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戰士

【吉榎】Warm body

通篇亂打

1.

雖然事發很突然,但是世界上一部份的地區被殭屍病毒感染了。

東京作為影視作品裡世界上第二倒楣的城市當然受到了殭屍的重點關照。

第一個發現這件事的是本作的主人公,執事影山。彼時他正在寶生家的院子裡修剪那顆恐龍形狀的樹木,卻發現寶生家的園丁和司機淌著口水步履蹣跚的抓住廚師就咬,廚師慘叫了一聲,掙扎兩下,慢慢的也變得跟園丁一樣,瞳孔混濁皮膚潰爛的樣子。

影山趕緊跑回宅邸中,將麗子大小姐關進完全安全的房間中,並和因為榎本跑去環遊世界而閒得發慌來騷擾人的吉本擋住了所有的出入口,準備死守這個家。但是吉本卻不幸被家裡已經感染的女僕咬到了。

「吉本!」影山趕來,把女僕一棍暴頭,然後看著吉本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失去血色,慢慢潰爛的樣子。

「影山。」吉本茫然地抬頭看他,然後看了看自己的狀況。「......既然我已經沒救了,那......」
影山痛苦的握著棒球棒,準備給他的朋友一個痛快。現在他正在聽吉本最後的遺言。
「......那你就來陪我吧!」吉本一個跳躍撞倒了影山,張嘴就要咬他的手。「來陪我一起當殭屍吧!我們可以打一輩子的棒球啦!」
「你瘋了啊!這時候你不是應該說『快,趁我還保持意識的時候殺了我,我不想變成殭屍』才對嗎?」
「啊呸,我怎麼可能說那種話。少廢話快點乖乖給我咬!咬足了9個人我們就去組棒球隊!」
「滾蛋!」
影山拚死抵抗,無奈吉本長年和學生格鬥練出來的體能比他還要好,而且吉本的瞳孔變得越來越混濁,口水也開始不受控制的亂滴,看來已經徹底屍化無法溝通了。難道就這樣完了嗎?影山自暴自棄的閉起了眼睛。

「Countdown Countdown 訳も分からず♪
Hold on Hold on 惹き寄せられる♪」

「......」

「你的榎本桑專用鈴聲在響喔。」

「......」

影山震驚了,他居然從一個本來應該肌肉僵硬而做不出表情、因為眼睛混濁而看不出眼神的殭屍身上,看到了掙扎與動搖,這是多麼偉大的愛情啊。影山眼明手快的撈過吉本的手機,按下了擴音鍵。

『喂吉本,』榎本的聲音傳了過來。『我在這裡的黑市裡看到一個很稀奇的鎖,但是跟我以前收過得好像有點像。我發個照片給你你幫我去地下室看看是不是一樣的。』

「那個,抱歉,榎本桑,吉本他......」
「阿徑!」吉本突然恢復了說話的能力,一把搶過手機。「阿徑徑徑徑!嗚嗚嗚我好想你喔,想你想得快死掉了!」
『請不要胡言亂語。』
「是真噠!我現在好冷,而且全身上下都好痛,口水還一直亂滴嗚嗚嗚嗚我是不是快死掉了?要阿徑親親才會好......」
不,你是已經死掉了。影山推了推眼鏡。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總之你等一下幫我看看。』
「抱歉啊,榎本桑。」一旁影山把手機搶了回來,無視吉本在旁邊打滾的吵著要視訊。「吉本現在真的有點想你想的不正常,你可以每6個小時打電話來一次嗎?」
『?』榎本覺得很莫名。『他很麻煩的話把他帶去學生家讓他騷擾學生就好了啊。』
「不不不他現在真的不太妙。」影山瞄了一眼扒在他身上想要去舔手機的吉本。「如果你覺得6小時太頻繁的話,那每8個小時打一次吧!不能再少了!電話費都讓寶生家幫你出!」
『好吧......』
「阿徑阿徑你什麼時候回來?」吉本又搶回了自己的手機。
『看我心情。』說完他就掛斷了。

影山看著吉本可憐兮兮地捧著手機的樣子,嘆了一口氣。「不過我沒想到變成殭屍以後還能保持意識。你真是殭屍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啊。」

啊,更正一下。主人公不是執事影山,是吉本荒野。

2.

