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吉榎】You had me at hello

世の中には自分に似ている人が3人いる的後續
來自吉本同學的自述



我是吉本荒野,是個即將成為魔法師的人。

不,不是拿法杖的那種。都市傳說男人到了三十歲還保有童真的話就能成為魔法師,有些地方說是25歲啦,以我現在快22歲的年紀我覺得我就快要達成了。

我沒有覺得很光榮,沒有。

要說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是童貞,就是因為我從國中開始喜歡上了榎本徑,一個可愛的男孩子,然後我就為他守身如玉了7年。徑醬很遲鈍,而且很容易害羞,我沒辦法一開始就展開猛烈的追求,只能花1年的時間蒐集他的情報,花2年的時間慢慢滲透到他周圍,再花1年的時間證明我不是變態,然後花3年的時間從朋友開始加溫到現在,最近終於達到可以穿同一條褲子的情誼了。

你們不用稱讚我的毅力,如果你們也認識徑醬的話就會知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7年間我不知道用多少手段趕走其他圍著徑醬轉的蒼蠅,這些手段後來被我拿來對付做家教時碰上的熊孩子,非常管用。

但是穿同一條褲子是不夠的,我想跟他拉拉小手,親親小嘴,然後讓他開除我的魔法師學徒學籍。可是我看不太出來徑醬有沒有想接受我的意思,因為他是個面癱嘛。

哦,我沒有在批評他,他是世界上最可愛的面癱。如果他能稍微表示一下他到底在想什麼的話他就是個更可愛的面癱了。

不過有一天他突然不面癱了。那是期末考周的最後一天,那天他好像身體不舒服,提早交卷之後就要回去。但是面對我的關心時,他嘗試露出了一個不太協調的笑容,讓我別擔心。

老實說我很擔心。除了他的臉看起來像抽筋了之外,突然會對我笑的徑醬雖然有點受寵若驚,但是更像是在暗示以後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一樣。

第二次看到表情豐富的徑醬的時候,是我在他打工的便利超商忍不住親了他之後。他先是驚恐的賞了我一巴掌,然後翻出了一個非常漂亮的白眼,最後還擺出一個非常撫媚的姿態拒絕了我的水族館邀請。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懷疑徑醬體內是不是有第二人格的存在,而且這個第二人格肯定是個女的,還是個女王,不然怎麼解釋他說他有生理期呢?

我暫時把這個第二人格叫做徑子。

徑子每次出現就會跟我取消我前一天和徑醬約好的事。女人真是反覆無常。但是有時候他又顯得特別霸氣,像是有一次我們在便利超商遇到小混混來找碴,他那種淡然的態度,不容置疑的語氣,還有突然豐富起來的法律知識,最後讓小混混們夾著尾巴逃走,讓我只想跪下來唱征服。怎麼說呢,感覺徑子的心理年齡可能比我還大吧?可是我對熟女沒興趣啊,我喜歡可愛的小團子,不然我怎麼會對14歲的徑醬一見鍾情呢?

朋友,放下你手中準備報警的手機,那時候我也是14歲好吧,我真的不是什麼正太控的怪叔叔。

後來徑子好像也習慣我的存在了,不會像一開始一樣這麼排斥跟我交流,有幾次我們也會一起去吃晚餐。徑子跟徑醬不一樣,他會優待自己去吃好吃的,然後把發票特別收在某一個袋子裡,說是以後方便請款。徑子很有魅力,他談吐從容,博學多聞,對時事不盲從,很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而且還不面癱。

沒錯,他不面癱!他還會對著我笑啊!有時候是真正開心所以露出的笑容,有時候是溫柔地注視裝飾用的百合花,有時候是因為我耍蠢而露出的嗤笑。我想,徑子如果是徑醬的主人格的話,他一定會比現在更受人注意,有更多人喜歡吧?

但是我還是喜歡徑醬啊。

徑子他會成為我崇拜嚮往的人之中的其中一個,而我喜歡的永遠只有徑醬一個人。所以我才會到現在都還單身啊,嘖。

後來有一天,徑子的這個人格消失了,換了另一個脾氣很大的人格,我就叫他徑少爺吧。徑少爺出現的第一天就把便利商店的店長氣得不輕,一下嫌清潔沒做好,一下嫌店內動線規劃不合理,要是沒我在中間當和事佬他就要害徑醬被苦逼了,簡直就是一ky啊。要知道老師我專門對付熊孩子的,沼田家IQ低的茂之跟EQ低的慎一都被我調教得乖乖的,要不是看在你用的是徑醬的身體,我就把你拖去愛♂的♂教♂育了。

果然世上只有徑醬好啊。

我很怕接下來接二連三的出現更多奇怪的人格,關於精神分裂這件事還是盡早治療比較好。

我找了一天晚上來到徑醬的住處,讓他好好地坐在床上聽我說。我用自認為很委婉的方式跟徑醬提起徑子和徑少爺,他果然不記得那兩個人格出現時發生的事。我很擔心,然後建議他去治療。

「我知道要怎麼治療。」徑醬小聲地說。「是...徑子告訴我的。」

原來他的人格們還會交流啊?「怎麼治療呢?我幫得上忙嗎?」

徑醬低著頭,用手指玩著他的襯衫下擺,我能看到他的耳朵紅的要滴血。最後他終於下定決心的樣子,慢慢地拉起他的襯衫直到露出兩粒奇酷比。

「只要讓...喜歡我的人舔、舔舔他們、就會好了......」徑醬用羞恥得快哭出來的聲音顫抖的說。

「......」

此時此刻,雖然我很想跳起來大喊「徑子GJ」然後瘋狂的貼上去舔舔他,但是我驚嚇過度整個人當機在原地。我坐在椅子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全身泛著粉紅的徑醬,最後他終於受不了了,拉過棉被把自己捲成一個捲心菜。

「嗚嗚嗚領君大笨蛋!還說你一定也喜歡我!神山君大大大大大笨蛋!出什麼餿主意!丟臉死了嗚嗚嗚......」

聽到徑醬把自己埋在棉被裡哭的聲音,我才如夢初醒的衝上去要把他挖出來。但是徑醬把棉被抓的緊硬是不肯出來。

我只好慢慢的親親他的頭頂。「徑醬,對不起,你出來好不好?」我吃力地把整團棉被連同他本人一起抱到懷裡。「再給我一次機會嘛,這次我一定會好好舔舔它們的。」

「你又不喜歡我!」

「我喜歡你啊!我愛你!I love you!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我喜歡了你7年啊,我還怕你不喜歡我呢。」此時不表白更待何時?我只差沒把東京愛情故事那一句「我們上床吧」也講出來。

「真的?」徑醬把頭露了出來,淚眼汪汪的看著我。牙白,我硬了。

「當然是真的,」我吞了吞口水,「所以把衣服掀起來,讓我舔舔吧。」

「其實不用舔的。」徑醬有點害羞地從棉被裡爬出來。「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沒有喜歡我而已,因為我那不是精神分裂,是只要我想要變有錢人就會跟別人靈魂互換。說到底還不是因為你想去夏威夷旅遊,我需要存錢平常才過得這麼窮,不過如果我們在一起了,你......呀啊!」

徑醬好像還想解釋什麼,但是我不行了,到極限了。

各位魔法師學徒的小夥伴們,我先一步登上大人的階梯了。


我珍藏了7年的徑醬真是,絕品。


END


[無所謂的後續]


「領君騙人!還說你很持久!」

「先不要管那個領是誰了,你有聽過很持久的處男嗎?來來來我們來第二發,讓你看看我的實力。」


真‧END

评论(1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