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鴨川的世界

配合日和 平田的世界 服用,風味更佳


主演:20代的忠


──我叫鴨川‧人間魚雷‧忠,我有些與眾不同,我已經察覺到了,察覺到自己是個多拉馬裡面的人物。這次元還真是個不毛之地啊,連根毛都沒有。話說回來,我到底是個誰啊?幹點啥好呢?

──既然是多拉馬,首先還等有個宿敵登場才......

(登登 Yattamam颯爽登場)

──我了個去這貨不是宿敵這貨不是宿敵......

Yattaman:找到你囉,我的宿敵,鴨川君!

──果然是宿敵啊我去!還頭頂內褲?喂喂,你這造型略顯犀利了吧?還有,你這是萌系髮型?等等,話說回來你到底是我的什麼宿敵啊?

Yattaman:不管你承不承認,我是你鴨川‧人間魚雷‧忠的情敵。

──情敵?就憑你這貨?

Yattaman:我一定會從你手上把Haru醬奪走的。

──Haru醬?我還有一個名叫Haru醬的戀人啊?好吧,我一定不會讓這個蛋疼的傢伙奪走Haru醬的──

(登登 30代的春颯爽登場)

──我了個去這貨不是Haru醬這貨不是Haru醬......

春:喂,忠。(可麗餅嚼嚼嚼)

──嘴裡扮著屎一樣的東西說話了!不妙,貌似認識我啊,拜託這人千萬別是Haru醬。

春:其實我就是你的戀人,Haru醬。嘔──

──還真是Haru醬啊!我去,吐出屎了笨蛋!

──不過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看起來似乎也變得有點可愛了?與其說他是Haru醬,不如說是Haru桑。怎麼回事?挺帶感的啊,我的戀人❤

Yattaman:禽獸!你囂張個屁啊!一決雌雄吧鴨川!拳師之間的決鬥!

──什麼?我原來是個拳師嗎?是哪門哪派的?還有是什麼時候學的?應該還有個師傅什麼的......

(登登 吉本33颯爽登場)

──我了個去這貨不是師傅這貨不是師傅.....

33:別輸了~~~鴨川君~~~加了個油~~~~

──真是師傅啊!加了個油?這麼非主流?

──我還真是拳師啊。知道了這點力量似乎湧上來了。應該是...什麼波什麼的?啵囉啵囉蜜的隆咚鏘,波──

(登登 噴出了田子33)

田子33:啊 以募集──

──這什麼波啊?真夠噁心的!這拳還真濕啊。啊咧?可是師傅明明在這啊?那這貨是?

33:田子~~~

──師傅他精分?還是自功自受!

(Yattaman強勢入鏡)

──欸?移形幻影?從剛才開始忘了這貨,貌似還有兩手,明明還頭頂內褲。在怎麼說我也是個拳師,不會輕易認輸的。嘿嘿嘿,終於變得有點多拉馬樣了。

──喝啊!

Yattaman:呃、Yatta、我這輩子...值了.......(倒地)

──欸?不是個這吧?就這人生還值啊?你整個人一悲劇啊!你還「Yatta」的吐了個槽?

Yattaman:我要便當了,鴨川。呦呼呼呼全果然...名不虛傳......

──呦呼呼呼拳是個啥啊?我的必殺技名字這麼矬啊!不了個是吧!

33:呦呼呼呼拳是一脈相傳的~~~(跳早操中)

──改個名字吧師傅!還有你擺的那樣POSE啊?

33:你已經可以1V5了鴨川~~~打倒肉山大魔王指日可待~~~~

──肉山大魔王?是嘛,原來我還有滅那貨的任務啊,終於看到這個故事的主線目標......

(登登 影山揮著雙節棍颯爽登場)

──我了個去這貨不是肉山這貨不是肉山!不過貌似就是這貨了吧?從之前故事的尿性來看,就是這貨沒跑啦!

影山:在下,肉山大魔王。

──果了個然!顏藝太驚奇了吧!

影山:嘔呃呃呃───(被擊中)

──這麼個在下啊!不是個這吧!

影山:在下、這輩子、也值了......

──你跟剛才那貨夠擺一茶几啦!

春、33、田子33:萬歲~~萬歲~~萬歲~~

──啊,貌似要結束了。莫非是傳說中的拉郎?!?!


感覺 可以剪出來......

评论(10)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