹭了過去。「Nino以前是翔君的室友啊?」

       「是啊。」二宮和也看到大野智在跟自己說話就收起了遊戲。

       「那你知道翔君在做什麼工作嗎?他每天都在寫推理小說,沒看到他出門啊。」

       「翔桑喔,他就收收房租、玩玩股票吧,他投資還蠻厲害的,之前我們去給一家手相館看手相,他們說翔桑有二重頭腦線,很厲害的樣子。不過還是我的霸王線最厲害了。」

       果然是股票嗎?慶應大學高材生果然不一樣。大野智心裡想著,二宮和也突然湊過來。「不過話說回來,大野桑還真是……跟我想像的差不多。」

       「嗯?什麼意思?」

       「之前翔桑也會把他的小說寄過來給我看。不過那都是跟你討論完的完成品,我就只是負責幫他校稿而已。他說我跟他思路太相近了,跟我討論也不會生出什麼有趣的點子。他那時候有說裡面的榎本徑是以你為原型,所以我一邊看就會一邊想像真正的你大概是怎麼樣的人。大體上來說,跟我想得差不多嘛。」

       「欸?是什麼樣子?」

       「就是……這個樣子啊。」二宮和也伸手包住大野智的臉頰,上下揉弄。

       「這樣是哪樣啦?」大野智不甘示弱的伸手回捏。

       當櫻井翔提著一袋啤酒回來的時候,看到兩隻小動物在沙發上滾動,互相抓來抓去,然後他就想到了獅子王裡的辛巴和娜娜,在他心中高唱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我少看了一集嗎?」櫻井翔茫然。

 

       最後櫻井翔還是把二宮和也送走了,二宮和也走出公寓大門前對櫻井翔說:「翔桑,我覺得你的文字還是描述的挺到位的。只是有關吉本跟榎本這一對,你怎麼看?」

       「什麼怎麼看?不就是一對搭檔嗎?」

       「是嗎?我從一開始看到現在,我覺得雖然吉本總是用很誇張的方式表達對榎本的友好,但是裡面還參著點什麼別的吧?」二宮和也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然後手滑了下去踉蹌地摔了一跤。

       「喂,這個梗你還沒玩膩啊!」

       「好啦好啦,」二宮和也笑嘻嘻地站起來,「總之,我想說,也許你自己沒發現,不過吉本大概就是你的潛意識吧?啊,你也不用特別去在意這個部分,我覺得就這樣寫下去挺好的,總有一天你回頭再來看的時候會有很大的感觸喔。」說完他又拍了拍櫻井翔的肩膀,又滑了下去。

       「…………夠了喔。」

 

       櫻井翔上了樓,看見大野智正在翻看以前寫的案件。

       「Nino剛剛說,他從你的文字中想像的我跟真正的我沒有差太多。」大野智抬起頭來解釋,「我正在看到底你把榎本寫的怎麼樣。」

       「剛剛他也說吉本是我的潛意識,」櫻井翔坐到大野智旁邊。「應該沒有吧,要不然我豈不是一個變態了。」

       「也有可能是有色無膽啊。」大野智小聲地說。櫻井翔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大野智趕忙堆起笑容說:「呵呵,沒什麼,對了,話說新的案件寫的怎麼樣了?」

       「寫得差不多了,」櫻井翔接過滑鼠點開了另一個文檔。「你來看看。」

 

※※※

 

       在其他人盤問另外4個嫌疑人的時候,榎本轉頭問起了另外兩人:「剛剛看完了之後,覺得怎麼樣?」

       「怎麼樣啊?總之我們再梳理一遍吧。」吉本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

       「說的也是,」有明點點頭。「昨天晚上,有9個人來到這間宅邸,他們分別用磁卡刷了卡,然後掃了虹膜,這些都記錄在機器裡了。」

       「然後10個人一起到了地下室進行拍賣,途中不知道為什麼,9個人都死了,極有可能是毒死,只有一個人離開了地下室。」吉本接著說。

       「然後那個人不知道為什麼,被人一槍爆頭了,之後機器裡也沒有紀錄到有人離開。」榎本回頭看了一眼被爆頭的屍體。

       「最後,犯人拿著水晶金剛鸚鵡不見了。」有明來回踱著步。「什麼亂七八糟的案子?」

       「我覺得水晶鸚鵡很有可能只是個幌子,犯人的目的是殺人,要不然怎麼可能偷一個那麼莫名其妙的東西呢?我們可以先暫時不去管那隻鸚鵡。」吉本這麼判斷。

       「不,我覺得這就是一起強盜殺人案件。」有明冷著臉說,「沒有任何的智商可言,就只是世界上最渣的一種人。」

       「幹嘛突然變得這麼嚴肅?」吉本好奇地看向有明。「該不會你的誰也被強盜殺人案殺掉過吧?」

       「跟這次這件事無關好嗎?閉上你的嘴。」有明沒好氣的說。

       「當然有關啦,你因為私人情緒帶動你對這件事的判斷力,」吉本指著他的鼻子說,「如果你一口咬定是強盜殺人案而忽略其他種可能,就有可能誤判這個案子的真相。」

       「私人情緒?這個案子有人死了,還有東西不見了,這麼明顯的指向強盜殺人案你說我這是誤判嗎?」有明冷笑了一聲。

       「我只是說有可能不是,」吉本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不然你要怎麼解釋他不偷走大鑽石。」