「栗原醫生,你看他現在這個樣子,還能變回人類嗎?」影山一邊幫栗原收拾儀器,一邊問。
「就算你這麼問我,我也不知道啊。」栗原慢吞吞地抓了抓頭。「我只知道,以生理的角度來說,他已經死了,跟屍體沒兩樣啊。但是他現在還能一定程度保持清醒對吧?」
「大概每次接到榎本桑的電話都可以保持四小時的意識。」影山回答,「其他時候都是用鍊子拴住。」
「那下次屍化的時候我再研究看看吧,我想知道保持清醒跟沒保持清醒的狀態差在哪。」栗原提議。

寶生家的宅邸作為堅固的堡壘,現在收容了一些倖存者。每當有人要進出影山就派吉本去護送,反正吉本已經是殭屍了,再被多咬幾下也沒問題。
不得不說,能差遣一隻殭屍實在是一件很酷的事,但是最近要控制它變得越來越不容易了。榎本的電話能平緩吉本的時間漸漸地在縮短,一開始還能保持6小時的清醒,現在只剩4小時。為了怕屋子裡的人受到攻擊,影山緊急的去訂做了一批印有榎本照片的T-shirt在宅邸裡派發,讓吉本發作的時候也不要去攻擊穿著T-shirt的人。
「影山,我受不了了。」吉本躺在地上說。
影山看了看時間,應該還在安全範圍內,他好聲好氣的問。「怎麼了嗎?」
「我受不了現在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狀態了。」吉本在地上扭動,「屍化的時候頭痛得要死,保持清醒的時候身體痛得要死。當初就應該讓你一棍打死我的。」
「說什麼沒出息的話!」影山嚴肅的說。「下禮拜你最喜歡的動畫就要播完結篇了,你連那個時間都捱不到嗎?」而且栗原醫生還沒把你研究完呢,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把你打死?影山在心裡補充。
「但是我覺得我體內的殭屍因子在蠢蠢欲動。」吉本爬了起來。「如果大家都變成殭屍就沒有問題了嘛!我受不了了!我要讓大家都變成殭屍!現在!立刻!馬上!」說著他就往穿著燕尾服的影山身上撲去。

「Countdown Countdown 訳も分からず♪
Hold on Hold on 惹き寄せられる♪」

「......」

「你的榎本桑專用鈴聲在響喔。」

「......」
「......好吧,也許明天再把大家變成殭屍也可以。」影山驚魂未甫的爬起來,看著吉本歡天喜地去接了電話。「阿徑阿徑,怎麼突然打電話來了?8小時不是還沒到嗎......」

隔天,大家驚訝的發現,執事換掉了那身帥氣的燕尾服,跟大家一樣穿起了T-shirt.

3.

「現在有效控制吉本的時間只剩3小時了。」影山坐在餐桌前十指交纏靠著下巴,姿勢跟新世紀福音●士的碇司令有的一比。「看來沒辦法再瞞著榎本桑了,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把榎本桑找回來,搞不很真的讓他親一親就好了。」
「我反對。」成瀨律師優雅的翹著腳,手中拿著茶杯。「徑君好不容易存了錢去環遊世界,你現在要打壞他的興致讓他回來親這一坨屍塊?」
「但是也沒別的辦法了不是嗎?我總不能把吉本一整天綁在柱子上吧?」影山心煩意亂的說。「話說回來,榎本桑去旅遊的區域沒有殭屍嗎?」
「嗯,貌似沒有。」成瀨有點遲疑地說,「貌似...只有我們這個地區有而已。」
「咦?到底是怎麼回事......」
「影山!」麗子提著裙子尖叫著跑了進來,「吉本他又突然發作了!你快去把他綁起來!」
才剛說完吉本就撲了進來,一把就抓住麗子的胳膊,張嘴就要咬。影山一手壓住他的下巴,一手急忙地想把麗子的手抽出來。場面一片混亂。