       「你真膚淺。」有明哼了一聲,「每樣東西對他們來說有不同的價值,有人就覺得鸚鵡更有價值你拿他怎麼辦?這樣看來我還覺得這個犯人好一點,至少他不是只衝著錢就殺光一屋子人,要是那樣那他就真的是個渣,就算是一屋子黑道也一樣。」

       「黑道?」一旁榎本終於有反應,他轉向吉本。「你跟黑道有掛勾?」

       「欸,不是的吾友,這只是一點私人原因。」吉本想含糊的帶過。「但是我從來沒做傷天害理的事,真的,我做過最糟的事就是在虎哥強姦女人時在小巷子外面幫他把風。」

       「還有虎哥啊,」榎本顯然對他做過什麼事沒半點興趣。「該不會是左青龍右白虎的那個虎吧?」

       「是啊,左青龍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所以還有個鳳姐。」

       「……那剩下一個怎麼稱呼?龜哥?」

       「咳,這我就不知道了,我還沒聽任何人喊他龜哥過。」

       「算了,怎麼樣都好。」榎本把話題拉回來。「我對他偷走什麼沒興趣,我只想破了這個密室。」

       「真巧,我對偷東西也沒興趣,我只想知道人是怎麼死的。」吉本對有明吐了舌頭。

       「那事情就簡單了,你們破殺人案,我破強盜案,就這麼簡單。」有明看了看一旁的時鐘。「誰先破誰就贏了,輸的人請對方一頓晚餐。」

       「行啊,我跟吾友一隊,怕你說我們不公平,要是你輸了就只要請我們你家的林氏蓋飯好了。」吉本也看了一眼時鐘。「挖靠都這個時間點了,卡通快開始了!我得打一通電話。」

       在吉本打電話的時候,青龍走了回來,「榎本大師,您看這密室怎麼樣呢?破的了嗎?」

       怎麼又變成大師了?榎本點點頭。「這種系統大多存在著漏洞的,不過我要先問你關於系統的一些問題。」

       「大師您請問。」

       「管理員是怎麼關閉系統的呢?」

       「這個啊,也是要掃虹膜才行。」青龍把榎本帶到客廳的一個儀器旁。「您看,就是在這裡。」

       「那麼倒在客廳的這位沒有管理員身分吧?」

       「是的,他只是其中一個受邀者。」

       榎本搓起了手指,目前為止他還沒找到突破口。如果管理員不是死在密室裡的話,他就可以斷定是兇手抓著沒有死透的管理員關掉了系統,等兇手出了房子後30分鐘系統又會自動打開。但是死在密室外頭的人顯然做不到這件事。榎本的手指越搓越快,他還少了一個拼圖,剛剛梳理的案件有哪裡是漏掉的……

 

       「龍哥,這房子的時鐘平時是準的嗎?」吉本的聲音突然插進來。

       「準的啊,問這個幹嘛?」

       「但是現在是不準的啊。」吉本指了指,「我剛剛打電話叫我學生幫忙錄卡通,他居然跟我說早就已經開始了,我才發現原來時鐘慢了大概10分鐘吧。」

       「所以?」青龍不耐煩地問。

       「所以說,因為這是個插電鬧鐘,會慢表示曾經停電過啊!」吉本得意的說。「如果不是停電,而是被兇手關掉無熔絲開關的話,我就能猜猜他們是怎麼死的。」

       榎本抬起頭來,示意他繼續說。

       「我猜他用的是乾冰。乾冰就是固態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碳的濃度一旦超過6%就有致死的危險。」吉本拿過了那張拍賣品清單。「我剛剛看了一下拍賣品,這裡面有這個『巨大烏賊』,不過我問了清點的人他們說烏賊就裸裝在保麗龍箱裡,這還挺不尋常的吧?為了保鮮,通常都會有冷凍措施不是嗎?尤其這批貨品前天就運來了,一定是用了大量的乾冰才有辦法維持。因為二氧化碳比較重,基本上會沉在最底下,要確保殺死地下室的人,考慮到他們可能會站在桌子上汲取上層空氣,至少要在3公尺以下的範圍製造高二氧化碳濃度的環境,就我保守估計,地下室大約20坪,乘上3公尺,這些消失的乾冰如果是拿來囤積在地下室讓他們自然昇華的話,用來殺死人是非常足夠的。這也是為什麼地下室會這麼冷的原因。」