「Countdown Countdown 訳も分からず♪
Hold on Hold on 惹き寄せられる♪」

「......」

「你...你的手機響了......」影山氣喘吁吁地把麗子扯回來。

「阿徑!」吉本接起電話又是一陣痛哭,「我真的想你想到快死了,你什麼時候回來?」
『別哭嘛,我就快要回去了啊。』榎本柔柔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
「真的?」吉本喜出望外。
『真的,你想要什麼禮物嗎?我會帶伴手禮回來給你喔,荒野。』
「......你是誰?」
『嗯?』
「阿徑才沒有這麼溫柔!你到底是誰?你這個冒牌的溫柔阿徑!」
很溫柔不好嗎?你什麼時後背叛我倒向抖M陣營的?影山嘴角微微抽搐。雖然吉本還在大呼小叫,但是總歸是恢復清醒了。

「所以剛剛那通電話是怎麼回事?」
「是我以備不時之需把耕太的號碼輸入進去的。」栗原醫生的眼鏡閃著睿智的光芒。「不過看來就算沒有耕太的聲音,聽到手機鈴聲也可以稍微阻止一下吉本的行動啊。這就是所謂的條件反射嗎?」
「醫生,您很棒。」影山讚嘆地說。「這讓我想到了一個辦法。不如我們讓成瀨律師cosplay成榎本桑的樣子您覺得如何?讓他去親一親吉本搞不好就痊癒了,也不用去找榎本桑回來了。」
「我覺得有嘗試的價值。」栗原想了想之後說。
「我的紅信封已經飢渴難耐了。」成瀨微微地笑著說。

隔天,麗子大小姐也換掉了禮服,改穿T-shirt.

4.

「影山先生,我有個重大發現。」栗原有一天和影山宣布。「吉本雖然保持清醒的時間變短了,但是他屍化以後,在榎本桑固定會打來的早上8點、下午4點和晚上12點以前都會異常安分,總是等在手機周圍,也不吵鬧。」
『如果你說你在下午四點來,從三點鐘開始,我就開始感覺很快樂。』影山想起著名童話小王子裡面的狐狸。
「還不只這樣,」栗原難得激動的說,「我發現其他抓回來研究的殭屍居然也對榎本桑的照片和聲音有反應!雖然不會跟吉本一樣恢復神智,但是看到照片和聽到聲音的時候都會變得異常興奮,而且沒有攻擊力。」
「哼嗯嗯,因吹斯挺。」影山摸了摸下巴。「看來真的得請榎本桑回來一趟了。」

榎本接到了影山的通知後,立刻被寶生家的專用飛機接了回來,接著在機場再被寶生家專車直接接回寶生府上。
「榎本先生,這邊請。」老管家把榎本帶到大廳裡。榎本正疑惑著為什麼沒有其他人時,吉本從走道的深處衝了出來一把抱起了榎本。
「阿徑!我好想你啊!」吉本把臉埋在榎本的胸口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得快要死掉了。」
「怎麼可能會想到快死掉了。」榎本被抱在空中動彈不得,他伸手小力的推著吉本的頭,總覺得吉本的體溫有點低。
「真的,我真的差點死掉了。阿徑呢?有沒有想我?」吉本抬起頭來,他渾圓明亮的眼睛含著笑看著榎本。
榎本抿了抿嘴小幅度的點點頭。「但是...我沒有帶伴手禮給你。」他小聲地說。
吉本含情脈脈的看著他一陣子,接著有點耍賴的說:「你太讓我傷心了,居然沒有伴手禮,那我要阿徑親親。」
榎本有點遲疑地看著閉上眼嘟起嘴的吉本,慢慢地低下頭吻上他的嘴唇。

「Bravo!」
「好啊!好啊!終於!哇啊啊啊啊嗚嗚嗚嗚~~」
「恭喜你們!祝福你們!啪啪啪啪啪!」
突然從二樓爆出一陣歡呼聲,口哨聲,拍手聲。榎本驚慌地抬頭,不知道什麼時候,二樓站滿了穿著印有他照片的T-shirt的人們,他們抱在一起痛哭,擊掌,灑花,還有幾個也偷偷的親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榎本驚呆了,他居然在這麼多人面前跟吉本接吻。榎本覺得臉一陣燒紅,掙扎著就要吉本把他放下來。
「嘿嘿,他們都是來看故事完結前救世主的感情線結局的啦。」吉本笑彎了眼睛,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再次吻住了榎本。

5.

忘了說,這是一個太想念鎖匠的家教散發出的怨念變成了殭屍病毒,最後由鎖匠拯救世界的,超熱血王道故事。

END

评论(26)

热度(137)