       「所以兇手就把電源切掉讓空調無法運作嗎?」榎本瞄了一眼那個儀器,「而且停電的話,用來開門的系統就無法啟動了吧?」

       「的確是的。」青龍愣愣的點頭。

       「看來這個進步的科技各有利弊啊,就這事件來說是弊大於利啦。」吉本接下去繼續說:「接著兇手為了離開這個房子,又打開了電源,這時候一個沒死透的人跑了上來。但是這時他大概也已經沒啥力氣而且神智不清了吧,就慘遭兇手一槍斃頭。怎麼樣,合理吧?」

       「合理是挺合理的,但是兇手是誰?怎麼離開現場的?你怎麼沒解釋?」

       「唉,那又不是我負責的部分。」吉本聳聳肩膀,「話說,吾友,你快點解開密室之謎,我們就可以吃免費林氏蓋飯了。」

       「就快了。」榎本轉頭對青龍說:「我可以看看儀器裡記錄的虹膜嗎?」

       「可以的,您請。」

       榎本瀏覽了紀錄,露出了微笑,右手直接做出了開鎖的動作。「密室,已經解開了。」

       「林氏蓋飯!」吉本歡呼著。

       「那可不行,」有明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因為我也解出來了,包括兇手是誰。」

       「什麼?」吉本詫異地轉頭看著走過來的有明,「你都還沒聽龍哥說其他嫌疑犯的不在場證明你就知道啦?」

       有明露出自信的笑容,「沒那個必要,因為兇手──」

       「是我先的。」

       有明愣了一下,轉頭看向榎本。他抿著嘴,堅持說:「是我先解出來的。」

       「哪有什麼先不先,我現在講出來就是我先。」有明不裡他,自顧自地要說下去:「犯人是唔唔嗯嗯嗯──」

       一邊吉本摀著有明的嘴,任憑有明的小細胳膊和小細腿不停的掙扎。「吾友,你說吧,密室怎麼啦?」

       榎本看向吉本,對方帶著鼓勵的笑容看著他,榎本吸了一口氣。「犯人是用小逼的虹膜解除系統的。」

       「小逼?」吉本愣住了,有明也忘了掙扎。「倉鼠?」

       「沒錯。」榎本點點頭,「事實上,脊椎動物都是有虹膜的,他們也跟人類的虹膜一樣幾乎是獨一無二的,機器無法辨識他是不是人類的虹膜,只能辨識這個虹膜跟之前的虹膜是不是一模一樣,就跟之前有人嘗試用貓的指紋設定iphone結果成功了是一個道理。」

       「真的可以這樣啊?」吉本不敢置信。

       「只要你看了紀錄就會知道了,雖然進出的時候用的都是人的眼睛,但是管理員的虹膜明顯不是人類的。」榎本指給一旁的青龍看。「也許一開始只是為了好玩才這麼設定的吧。畢竟需要用到管理員身分的時間也不是很多。」

       「所以犯人帶著小逼逃走是為了解除系統啊。這樣走的時候就不會留下紀錄了。」青龍點點頭,「那他是怎麼進來的呢?」

       「…………」

       「咦?不會吧?」

       「……我還沒解出來。」

       「哈哈,看吧,還是我比較早。」有明掙脫了吉本的束縛,得意的說:「沒有我這條線索你的密室永遠解不開。」

       「到底是怎麼回事?」吉本走到榎本身邊,拍拍他的頭安慰一下他。

       「因為犯人就是水晶金剛鸚鵡!」

 

       「……」

 

       「吾友,你再想想看,有哪邊漏掉了。你一定能比有明那個白癡還要早解開的!」

       「唔……呃嗯……」榎本看起來很痛苦,他拼命地想著密室,但是腦中不由自主地想到金剛鸚鵡開槍射死人的畫面。

       「白癡的是你。」有明沒好氣的說。「水晶金剛鸚鵡是個代稱,其實是個人,他們販賣的是人。因為是以商品的形式被送進來的,他當然不需要掃虹膜啦。」

       「咦?這件事龍哥不知道嗎?」吉本疑惑地轉頭看向青龍。

       「我不知道啊,」青龍也表示震驚。「他們賣什麼東西其實只有主辦人知道而已,沒想到居然還有賣人啊。你是怎麼發現的?」

       「囤放商品的房間裡,有一個被打開的腳鐐,」有明舉起了一個腳鐐,「還有一些生物活動的痕跡,例如被撓壞的保麗龍盒,還有角落乾掉的嘔吐物。看來金剛鸚鵡相當聰明啊,不僅能觀察出小逼是管理員、能從那種地方想到逃走的方法,而且還會開鎖。」

       有明得意完了之後低下了頭,發出一聲嘆息。「但是,這果然是一起強盜殺人案啊,只是搶的不是錢財,是自己的自由啊。」

 

※※※

 

       「咦?這次的案件怎麼這麼嚴肅啊?」

       「每一次都很嚴肅好嗎?是殺人案欸,為什麼你好像每次都看得很歡樂?」

       「嗯……大概是寫的人的問題囉?」

       「結果是我不好嗎?」

       「沒錯,都是翔君的錯。」

 

※※※

 

       最後,因為沒有人知道水晶金剛鸚鵡的長相,青龍也沒辦法下令追捕,這起殺人案就草草收場了。

       「耶,結束了,好累喔,我明天要睡一整天。」一走出門外,吉本拉著榎本趕緊要溜。

       「喂,等等,我還沒跟你點餐呢,明天的早餐和晚餐你該不會忘了吧?」有明的聲音在身後不疾不徐地傳來。

       吉本苦哈哈地轉頭。「那啥,有明老闆,我真的沒太多錢喔?你可別點太貴的。」

       「沒有錢?那你就用身體來還。」有明手指挑起吉本的下巴,危險的瞇起眼睛。

       「嗚嗚嗚我居然也有被人這麼說的一天。」

       什麼?難道你之前跟誰這樣說過嗎?榎本用眼神表達了他的驚恐。

       「我要你……」有明的聲音放輕,然後突然把吉本的臉拉近,貼在他耳邊,咬牙切齒的說:「跟蹤靜奈!他最近交了男朋友一堆事情瞞著我!你給我去看看她的男朋友那個渾小子有沒有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做見不得人的是不也是你情我願的嗎?」吉本碎唸到一半,發現有明噴火的眼睛,頭搖地像波浪鼓一樣:「沒事!沒事!當stalker嘛,這個我最在行了。」

       「很好,」有明很滿意地笑了。「事成之後你們來有明西餐廳裡我都給你打五折。」

       「欸嘿嘿,這也不錯。」吉本高興地擦了擦手,「這種差事我是很願意接的,總之,今後都合作愉快囉。」

       「合作愉快。」有明握上了他的手。

 

※※※

 

       「怎麼樣,我沒有拋棄榎本吧?」

       「是沒錯啦,不過那不是因為你還要解密室嗎?」

       「在你眼中我這麼邪惡嗎?」櫻井翔垂下腦袋,小聲地嘟囊。

       大野智沒理他,自顧自地說:「不過你這次的案件真的比較不一樣啊,最後還感嘆了一句『搶的是自己的自由』,頗有電視劇風格喔。」

       「因為我悟出了一個道理,關於為什麼單元劇的結尾總是喜歡講點發人深省的大道理。」櫻井翔挺起胸說,「因為作者不知道該怎麼結尾啊!如果用大道理來結尾,配上主角憂鬱的45度望天,就能給人總結得很漂亮的錯覺。我這一路寫下來,覺得結尾真的好難啊!單元劇因為沒辦法在結尾做出跟下一章有關的鋪墊,所以要如何讓讀者感覺到『這章結束得很漂亮』很困難啊,如果我這個是連續劇形式的話,我就可以在最後這樣寫:『吉本高興地回到家中,準備享受他的宵夜。一打開門,發現影山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TBC.』但單元劇不行啊!」

       「怎麼會不行呢?我覺得可以啊。」大野智一臉茫然。

       「好吧,是我不行,我沒辦法想到這麼多案子。」櫻井翔痛苦地說。「如果我這麼寫,那我下次就一定得從『影山倒在血泊中』開始寫,但是我根本不知道這個故事可不可行啊。」

       「那如果你之後想不出以『影山倒在血泊中』為出發點的故事,那你接下來那一章就寫:『影山從血泊中爬起來,笑著問:「怎麼樣?被我嚇到了吧?其實我是來委託你一個案子的」。』這樣如何?」

       「……智君,」櫻井翔握住大野智的手。「你真是個天才。」

       「嘿嘿,還好啦!」大野智得意的翹起嘴角。

       「哎,跟你待在一起總是會覺得很治癒啊。」櫻井翔放鬆地躺回沙發上。「煩惱的事都可以暫時忘掉。」

       「翔君有什麼煩惱嗎?」大野智乖乖地做到他身邊,準備當個稱職的聽眾。

       「有啊,」櫻井翔又嘆了口氣。「我前女友啊,打電話要來復合。」

 

       「嗯?」

 

TBC

一寫案件就回歸1w+俱樂部
我也很絕望啊 我也很想治好話嘮啊_(:з」∠)_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